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暴揍两混混/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到马路斜对面,赵铁柱意外发现有一家四季鲜蔬菜超市。真方便啊!只要过马路就可以来这里买菜了,不用去找位置有些远的菜市场。

赵铁柱往这家蔬菜超市走过来,到了门口,脚步停住了。

但见超市内出现两个染发青年,一个染成黄毛,一个染成绿毛。那黄毛的脖子上挂着一条能拴住狗的链子,绿毛戴着耳钉。两个人的手臂还刻着纹身,一看就是小混混。

超市内没有顾客,只有一个女店主在柜台前用计算器算着账,同时清点着钞票。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都是零钱,清点起来十分繁琐。

黄毛绿毛看到女店主数着零钱,相互对视一眼。黄毛走上前,拿出匕首,抵住女店主的喉咙,威吓着:“快把所有钱掏出来,你要是不老实,我就割破你的喉咙。”

黄毛边说边稍稍用力,喉咙口出现一道血痕,女店主感到一阵窒息。在血腥逼迫下,女店主不得不将抽屉打开。

抽屉里除了零钱外,还有一沓红红的人民币,这让黄毛绿毛大喜过望。

黄毛对着绿毛使了个眼色,绿毛连忙用一个黑色塑料袋把这沓钱连同所有零钱都装进去。

如此贪婪地抢夺钱财,这等卑劣行径令人发指,赵铁柱看得忍无可忍,拳头握得嘎嘣响。

女店主满以为这两个混混拿了钱就立即走的,却没有想到这两个混混看到店里没人,更是对她打起了主意。

“这女人长的真不赖,不如让老子玩玩。”黄毛早就对这个女店主心怀不轨了。女店主三十岁,长得成熟风韵,十分性感迷人。黄毛一手用匕首抵住她的喉咙,一手不安分地要在女店主诱人的身子上揩油。

“不要啊!来人呐!救命!”女店主哪里能够被这个黄毛占便宜的,本能地呼救。

这一声呼救惹恼了黄毛,他将匕首用力一抵,女店主的喉咙立时不能发声了。鲜血从喉咙处流出来,滴到地上。

“再喊,老子割破你的喉咙。”黄毛丧心病狂地威吓。

女店主绝望地闭眼,只能顺从。

“二弟,你在门口把风,我先上,等我办完事,你再轮着。”黄毛胆大妄为地吩咐绿毛。

绿毛一听有好事儿轮着自己,高兴的狂点头,也就去了超市门口观看情况。

赵铁柱发现事态严重,大踏步要进超市。绿毛立即堵住去路,威吓说:“小农民,快闪开。”

赵铁柱哪里肯走,他一眼就看到店里那女店主趴在柜台上,而那个黄毛无耻地脱着她的牛仔裤。眼看皮带要解开,赵铁柱大声喝道:“住手!”

黄毛满以为能够得手的,却不想店外有个小农民在喝止,不由得恼了,对着在门外把风的绿毛下令:“二弟,你丫的还不快把那小农民赶走!”

“是,老大。”绿毛遵命。

绿毛看到赵铁柱要闯进来,心想必须给点颜色才能够让他退去,于是从腰间拔出一条一尺多长的钢棍,在赵铁柱面前晃来晃去,恶狠狠地说:“小民工,你要是再闯,老子就把你揍成肉酱。”

绿毛满以为能够吓退赵铁柱,却哪里知道赵铁柱丝毫不畏惧他手中的钢棍。不仅不退去,反而步步上前。

绿毛大怒,抄起钢棍抡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如猿猴一般闪开,那钢棍砸了空气。不等绿毛再次抡过来,赵铁柱威武爆发。他左手以极快的动作掐住绿毛握钢棍的手腕,右手举拳狠狠砸向绿毛的头部。

“啊——”绿毛的鼻梁骨被砸断,眼睛被砸成熊猫眼,脸部的肌肉肿成了砖块,忍不住地惨叫起来。他手一松,那钢棍很轻易地被赵铁柱夺走。

绿毛发现遇到高手了,拿起那个装钱的黑色塑料袋就要逃跑。

赵铁柱哪里能够让绿毛轻易逃走,抡起钢棍,对着他的腿部扫了过去。立时那绿毛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正好摔了一个狗吃屎,两颗门牙被磕出来。

赵铁柱上前,一把夺过装钱的黑色塑料袋,然后对着绿毛的屁股踢了一脚,立时屁股肿了起来,疼得绿毛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这嚎叫惊动了马路边的行人,纷纷过来看热闹。当看到是一个小混混被一个农民小青年暴揍时,个个欢天喜地。

赵铁柱收拾了绿毛,在人们的关注中进入店内。此时那黄毛已经将女店主的皮带解开了,就要脱牛仔裤。女店主无力反抗,因为这个黄毛左手持着匕首抵着她的喉咙口。

赵铁柱看到这里,义愤填膺,痛斥一声“畜生,住手!”

黄毛被人骂了畜生,抬起头看到了是刚才那个小农民,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对着门外喊着“二弟”,但回应的是绿毛在门外像杀猪般的嚎叫。

原来赵铁柱把绿毛的屁股踹得红肿青紫,他动一动就钻心的疼。这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引来越来越多看热闹的行人。

黄毛感到形势不妙,可他又不想放了眼前的女店主,立即对着赵铁柱说:“小农民,给老子快滚。不然的话,老子割破她的喉咙。”

赵铁柱哪肯就此罢休,他急中生智,朝着店门外看了一下,然后说:“警官,你来啦!”

黄毛不知是计,也跟着望过去,就在这一瞬间,赵铁柱爆发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捏住黄毛持匕首的手腕,稍稍一掐,立时黄毛的手腕一麻。手一松,那匕首当啷一声掉地上。

黄毛回过神来时,抡起拳头就朝着赵铁柱的胸部砸过来。

赵铁柱不躲不闪,右手抡拳迎了过来。

赵铁柱的拳头,因为修炼了神农玄功,具有极强的爆发力。“嘣”地一声,两拳相撞,黄毛只感到自己的拳头像砸在铁拳上,手背皮开肉绽,骨刺都露出来了。鲜血直流,疼的黄毛惨叫不止。

赵铁柱这会儿,左手抓住黄毛的头发,用力一扯,疼的黄毛连忙喊着“妈呀,痛啊!”

赵铁柱直接抓住黄毛的头发,将黄毛拖到了店门外。

女店主常蕾得救了,她整理好衣服,来到了店外。看到了赵铁柱收拾了两个混混,被行人拍掌称快,感到十分解气。

这会儿赵铁柱也发现了常蕾,这常蕾曾经在神农百草堂买过神农春风丸和神农美容霜,他们都认识。赵铁柱于是喊着:“常蕾女士,这两个败类太猖狂了,你快暴打他们每人几个耳光。”

常蕾开蔬菜超市,其实不少被这两个混混骚扰。庆幸的是,前几次都是店里有顾客,自己大喊大叫才让他们没得手。这一次遇到赵铁柱出面摆平,感到正是一个解气的机会。

常蕾伸出手掌,啪啪对着黄毛当众狂扇两巴掌,又对躺在地上的绿毛扇了两巴掌。可常蕾的巴掌扇得并不太重,黄毛绿毛并不感到有多疼。

赵铁柱觉得女人打人就是不行,得帮忙支支招儿,于是对着常蕾说:“常蕾女士,把你的高跟鞋脱下来,用鞋子扇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