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帮柳姐甩烦恼/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口舌生疮,上火严重的很,难怪你说话憋声憋气的。刚才咱们在柳树林接吻,你都蜷缩舌头呢!我还以为你害羞,搞了半天都是这口舌生疮惹的祸啊!”赵铁柱若有所悟地说。

柳艳霞犯愁地说:“铁柱,姐这口舌生疮其实已经延续一个多星期了,烦死人了,吃饭都疼,说话都疼。如果老这样,姐哪里受得了啊!”

看着柳艳霞大吐苦水,赵铁柱想了想说:“柳姐,这口舌生疮其实也是一种中毒症状,我给你配一颗清热解毒丸,就能治愈。”

“真的?”柳艳霞有些不敢相信地问。

赵铁柱点点头,开始配制清热解毒丸。

赵铁柱从衣兜中取出一个药盒,从药盒中取出金银花、连翘、穿心莲、大青叶、板蓝根、蒲公英、菊花、败酱草、射干,同时将雪顶红和这些药混合,暗暗采用内力搓揉。

搓揉之后成为一个泥药丸,赵铁柱暗暗采用内力烘干,将这泥药丸烘干后再搓揉,最后成了一个玻璃珠般大小的药丸。

“柳姐,把这颗药丸含在嘴里试试。”赵铁柱边说边将配制的清热解毒丸递过来。柳艳霞张开嘴,赵铁柱就塞进她的嘴里。

立时柳艳霞感到嘴里一阵清凉,那种上火的不适感瞬间消失。

“铁柱,你这药丸比牛黄解毒片好多了,姐口里凉爽极了。”柳艳霞忍不住地赞叹起来。

赵铁柱笑笑说:“别激动,你嘴暂时别说话啊!含三分钟,我去外面给你倒一杯水过来。”

三分钟很快过去了,柳艳霞感到那种凉爽消失了,原来那药丸化开了。柳艳霞感到口腔不疼了,拿着小镜子照照,她想看看自己的舌疮口疮好点没。不看不知道,一看惊喜不断。

天哪!怎么不见了。是不是我眼睛花了?柳艳霞站到离日光灯最近的地方,仔细观察,发现的确不见了。

正在这时,赵铁柱端着一杯水过来了。看到柳艳霞在灯泡下观察口舌生疮情况,笑着问:“柳姐,发现什么了?”

“铁柱,你就是个超级大神医。你看看,我的口舌生疮彻底好了!”柳艳霞抑制不住激动,张开口舌让赵铁柱看。

赵铁柱一眼就看到生疮的地方好了,不由得笑道:“柳姐,恭喜你口舌生疮没有了。把这杯水喝了吧!可以排除体内残留物和毒素,让你彻底痊愈呢!”

柳艳霞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喝完水后,她感到生津止渴,口齿清新,精神也好了许多。

“柳姐,这口舌生疮一旦治愈,就是标本兼治。”赵铁柱看到柳艳霞彻底痊愈,充满底气地说。

柳艳霞从小就容易患口舌生疮,最容易得口腔溃疡。尤其是在大热天,更容易上火。一听赵铁柱说将自己标本兼治,不由得对赵铁柱的医术佩服的五体投地。虽然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病,但这种病其实是最烦扰人的。

去医院诊治,医生只是开一些牛黄解毒片,冰硼散之类的药,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而现在赵铁柱标本兼治,帮柳艳霞甩掉疾病烦恼,重新焕发健康美丽,心情也格外舒畅。

“柳姐,天晚了,咱们还是回村休息吧!”赵铁柱提议说。

可是柳艳霞不想回村,她想单独和赵铁柱相处一会儿。这会儿反正吴三立和工人们去附近的活动板房休息了,这鸡舍就剩下了自己和赵铁柱。

“铁柱,你治好了姐的口舌生疮,姐还没报答你呢!”柳艳霞感激说。

“咋报答啊?”赵铁柱忍不住地问。

“姐玩个新花样。”柳艳霞边说边伸出双手,扣住赵铁柱的脖子,将她的温润芳唇贴在赵铁柱的唇上。赵铁柱的唇立时感到电麻起来,一阵馨香之气渗入口鼻,赵铁柱有些犯晕。

让赵铁柱没有料到的是,柳艳霞主动将她的小香舌滑入自己的舌头,开始和自己舌吻起来。

柳艳霞不仅和自己舌吻,还尽量将她诱人的身子与自己的胸膛紧紧地贴着,身子还不断地磨蹭着。赵铁柱感到胸膛有两团柔软挤压着,那种舒爽妙不可言。

很快赵铁柱感到全身的血液加速沸腾,小腹下面温温热热,某处按捺不住。

赵铁柱下面威武如柱,紧紧地抵着柳艳霞的小腹。

柳艳霞浑身麻软起来,她和赵铁柱舌吻之后,两只尖尖玉手从赵铁柱的脖子往下移动,移动到胸部、腹部,很快一把握住了赵铁柱下面。

赵铁柱两腿一紧,身子一僵,脸也涨得通红,呼吸急促起来,脑袋嗡嗡作响。

柳艳霞感受到手心迅速增大的尺寸,心尖儿猛地一颤。这个铁柱,好强啊!竟然两只手都握不住,这么大的本钱,自己哪里承受得了,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谁个美女了。

柳艳霞既怕又爱,心情复杂的很,她松开了双手。

赵铁柱以为柳艳霞像张雯雯那样怕了,心想:到此为止吧!刚才和柳艳霞舌吻,自己感受到她的温柔,也知足了。

赵铁柱准备抽身而去,可突然发现柳艳霞双手再次握住自己,迅速地拉下他的四角裤,像头母狼似地扑过来,伏下头吸吮起来。

赵铁柱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爽,连忙双手抱住柳艳霞的头部,任由她玩新花样。

赵铁柱感到自己的身子变轻了,就像坐上了热气球似地往天上飞去。那种舒爽让他有一飞冲天的感觉,简直比做神仙还爽。

随着爽感越来越强烈,赵铁柱体内有股压抑很久的烈焰。在飞入云端时,狠狠地将这股烈焰抛掷出去,立时浑身轻松。

“啊!好舒服!”赵铁柱忍不住地爽出声来。

柳艳霞也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她浑身香汗淋漓,喘气吁吁,脸泛桃红,秀眼迷离。

当一切风平浪静后,柳艳霞的嘴里多了一些乳白色的液体,她赶紧用香绢擦了一下。

两个人办完事儿,恰好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喊“铁柱,铁柱,你在这里么?”

赵铁柱一听是沈水仙的声音,有些慌乱,自己和柳艳霞好的事儿可不能让沈水仙知道啊!他不敢马上应声,赶紧把裤子提起来,而柳艳霞也匆忙地整理衣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