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真相大白/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柱,不瞒你说,我家世代开药堂,生意红火。这丰山市的百草堂大药店,就是我祖宗遗留下来的产业。我爸临走时,将我和弟弟刘德贵叫到身边,留下遗嘱将这产业平分。如果一方病逝或意外身亡,那么这药店产业就全部归另一方。

我和我弟弟在遗嘱上签了字,表示遵照爸爸的遗言。爸爸看到我们签了字,然后闭上眼走了。

爸爸走后,我和弟弟认真经营百草堂大药店。起初兄弟俩情同手足,可随着生意越来越好,我弟弟在分割营业收入时,利欲熏心。暗中做假账,让他的收入分大头,我的收入分小头,这还是内部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会计暗中告诉我的。

不过我装作不知情,不想和弟弟争财产。不想我的宽容并没有让弟弟收敛,反而对我起了加害之心。我这瘫痪,实不相瞒,就是我弟弟干的。我一次骑摩托车下班回家,经过一个僻静处,一辆大卡车疾驰而来,将我撞飞出去。

幸好我没有撞死,只是从此后变得瘫痪。这事儿,是我弟弟暗中雇请一名司机干的,也是那个老会计暗中告诉我的。”

刘宝贵道出了不为人知的惊天大秘密,赵铁柱和许灵芸、刘丽君大吃一惊。

许灵芸好像被刺激了似的,对着刘宝贵追问:“宝贵,你为啥这么老实啊?明明你爸的遗嘱是两个人平分一半的,你弟弟这么害你,你为什么不伸冤呢?”

“我不能伸冤,因为那个时候,百草堂大药店正被媒体关注,如果把兄弟不和的事儿抖出去,那会影响百草堂大药店的前途。我记得爸除了留了平分产业的遗嘱外,还特意单独提醒,家丑不可外扬。

关键时刻要将百草堂大药店的发展放在第一位,保住祖宗的声誉,不然他九泉之下不得安宁。”刘宝贵大义单肩地说。

赵铁柱不由得暗自佩服刘宝贵的宽容大量,不过赵铁柱却并不赞同他这么一直忍耐下去,对着刘宝贵说:“叔,这事儿不能再让你弟弟胡作非为了,必须夺回属于你的财产。三年了,不能再忍让了!”

赵铁柱这么一说,许灵芸痛哭出声,对着刘宝贵说:“宝贵,三年前,你变瘫痪,和我离婚,逼着我改嫁。我知道你变瘫痪,你不想连累我,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我改嫁后,入洞房时,那个老男人酒喝多了,一头撞在床头上没气了。我背上了克夫的骂名守活寡,其实心底里,你是我最爱的老公啊!我不要再过那种被人背后唾弃的生活,我要和你复婚,和你重新开始。”

“爸,妈,女儿做梦都没有想到叔叔为了争祖宗财产不择手段,残害亲兄弟,谋财害命。女儿万万没想到叔叔在残害爸妈的同时,却在我面前装好人。读书时资助我学业,真没想到他是伪善人。”刘丽君看清了刘德贵的庐山真面目说。

原来叔叔资助自己学业,回想起来其实是有目的的。自己就读的是新闻专业,将来是当记者的。毕业后进入市电视台,成为知名记者。刘德贵不少让自己帮忙,对他实际掌控的百草堂大药店进行商业宣传,赚来的钱都被他私吞了。

“可是你叔叔现在翅膀硬了,药堂里全是他的亲信,那个曾经给我透露秘密的老会计早被他换掉,没有音信,咱们是没有人证揭穿他啊!”刘宝贵探口气,有点灰心失望。

赵铁柱却大声说:“对于这个丧尽天良的败类,必须严惩,否则天理不容,决不能姑息养奸,让大恶人逍遥法外!”

赵铁柱浩然正气,让许灵芸和刘丽君很赞同。刘宝贵想了想,下定了决心说:“好!现在经铁柱这么一说,加上我的瘫痪好了,是时候向他摊牌了。”

四人吃饱喝足之后,就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起去百草堂大药店。赵铁柱这会儿将刘宝贵吐的糊糊,里面含有砒霜,这一重大证据带着。

赵铁柱、刘宝贵、许灵芸、刘丽君四人一起出发,他们打了一个的,往百草堂大药店赶来。

快到药店门口,一辆卡宴豪车停在了门前的空地上,极为惹眼。这车太熟了,连车牌号也那么熟悉。刘丽君脸色立时板了起来,自言自语说:“这个孔东风来这么干什么呢?”

赵铁柱也看到了孔东风的车,而且朝药店门口扫了一眼,发现门口多了两个戴墨镜,身穿黑西装的壮汉。不用猜就能够想到,这一定是孔东风的保镖。

赵铁柱决定不打草惊蛇,这事儿只能自己去弄个清楚再说。他对着刘丽君说:“丽君,你带着爸妈去我的药堂,我有事儿给你发信息,有什么情况我通知你。”

“嗯。”刘丽君点点头,于是带着爸妈下了出租车,去了赵铁柱开办的神农百草堂。

赵铁柱决定一人进百草堂大药店探探虚实,不过贸然进去可不行。因为刘德贵认得自己,为了不让他立即认出来,赵铁柱决定装扮一下自己。

赵铁柱看了看马路边有个卖太阳镜和帽子的小摊贩,立时有了主意,连忙掏出钱买了一个大墨镜和一顶太阳帽。这太阳帽戴着,帽檐很低,将自己的脸遮住了不少,再加上戴上大墨镜,更是让人认不出自己来。

赵铁柱戴上太阳帽和大墨镜后,就装作买药的顾客,往百草堂大药店走去。

两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看到是来买药的,也就放松了戒备。

赵铁柱进入药堂,扫视了一眼整个大卖场,发现有售药员和几个顾客外,没有刘德贵和孔东风的影儿。

赵铁柱扫了一眼药堂电梯处,发现有个标识,其中第八层是总经理室。心想这刘德贵应该在那里,不如自己乘电梯去找找。

赵铁柱想到这里,趁人不注意,钻进了电梯。到了八层,从电梯走出来。抬眼看看走廊两边,很轻易地发现在中部位置,有个总经理办公室。

赵铁柱连忙凑上前,发现门开着一道缝儿,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孔少,说实话,如果不是我要出国,我也舍不得将这百草堂大药店卖给你啊!”

很显然,这是刘德贵的声音。

这会儿,里面的孔东风说:“刘经理,你这药堂生意可没对面的神农百草堂好!我收购了,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这价格你还得少一点才行。”

刘德贵犯难地说:“八千八百万,已经不能再少了,已经接近成本价了。”

但孔东风却说:“八千万吧!你如果不能接受,我就走。”

孔东风边说边装作样子要走,刘德贵只想套现,然后携巨款出国,于是装作割肉似的说:“哎!真是亏本啊!算了,还是给你吧,就当交个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