第295章 承包鱼塘/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坐还好,一坐正好那屁股上的银针与水泥地相撞。立时整根银针被刺入钱大富的屁股里,疼得钱大富像头猪似地惨嚎起来。

秦月娥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要被村长霸占时,村长却遭到了突然袭击。

抬头往外一看,发现了赵铁柱,连忙忍不住地喊了一声“铁柱,你可是大英雄啊!”

“月娥婶,这个狗村长太可恶了!必须教训一顿,否则天理不容。”赵铁柱正气凛然地说。

一旁的钱大富忍着疼,看到了赵铁柱,吓得魂飞魄散,蜷缩在办公室的桌子底下。他多次尝到了赵铁柱的厉害,这要是赵铁柱再朝身上扎一针,自己非疼死不可。

“钱大富,你个老畜生,办个低保也要霸占月娥婶。这事儿你现在必须得办,如果不办,我就把这张照片发到网上,搞得你臭名远扬,看你还能当几天村长。”

赵铁柱边说边将手机拍摄的照片拿到钱大富眼前晃了晃,钱大富看到了那是自己刚才强占秦月娥的画面,不由得怂了。

“我办,请你别发在网上啊!”钱大富害怕赵铁柱发在网上,有三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上面会来调查,自己作风有问题,这个村官也就当不成了。第二,黄脸婆知道这事儿,可饶不了自己,他虽然好色,可不想后院起火搞得鸡犬不宁。第三,这事儿曝光,自己的名声就臭了,以后走路都被人戳脊梁骨。

权衡三个原因,钱大富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低声下气地对着赵铁柱说:“你别发啊!啥都好说,我立即就给你月娥婶办低保。”

很快,钱大富就拿起笔和纸,写了一个低保证明,盖上了村委会公章,递给秦月娥。秦月娥接过,并没有感激钱大富,而是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啊!你可是我的恩人,要不是你出面,婶的名节就不保了。”

赵铁柱说:“月娥婶,都乡里乡亲的,客气个啥,你明天就去镇民政所办理低保手续。”

“嗯。”秦月娥感激点头,这会儿她将一篮子鸡蛋递给赵铁柱。可赵铁柱却哪里肯收,连忙摆手说:“月娥婶,别破费了,你自个在家补补身体啊!”

“铁柱啊!你真是个好人,有空去婶家里玩,啊!”秦月娥感激地邀请着。赵铁柱点点头说:“我会的。”

秦月娥拿着低保证明走出村部大院时,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赵铁柱,正好赵铁柱也在看她。无意中两个人目光相触,秦月娥的头立即低下去,看着脚尖。

赵铁柱真想不到秦月娥人到中年了还这么害羞,不过这害羞的样子让赵铁柱内心里暗自佩服。这秦月娥虽然单身多年,但名声很清白。这是一个好女人啊!只是命苦,以后有空去她家玩玩,多了解一下她的情况,适时地帮帮她。

秦月娥一走,村部办公室就剩下了赵铁柱和钱大富。

钱大富的屁股扎着银针,整个银针没入屁股,又胀又痛,哀求着赵铁柱:“赵铁柱啊,我给秦月娥的低保证明也开了,这会儿你得帮忙把银针取出来啊!再不取出来,我可要胀死了。”

赵铁柱却骂了一句:“老畜生,我偏不取,就让你尝尝扎针的滋味,谁叫你刚才对我月娥婶图谋不轨。”

钱大富一听赵铁柱不替自己取银针,立时扑通一声跪在赵铁柱脚前哭求:“赵爷爷,饶了我吧!你有啥要求尽管说,只要把银针取出来,我啥都答应。”

赵铁柱一听这话,觉得正是说出承包鱼塘的时候,于是说:“钱大富,不瞒你说,我来村部是找你谈事儿的。”

“啥事儿,你尽管说。”钱大富只想早点取出银针,连忙咬着牙说。

赵铁柱说:“村南头的十亩鱼塘,我包下了。”

钱大富脸色一怔,摇摇头说:“这鱼塘承包的事儿,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得召开村民大会,进行公开承包才有效啊!”

赵铁柱想想也是,于是说:“那你快喊广播,召集村民来村部开个承包大会。”

“我屁股上扎着银针,痛啊!怎么能喊广播呢!”钱大富此时胀痛的越来越厉害,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赵铁柱看到钱大富如此痛苦,心中十分舒爽,这钱大富活该。

不过为了让钱大富喊广播,赵铁柱还是将他屁股上的银针给抽出来了。

拔银针的时候,赵铁柱故意野蛮用力,钱大富疼得再次捂住屁股惨叫起来,这声音就像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赵铁柱听着十分悦耳。龟儿子活该,谁叫你当村长胡作非为,欺男霸女,这一次借着银针好好收拾你。

钱大富尝尽了赵铁柱银针的苦头,怕赵铁柱怕的要命,这会儿一步一挨地乖乖地来到了广播室,对着广播喊:“通知,各村民听到广播后,请速到村部大院集合。”

钱大富连喊了三遍,立时整个仙女村响起了他乌鸦嘴般的声音。

很快,全体村民纷纷往村部赶来,村部大院聚满了村民。

钱大富看到村民都到场了,立即宣布:“各村民都听好了,这一次在村部是召开鱼塘承包竞拍。这鱼塘地处村南头,有十亩面积,对外承包十年,起价一万。谁要是价格出的高,谁就获得承包权。”

钱大富这么一宣布,所有村民在底下议论纷纷。

“这十亩鱼塘荒野的很,以前有个外地户承包,养鱼赔了本。”村中的刘老汉说。

“是啊!这鱼塘附近有坟地,风水不好。”村里的王二婆说。

“去年鱼塘还淹死了一个打野鱼的老渔夫,听说他被水鬼缠住了。”村里的王大婶说。

……

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议论,没有一个人愿意承包那个十亩鱼塘,都把这鱼塘当做灾星。

钱大富这会儿咳了咳,示意村民安静,然后对着在场的村民说:“谁要承包鱼塘的举手。”

村民们没有举手,赵铁柱果断地举起了手,立时村民一阵哗然。

紧接着,又有一个人举手,村民更是闹哄哄起来。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是被自己打得求饶的钱一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