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制服暴力警花/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想赵铁柱撤出右手,直接抡起拳头迎了过来。

两拳头硬碰硬,陈思琼展现自信,自己的拳头可是在武警总队特训出来的,不知道打败过多少人。可这一下,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陈思琼发现自己的拳头砸在了铁拳上,疼得直哆嗦。一看,手背皮开肉绽,鲜血直流。而赵铁柱抡拳头的手一点事儿都没有,不由得又惊又奇。

“你快放了我。”陈思琼这会儿右腿脚踝被赵铁柱左手掐住,她的腰肢被赵铁柱紧紧搂着,两个人肌肤亲密接触,让陈思琼脸红心跳。自己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连忙娇喝着。

可赵铁柱却并不放手,他的一双不安分的眼神朝着陈思琼黑色警服衣领口看进去。真没想到,这个陈思琼,竟然是个超级巨无霸。

只不过,陈思琼的小衣裹不住傲人的伟岸。赵铁柱提醒说:“陈队长,你这小衣早该换了。”

“坏蛋,要你管。快放开我的腿。不放,好,姑奶奶自有办法整你。”陈思琼哪里能够让赵铁柱这么掐腿同时占便宜的,腾出另一只手,摸出腰间的精致手枪,对准赵铁柱的脑袋。

赵铁柱后背一凉,这个陈思琼,动不动就掏枪。不过赵铁柱绝不能屈服陈思琼,必须斗智斗勇,制服女暴龙。

赵铁柱故意装作一副后怕的样子,对着陈思琼求饶:“陈队长,你别开枪啊!我可不想死,给你说个事儿,我还是小男生,没娶媳妇。如果我小命没了,我做鬼也要翻你家窗户,晚上不会放过你。”

“你混蛋。”陈思琼发现这个赵铁柱坏透了,银牙一咬,开始扣动扳机。

赵铁柱这个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胳膊肘猛地撞掉陈思琼那把手枪,那手枪变戏法地到了赵铁柱手中。

现在情况倒过来了,赵铁柱端着手枪,抵着陈思琼傲人的前面。陈思琼这会儿反过来求着赵铁柱:“赵铁柱,你个混蛋,占我便宜。不要啊!别碰我前面,呜呜,都被你看光了。”

赵铁柱可不管这些,既然要驯服女暴龙,就得把她驯得服服帖帖。这会儿他用枪抵住陈思琼傲人前面,同时打量了她一眼。

但见陈思琼一双丹凤眼,两道柳叶眉,一张瓜子脸,一身黑色警服穿在身上显得英姿飒爽。

乌黑油亮的秀发从女警帽下自然下垂,五官精致的排列在一张白皙柔嫩的脸上。魔鬼般的身段,天使般的脸蛋,特别是胸前高傲的挺拔,几乎要把警服撑破。

果然是超大级别,赵铁柱一愣。这陈思琼,竟然规模可以和雪莉不相上下。雪莉是混血儿美妇,具有外国美女特征,规模大是自然的。可陈思琼能够和雪莉不相上下,这在赵铁柱见过的美女中,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你是隆的?”赵铁柱忍不住地问陈思琼。

“混蛋,去死。”陈思琼用可以杀人的刀子眼看着赵铁柱。可她只敢干瞪眼,不敢反抗。赵铁柱紧握手枪,如果把赵铁柱搞毛了,走火的可能性极大。陈思琼可不想丢性命,这样太不值了。

赵铁柱看到陈思琼骂自己,二话不说,直接伸出手,狠狠地在陈思琼的前面掐了一把。

感受到超级巨无霸带来的柔软和弹性,赵铁柱差点爽出声来。这根本不是隆的,完全是货真价实。

“你流氓,姑奶奶和你拼了!”陈思琼哪里能够被赵铁柱这么占便宜的,一个小农民,刚开始看起来朴实的很,却没想到这会儿敢对自己耍流氓。

陈思琼已经不顾及危险了,她一拳头朝着赵铁柱的眼睛砸来。却不想赵铁柱伸出手,扣住了她握拳头的手腕,稍稍用力一掐。陈思琼感到手腕骨差点要被掐碎,疼得惨叫起来。

“你不是想反抗吗?行,我再掐一掐。”赵铁柱嘴角往下一弯,力道一紧,疼得陈思琼忍不住地流出眼泪了。

陈思琼彻底被赵铁柱征服了,平时她这个暴力女警花,只有征服别人的份,这一回她服软了。因为赵铁柱出手毫不留情,疼痛难忍,眼泪如滔滔江河连绵不绝。

赵铁柱看到陈思琼哭鼻子了,那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模样儿十分惹人怜,不由得泛起怜香惜玉之心,对着陈思琼说:

“陈队长,别怪我,你这脾气太火爆,对罪犯有震慑作用,可对我这个天朝良民,得温柔点。如果你对什么人都火爆,小心找不到老公。”

陈思琼被赵铁柱这么训斥,比直接打她的脸还要难受。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十分尴尬。

赵铁柱训斥得太对了,自己最近脾气越来越火爆,许多男警员都有些怕自己。父母为这事儿非常伤脑筋,多次提醒自己是个女孩子家,迟早要嫁人的。如果老是这么火爆,谁敢娶她做老婆呢!

可父母的话陈思琼压根就不听,这一次却被赵铁柱训斥,不由得陷入反思。我是不是该温柔一点了?不就是自己拥有一身擒拿格斗的本领么?而眼前的小农民,拥有了超乎寻常的功夫,却藏而不露,低调做人,也不逞强。

即使这小农民刚才对自己出手不留情,可也是看不惯自己太过火爆的脾气。想到这里,陈思琼觉得该改正了,于是鼓起勇气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你批评得对,我脾气最近不好。可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发火就控制不住。”

赵铁柱看了看陈思琼,发现她面红目赤、口唇干裂、喉咙红肿,说话时无意中发现她舌红苔黄,声音干涩清冷。

赵铁柱因为研习《神农百草经》,拥有看色听音之术,很快判断出病理所在。对陈思琼一针见血指出:“陈队长,你上火了,得降降火。”

陈思琼一听自己上火了,急了,连忙问:“赵铁柱,那我如何降火啊?”

“喊我一声老公,就教你如何治疗。”赵铁柱看着陈思琼前面的超级巨无霸,脸上浮现出坏坏的笑。

其实赵铁柱是试探陈思琼会不会发脾气,他可并没有真打算做陈思琼老公的念头。

陈思琼这会儿没有发脾气,反而脸唰地红了。她暗下决心改一改,这会儿咬了咬牙,轻轻地喊了一声“老公。”

这一声老公,喊得甜腻腻的,非常柔和。和刚才那火爆脾气判若两人,着实让赵铁柱深感意外。这个陈思琼,火爆脾气的背后,也能够变得如此温柔啊!

“呃!”赵铁柱很爽地应着声。看到陈思琼就像一个小媳妇似地对着自己喊老公,有了一种极强的满足感和爽快感。这才是真正征服陈思琼的标志。

在满足了一下征服感后,赵铁柱说出了降火的方法:“老婆,你可听好。其实方法很简单,不用吃药,只调理一下饮食就可以。你用莲子30克,桅子15克,加冰糖水煎,吃莲子喝汤。连服一个星期,就可以痊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