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一个拥抱/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林韦彤,这会儿樱花旗袍领口张开,赵铁柱一眼就看到了诱人的风景,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林韦彤三十二岁,肤白貌美身材好。虽然有不少男人追求,可她一直没有发现中意的。她便将心思花在事业上,把自己的终身大事耽误了,不知不觉成了大龄剩女。

林韦彤自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亲密拥抱。这要是说出去,没人能够相信。这也是她在事业成功的同时,心底里的悲哀。

林韦彤这会儿意外被英俊潇洒的赵铁柱紧紧地拥抱,她浑身就像过电一般。鼻子中闻到了赵铁柱的汗味儿,不由得晕晕的。

眼睛也看到了赵铁柱那古铜色的肌肤,还有那两块胸大肌,健壮无比,处处散发着阳刚之气。林韦彤心跳开始加快,呼吸急促,脸也微微泛起红潮。

“哞——”一声叫,让林韦彤如梦初醒,连忙挣脱赵铁柱的怀抱,脸红到脖子根。她赶紧朝四处看看,只看到附近草地有一头水牛在吃草,不时地叫着,却没有看到人,这才舒了口气。

赵铁柱笑笑:“林经理,这个时候四处没什么人,一般村民都是吃了早饭出来忙农活的。”

“铁柱,别叫我林经理了,怪别扭的,叫我林姐就行。”林韦彤对赵铁柱很有好感。虽然刚才他抱住了自己,但那是怕自己栽倒。这幸亏他眼疾手快,不然自己这么一摔,肯定要受伤。

“林姐,往前面走不了多远,就是菜地。”赵铁柱指了指前方,然后很自然地牵住了林韦彤的手。

这自然的牵手,让林韦彤有些温暖。自己虽然是大龄剩女,可在工作忙碌之后,尤其是在孤枕难眠的夜晚,也时不时地幻想着有个心仪的男人能够牵自己的手,牵一辈子。

赵铁柱倒是没对林韦彤有什么念想,身边美女如云,自己本质上并不是个花心的男人。虽然林韦彤比郭晓芸还要熟稔妩媚,可赵铁柱只是欣赏林韦彤而已。

赵铁柱将林韦彤带到了三十亩蔬菜瓜果地,林韦彤立时被这长势繁茂的蔬菜瓜果给吸引住了。

“铁柱啊!你这蔬菜瓜果种得太好了。我看到了,都想尝尝。”林韦彤边说边嘴角差点流口水了。

赵铁柱笑道:“林姐,随我进入菜地,这蔬菜瓜果任你采摘。”

林韦彤听到这话,美美地抛了一个电眼。这电眼立时让赵铁柱心头一漾,这个林姐,这哪里是电眼啊!完全是勾魂眼。

林韦彤抛了电眼后,开始挽起袖子,看到眼前的西红柿挂满枝头,伸出玉手躬身采摘着。

林韦彤躬身时,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旗袍开叉很高,那大白腿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这个林姐,皮肤这么好啊!哪里是三十二岁的女人啊!白得跟雪,跟豆腐似的。

正在赵铁柱看得失神时,林韦彤突然停止了采西红柿,浑身像筛糠头似地抖动起来,好像要甩掉什么。很明显是什么东西爬到她身上了,赵铁柱见状不妙,连忙大声说:“林姐,不要怕。”

“铁柱,有个长条虫爬到姐的身上了,好难受啊!”林韦彤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来替你捉虫。”赵铁柱说。

“姐的前面好疼啊!是不是被咬了。”林韦彤哭丧着脸说。

赵铁柱看向林韦彤的前面,发现有个长条形的东西在快速爬动着,连忙快速从林韦彤的旗袍领口伸进去。

林韦彤感到一种无比舒畅的触感传来,忍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赵铁柱也是一阵舒爽,不过他不能分神,他必须捉住那东西。很快赵铁柱就一把抓住了那长条虫,取出来时,赵铁柱和林韦彤同时吃了一惊。

“这么多条腿的虫子,好可怕呀!”林韦彤吓得战战兢兢。

“这是蜈蚣。”赵铁柱说完,就快速放入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布袋中,系上口袋。

“你怎么还把蜈蚣收集起来呀?”林韦彤有些不解地问。

“这蜈蚣可以泡药酒,能够治病。”赵铁柱说。

“这也能治病?”林韦彤有些不敢相信。

这会儿,林韦彤突然感到自己的前面阵阵灼痛,玉容失色地说:“铁柱,糟了,我的前面越来越疼痛了,肯定是被这蜈蚣咬了。”

赵铁柱一听这话,脸色一凝,说:“林姐,你把衣服脱了,让我检查一下。”

林韦彤看看四周,发现这个时候没人,红着脸说:“铁柱,你只看一眼就成。如果严重,你快带我去附近的医院治疗。”

赵铁柱点点头:“成。”

随后林韦彤有些脸红地脱衣服,没办法,碰到被蜈蚣咬,只能自认倒霉。林韦彤解开了樱花旗袍侧身的几颗纽扣。

赵铁柱立时呼吸急促起来,这林韦彤竟然穿着一件黑色蕾丝内衣。不知怎的,赵铁柱的喉咙口痒痒的,差点流出了口水。

“你快检查下,究竟严不严重?”林韦彤听到了赵铁柱喉结一阵响动,有些害臊了。说实话,自己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哪里能够让赵铁柱这么瞪着眼睛看的。

赵铁柱连忙收住眼神,很快他看到了林韦彤身上有一条长约六公分的伤痕。这伤痕又红又肿,青紫无比,看得出这是被蜈蚣咬中毒了。

赵铁柱倒抽一口凉气,神色凝重。林韦彤小心翼翼地问:“铁柱,你快说话呀?究竟咋啦?”

“林姐,你被蜈蚣咬中毒了。”赵铁柱有些沉重地说。

“快带姐上最近的医院,姐越来越疼痛难忍了。”林韦彤一听问题严重了,连忙催促赵铁柱带自己去医院。

可赵铁柱却直摆手说:“林姐,来不及了,这蜈蚣毒性强,毒性蔓延的很快,我必须给你治疗。”

“你又不是医生,怎么能够治好?”林韦彤不敢相信地问。

赵铁柱这会儿也懒得给林韦彤多说,这多说一句话就是耽误时间,只是对着林韦彤说:“林姐,你就在这里,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最多不超过十分钟。”

赵铁柱说完,就撒丫子跑走了。

“这个铁柱,究竟去干嘛呢?”林韦彤看着赵铁柱匆忙跑去的背影,不由得自问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林韦彤只身一人在菜地里,感到前面越来越疼痛。仔细地看过去,立时后背一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