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狂训禽兽村长/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有点不放心沈水仙去找村长钱大富,这会儿她对着秦月娥说:“月娥婶,您把这爬犁上的东西分拣一下,配合一下常蕾姐。”

“好的,你放心地去吧!”秦月娥点点头说。

赵铁柱于是离开养殖场,快速奔往村里。

路过村长家,赵铁柱发现他家院门一把锁,这说明村长不在家,去村部看看。

赵铁柱去了村部,刚刚走近村部,耳边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是从村部办公室传来的。

“今天让你来村部,实话给你说了,你家清水河边的十亩地,该交给村部管理了。”是村长钱大富对沈水仙说话的声音。

赵铁柱在外面听着,不由得狠狠鄙视了钱大富一回。这个钱大富,口里说是交给村部管理,实则是巧取豪夺,将水仙嫂十亩地据为己有。

这时,赵铁柱耳边响起了沈水仙反对的声音:“村长,这十亩荒地可是我男人亚平在世的时候用耕牛耕出来的,我准备种红薯,我不能交。”

钱大富看到沈水仙不答应,脸色立时难看起来,对着沈水仙板着冷脸威胁:“你不交是吧!那你家所有田地的农粮补贴款就没了。”

“村长,你这是逼人太甚。”沈水仙气愤地说。

不想钱大富看到村部只有自己和沈水仙,而自己是一村之长,对着沈水仙放狠话:“这块地,由不得你不交。老子是村长,有权利将这地收归村集体。当初你家男人亚平开荒垦地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这是私自开荒,不能算是你家荒地。

何况你家亚平一年前去世了,这荒地理所当然归村集体所有。为了贯彻执行镇政府科学种田的政策,我要在荒地上大搞种植蔬菜瓜果致富。”

钱大富老谋深算,以权压人,让沈水仙忍无可忍,可又无可奈何。

“你,你……”沈水仙气得牙齿发抖,浑身打颤,这模样儿看在钱大富眼里,却是另一种韵味。

钱大富的黄脸婆最近几天都去神农镇麻将馆打麻将,深夜不归,而儿子钱小富不务正业,去镇上一家地下赌场赌博去了。

钱大富一个人在家特别无聊,今天喝了一些酒,有些醉醺醺的。这会儿醉眼看沈水仙,那是比画中的仙子还要美貌三分。

本来沈水仙是仙女村第一美妇,钱大富看得心里直痒痒的。尤其是一双不安分的眼神朝着沈水仙傲人的身子猛看,恨不得拨开沈水仙的翠花褂子看个清清楚楚。

沈水仙看到钱大富不怀好意的目光,就知道村长开始打起自己的主意了。

想到这会儿得离开了,毕竟现在天黑,自己一个年轻俏寡妇,不能留在像饿狼一般的村长这里。沈水仙于是不再理会钱大富,这会儿要起身离开。

却哪里知道钱大富早有所料,一把从后面抱住沈水仙,然后将她推倒沙发上。

沈水仙哪里肯从,连忙痛斥:“村长,你要是胡来,我就喊人了。”

不想钱大富恶狠狠威胁:“你要是喊,老子掐死你。”

钱大富为了占有沈水仙,丧心病狂,双手掐住沈水仙的脖子。沈水仙立时脸色惨白,完全不能再说话了。

钱大富看到沈水仙身子发软,无力再喊再反抗,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最近黄脸婆沉迷麻将馆,一连几天不回家,自己那方面得不到满足。这会儿看到了年轻貌美的沈水仙,钱大富早就身体不受控制了。

钱大富开始扯着沈水仙的翠绿色褂子,沈水仙绝望地闭上秀眼,眼眶中两滴清泪滑落。

这钱大富看到眼泪,哪里懂得怜香惜玉,反而更是无耻地说:“美人,哭啥哭,你家男人亚平死了一年多,难道就不想男人了吗?老子让你解解闷,你该高兴才是。”

钱大富说完,更是胡乱地扯着沈水仙的翠花褂子起来。眼看褂子要被扯掉,在门外的赵铁柱再也看不下去了。

不过赵铁柱比较冷静,此时村长强要沈水仙,这可是罪证。赵铁柱连忙掏出手机,利用相机功能抓拍了一张。

这会儿,危险的情况发生了。

“不要!放开我,来人呐!救命呀!”沈水仙在关键时刻,还是果断地喊了起来。

原来钱大富色心病狂,一手扯沈水仙的褂子,一手解着她的红腰带,上下其手,快要得手了,沈水仙哪里肯被村长霸占呀!

“老子掐死你,看你还喊。”钱大富看到沈水仙大声地喊,恼羞成怒,双手残忍地掐住沈水仙的脖子。

沈水仙这一次呼吸十分困难,赵铁柱看的于心不忍。这个钱大富,为了霸占沈水仙,竟然往死里掐!

再不出手,沈水仙就会活活地被钱大富掐死,这不闹人命了吗?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个箭步冲上前,伸出双手从后面掐住了钱大富的脖子。

“咔咔咔”钱大富感到一阵窒息。原来他的脖子被赵铁柱铁钳一般地掐住,让他脸色惨白,呼吸暂停。他变得浑身无力,松开了掐住沈水仙的脖子。

赵铁柱在连续掐了三十秒之后,就松开了。钱大富大口地喘气,看到掐自己的是赵铁柱,吓得面如土色,胆战心惊。

这会儿沈水仙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呼吸也平稳下来。看到救自己的人是赵铁柱,不由得喜极而泣。

“钱大富,你个人面兽心,为啥要巧取豪夺我嫂子家的十亩荒地?”赵铁柱劈头盖脸厉声质问。

钱大富强词夺理:“这十亩荒地是黄亚平私自开垦,加上荒了一年多,我是一村之长,有权收归村集体所有。”

赵铁柱十分恼火,二话不说,伸出手掌,啪啪暴打钱大富两个耳光。

钱大富的脸立即青一块紫一块,成了猪头脸。钱大富痛的捂住脸惨嚎起来,就像杀猪一般。

一旁的沈水仙十分解气,刚才村长威逼自己,猛掐自己,自己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受欺负,不想赵铁柱一来就暴扇两耳光。

钱大富被打傻了,不敢再说啥了。

而这会儿,赵铁柱厉声喝道:“钱大富,你身为村长,竟然霸占村民土地。不仅霸占土地,还霸占村妇,你这丑行,我要曝光出去。”

赵铁柱说完,就将刚才手机拍到的钱大富非礼沈水仙的场面在钱大富眼前晃了晃。

钱大富害怕赵铁柱将这张照片抖出去,如果被镇政府的人员知道了,自己的乌纱帽就不保了,连忙服软起来:“我说铁柱,有话好好说,用得着曝光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