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勇斗牛头党/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豹的伤口因吃了山竹药痊愈后,变得生龙活虎。路边窜出一只野兔,黑豹过去追赶。

赵铁柱继续拖着爬犁下山,不知不觉到了山口。突然,从山口两侧闪出十个壮汉,如铁桶一般,将赵铁柱围了个严严实实。

这一下把坐在爬犁上的李雨婷吓了一跳,她从未看到这种场面,不由得替赵铁柱捏了一把汗。

但赵铁柱却毫无畏惧,他一眼就看到了十个壮汉中,有个熟悉的面孔,这不是昨晚来杨雪莲家收保护费的牛二黑么?

赵铁柱不用猜就知道是这么回事,自己昨晚爆踹牛二黑,他记恨在心,就让他的老大牛大黑带着一帮混子来报复了。这时间掐的真准啊!在自己下山后就来围困,真是以逸待劳。

这会儿,牛大黑对着赵铁柱恶狠狠地说:“你就是打了我二弟的小农民赵铁柱吧?”

“牛二黑被我揍,那是活该,谁叫他逼收保护费,侮辱我嫂子。”赵铁柱义正言辞地说。

“你还给老子摆起理来了,老子给你两条出路,一条就是交十万块息事宁人,一条就是从我裤裆钻过去,给我磕十个响头。”牛大黑蛮横无理地说。

赵铁柱直面牛大黑:“如果我都不呢?”

“那就受死!兄弟们,抄家伙,往死里扁,出了问题我负责。”牛大黑大手一挥,立时八个混子持刀拿棍,对赵铁柱狂攻猛打。

“你们住手,不要伤害铁柱哥——”李雨婷坐在爬犁上,看到这一幕,大声喝止。

“美妞,别怪我出手狠,这都是那小子自找的麻烦。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揍,谁第一个揍到他,我赏一千块。”牛大黑以揍人为乐,更是穷凶极恶地下令。

八个混子一听有赏钱可拿,一个个打鸡血般兴奋,更是疯了似地持刀拿棍,对着赵铁柱残忍施暴。

“完了,铁柱哥这下完了,呜呜呜……”李雨婷捂住眼睛哭了。如果赵铁柱出了意外,她也不活了。

自己已经做了赵铁柱实实在在的女人,他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绝不能出事儿。老天,你救救我未来的老公吧!李雨婷闭着眼睛乞求老天。

与李雨婷表情相反的是,牛大黑和牛二黑脸上露出得意的阴笑。他们的脑海幻想着赵铁柱被八个混子揍得遍体鳞伤,惨叫不止,跪地求饶的场面。

面对八个混子残忍攻击,赵铁柱沉着迎战。一个混子拿着棍子扫来,赵铁柱头一偏身子一侧,那棍子从头顶扫过。

棍子没有扫中赵铁柱,倒是将赵铁柱身边另一个持刀混子腰部给扫中了,那持刀混子疼得当啷一声,板刀落到赵铁柱的身边。赵铁柱瞅准空子,抄起板刀。

而这时,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管朝着赵铁柱的头部猛捅过来。在这惊险时分,赵铁柱躲也来不及了,连忙抄起板刀迎了上去。嘣地一声,将那钢管砍断两截。

牛大黑和牛二黑本来想看赵铁柱被狠狠暴揍的,却不想是这种情况。牛大黑看着手下的混子们干站着不敢再进攻,气急败坏地吼着:“你们这些饭桶,愣着干嘛?还不快围攻啊!”

在老大的威压下,混子们硬着头皮,强打精神,拿着各种凶器对赵铁柱狂攻猛打。

李雨婷的心再一次悬了起来。

“去死!”牛大黑骂了一句。

牛二黑也幻想赵铁柱这一次会被揍成肉饼,但让两兄弟再次意外的是,赵铁柱抡起板刀,威风凛凛。时而如猛虎猛扑呼啸,时而如小鹿愉快飞奔,时而如猿猴左右跳跃,时而如黑熊漫步行走,时而如鸟儿展翅飞翔。

赵铁柱一套五禽戏的真功夫以柔克刚,以静制动,刚柔相济,让他浑身散发阳刚之气,虎虎生威。

不一会儿,这八个混子一个个被赵铁柱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满地打滚,惨嚎不止。赵铁柱并不放过这些混子,挥舞板刀,要砍断这些混子的手臂,吓得这些混子裤裆尿尿,争相恐后喊爷爷饶命。

牛大黑和牛二黑脸上的得意之色僵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情景倒过来,不由得脸上渗出了汗珠。

“老大,这个小农民真有两下子,咋办呀?”牛二黑胆怯起来。

牛大黑毕竟是老大,他看到赵铁柱的确功夫厉害的很,此时如果正面较量,根本占不到便宜。如果耍阴招,胜算的把握大了许多。

想到耍阴招,牛大黑脸上浮现出一丝诡诈,对着牛二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收拾爬犁上的那个美妞。

牛二黑于是照做,快步往爬犁走来。

李雨婷害怕极了,这个牛二黑,简直是个魔鬼,看自己的眼神充满邪恶。她连忙下了爬犁,一步步后退。可她被后面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整个身子一趔趄,栽倒在地。

牛二黑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李雨婷的衣领,要用力地扯掉。“啊!不要——放开我!”李雨婷失神地尖叫起来。

赵铁柱刚刚把八个混子打得喊爷爷求饶,就听到了李雨婷的呼救,连忙看过去,发现是牛二黑在非礼李雨婷。

王八羔子,竟然要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动手。李雨婷是逆鳞,谁都不能碰。赵铁柱血气上涌,一个箭步上前,抬起右脚,朝着兽性大发的牛二黑屁股后面一个爆踹,竟然整个地将牛二黑给踢飞出去。

踢到了山口旁的一个乱石沟中,嘣地一声,牛二黑整个人狠狠地砸在乱石堆中。浑身被锋利的石头刺伤,鲜血直流,胸骨肋骨被摔断,杀猪般的惨叫传遍整个野外。

牛大黑看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赵铁柱会这么厉害。不过他绝不能轻易撤退,必须使阴招,于是从腰间拔出一把飞镖。

这可是自己的独门绝技,飞镖尖上有用药水浸过的毒药。一旦飞镖刺入身体,身体就会中毒。如果没有解药,一个小时就会毒发身亡。

牛大黑果然是牛大黑,为了给小弟出口恶气,他这一次心黑手辣。

牛大黑的飞镖百发百中,就是因为他的飞镖,让许多人闻风丧胆,也让他更加嚣张跋扈,为非作歹。

赵铁柱并没有注意到牛大黑使阴招,他爆踹牛二黑后,李雨婷看到赵铁柱这么威武,一头扎进他的胸膛。赵铁柱抱着她,抚摸着她的秀发,闻着她的发香,安慰道:“婷儿,别怕,没人能欺负你。谁欺负你,我揍他丫的。”

“铁柱哥,我可不是为自己担心。刚才八个坏人围攻你,我担心极了,暗中求老天保佑。你要是有事儿,我也不活了。”李雨婷心有余悸地说。

“傻瓜,我命大福大,没人能够把我怎么样。”赵铁柱充满自信地说。

而附近的牛大黑瞪着血红的眼睛,心中暗骂:“小农民,这一次,老子让你完蛋。”

牛大黑正式使出飞镖,心想这一次赵铁柱会死在自己的飞镖之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