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儿子是神医/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赵大根叹口气说:“我不去城里,在家干啥啊?总不能闲着吧!”

不想赵铁柱却大声说:“爸,您回来的正好,我要扩大规模种药材,正缺人帮忙打理。”

“种药材?啥药材啊?能赚钱么?”赵大根非常吃惊地问。

赵铁柱一脸自信,掷地有声地说:“既能赚钱,又能治病,治病赚钱两不误。”

“真的?那太好了!只可惜我这腿——”赵大根看到双腿被黑社会的流氓划伤成这样,不由得暗自叹口气。

赵铁柱却大声地说:“爸,您的腿伤我能治。”

“什么?你能治?要知道,我这腿上的药可是医院开的,医生说我这伤严重的很,至少需要在家休养一个月才能下地。”赵大根并不抱希望地说。

张桂花知道赵铁柱医术牛叉,这会儿劝着赵大根说:“铁柱他爸,你就让儿子试试呗!说不定有奇迹出现。”

赵大根也没别的办法,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接受赵铁柱的治疗。

这当儿,赵铁柱去了堂屋后门,进入后院子。后门打开着,赵大根看到儿子走向后院一块盛开着许多碗口大的鲜花那里,采了几朵鲜花。再看到儿子又在旁边地里采了几颗野草,然后直接返回了堂屋。

“铁柱,你采这些花草干嘛?”赵大根摇摇头说。

赵铁柱却说:“爸,我就用这花草给您治病。”

赵铁柱说完,就开始忙碌起来。他将雪顶红花朵和几种辅助中草药混合捣烂成药泥,然后将刚才张桂花敷的那种跌打损伤的药用一块毛巾擦干净。

这引起了爸爸赵大根的强烈反对:“铁柱啊!这可是医院开具的处方药,你这么擦去,只会让爸的伤势更严重。”

可赵铁柱却不管这些,他只相信自己的药。他将捣烂的药泥敷在了爸爸的刀伤上,敷药时,赵铁柱暗暗动用神农玄功内力,丝丝内力就像股股暖流,渗入到伤处,极大地缓解着赵大根的疼痛肿胀。

“好舒服啊!”赵大根忍不住地轻叹起来。

一旁的张桂花则对赵大根说:“铁柱他爸,你看咱们的儿子多会治病啊!咱儿子长志气了,咱们脸上有光。”

“只不过我这伤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好的事儿。”赵大根虽然感到舒服,但他还是半信半疑。

赵铁柱不说话,一边内力疗伤,一边敷药,这样内力按摩和药物疗法相结合,立时奇迹出现了。

仅仅过了十分钟,赵大根就感到双腿的刀伤处开始发起痒来,恨不得伸出手去抓挠。但赵铁柱却说:“爸,别抓挠,这是肌肉在生长,伤口在愈合呢!”

五分钟后,赵大根感到不再痒了。

赵铁柱看到爸爸不再痒了,就对着爸爸说:“爸,您可以下竹床走路了。”

赵大根试着下床,张桂花有些担心要去扶一把,但被赵大根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赵大根先将左脚着地,发现能够得力,又将右脚着地,发现右脚也没事儿。试着走一小步,没事儿。走一大步,安然无恙。最后干脆小跑起来,腿脚一点胀痛都没有。

不是刚才到处是刀伤,疼痛肿胀的,怎么这会儿一点事儿都没有呢!真是稀奇的很。赵大根为了搞清楚,借着堂屋雪白的节能灯光照射,看向双腿。

这会儿赵铁柱用一个毛巾将爸爸腿上的药泥擦去,立时,让赵大根和张桂花惊喜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双腿上的刀伤全部愈合不说,就连一点伤痕和刀疤也没有,跟没有受伤一个样。

“铁柱他爸,你的腿伤全好啦!”张桂花欢呼起来。

“儿子是神医!”赵大根这一次彻底对赵铁柱的医术刮目相看。

赵铁柱却笑着说:“爸,可别高抬儿子,如果没有刚才的药草,我也不可能这么快治好。”

赵大根一听这话,连忙明白了什么,大踏步地往后院走去,来到了赵铁柱刚才采摘花草的地方。

看着碗盘般大的雪顶红花朵,还有各种各类的中草药,都长得郁郁葱葱,繁茂无比。赵大根不由得感叹道:“铁柱啊!真没想到你种了这些有神奇功效的药草,太棒了!”

赵铁柱自豪说:“爸,这药草可不单单能治病,更能够赚钱呢!”

再次听到儿子说种药草能赚钱,赵大根不由得感起兴趣来。虽说他对药草赚钱没啥概念,但从刚才儿子就用这些药草给自己治病,奇迹般地治愈了。就凭这效果,赵大根觉得这些药草只要种植,就不愁没销路。

只要销路不愁,那赚钱就妥妥的。想着自己和村里人进城做瓦工半年,钱没赚到不说,还遇到了黑心包工头。赵大根觉得,只要种药草比在城里打工强,就果断留在村里种药草。

“好,既然你说能赚钱,爸就留在家给你种药草了。”赵大根下了决心说。

赵铁柱看到爸爸愿意给自己种药草,不由得精神大振。想到今天在野味鱼庄答应供应黄金佐料雪顶红花粉,此时必须扩大规模种植雪顶红,才能够满足需求。

因为神农百草堂神农春风丸和神农美容霜的配制不仅需要大量雪顶红、而且还需要各类各样的中草药,因此大规模种植雪顶红和各类中草药势在必行。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和爸爸返回堂屋,让妈妈也坐下来,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

“爸,我想把咱家所有土地种上药草。”赵铁柱提议说。

“不错,爸支持。”赵大根第一个响应。

可张桂花却摇摇头说:“铁柱,铁柱他爸,虽然想法不错,可实际上行不通。咱家的田地分散的很,东一块西一块的,而且每块地也不规则。这要是种药草,不方便管理。”

妈妈一提醒,父子两个觉得在理。

赵铁柱很想租赁大片土地,可目前村里也没有多余土地租用,如何获得土地搞药草种植摆在赵铁柱眼前。

赵大根点燃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他猛地记起了什么,一拍大腿说:“铁柱,我想起咱家还有一块地儿。”

“爸,在哪里?”赵铁柱惊喜地问。

赵大根再吸一口烟,吞云吐雾一番后,轻轻地说开了:“村外的仙女山东麓有片荒地,大概十二亩。”

一旁的张桂花接过话茬对赵铁柱说:“铁柱,你爸前年开过荒种过红薯,可没啥收成。那个时候你在城里读大学,这事儿我和你爸都没给你说。”

赵大根这会儿担心地说:“铁柱啊,现在地荒着,也不知道能不能种药草。”

赵铁柱现在也不好急着下结论,只是说:“爸,您能现在带我去看看么?”

赵大根点点头,然后披了件衣服。张桂花找来手电筒,塞给赵大根,赵大根就带着赵铁柱离村往仙女山东麓走去。

“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啊!”父子离去时,张桂花不忘提醒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