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鱼塘出事了/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水仙想想也是,也就跟着赵铁柱进入板栗树林。

在树林深处,两人的衣服到处乱扔。很快,两个人坦诚相见。

这一次两个人放的很开,比昨晚在耕种机驾驶室还要疯狂。

他们相信板栗树林是最好的天然屏障,这里就是他们翻云覆雨的最佳场所。

沈水仙无比温柔,赵铁柱成了猛虎,不停地征服着眼前这头温顺的白羊。

板栗树林里,漾起了男女高低不同的二重唱……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才办完事儿。说来也巧,赵铁柱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赵铁柱接过电话,一看来电显示,发现是张雯雯打来的。连忙按了接听键,立时张雯雯焦虑的声音传来:“铁柱哥,不好啦,出大事了!”

“啥大事?你说。”赵铁柱沉着地问。

张雯雯在电话那头带着哭腔说:“铁柱哥,昨天我喂了一天的鱼,鱼都喂的饱饱的。可今天一大早和二毛捕鱼时,发现鱼塘里的胭脂鱼一个个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赵铁柱听到这里,心里一沉,连忙说:“雯雯,我马上过来。”

赵铁柱挂完电话,就和沈水仙作别。

“嫂子,鱼塘有点急事,我要离开了。这板栗树林以后交给你管理,同时蕾姐今天要回城里,你帮我安排一下,让德生叔运一车厢蔬菜瓜果和一车厢山竹药,以及带上昨天的四麻袋板栗,载上蕾姐一起回城里。”赵铁柱安排沈水仙任务说。

沈水仙连忙点点头:“铁柱,你交代的事儿,嫂子一定安排好的,你放心去鱼塘吧!”

“好,辛苦嫂子了,我走了啊!”赵铁柱说完,就一步不回头地走了。

沈水仙看着赵铁柱匆匆而去的背影,不由得想:铁柱的确太忙了,自己得多给他分担一点事儿。想到这里,她就往李德生家里走去,按赵铁柱的吩咐安排事儿了。

赵铁柱急匆匆赶到了鱼塘,发现鱼塘围满了许多乡亲们,原来乡亲们闻讯纷纷赶来看情况。

赵铁柱快步走过去,一眼就看到鱼塘水面上,大大小小的胭脂鱼漂浮着。这些胭脂鱼肚腹朝上,嘴巴无力地翕动着,奄奄一息。

张桂花呼天抢地喊着:“老天呀!你这是造孽啊!”

张雯雯在一旁抹着眼泪,二毛耷拉着脑袋手足无措。在场的乡亲们也一阵摇头叹息,暗自同情。

人群中,有个人却一脸的幸灾乐祸,他就是钱一刀,是钱大富的侄子。

钱一刀非常高兴看着这种场面,想起当初和赵铁柱竞争承包这十亩鱼塘,本来自己能够胜出的,不想赵铁柱这小子因为种蔬菜瓜果赚了不少钱,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拿下鱼塘承包权。因为鱼塘承包竞争失败,钱一刀一直对赵铁柱耿耿于怀。

看到最近一段时间赵铁柱的鱼塘鱼儿长得又好又快,源源不断地往城里野味鱼庄运过去,天天赚钱。钱一刀就十分眼红,但也只能眼红而已。

而今天却看到了鱼塘里的鱼儿一个个漂在水面上,奄奄一息,这些鱼很快要死了,这让钱一刀暗自高兴。

赵铁柱啊赵铁柱,别以为干啥都顺利。这胭脂鱼出问题了,死光了,看你还能天天坐着赚钱。

在钱一刀暗自幸灾乐祸时,赵铁柱不声不响走到鱼塘边,用网兜网了一条漂在水面上的鱼,仔细观察起来。

但见胭脂鱼肚子鼓囊囊的,很显然是吃得太饱。即使在正常情况下,也不能喂得太饱。

“雯雯,为啥喂这么多黑麦草?”赵铁柱问着一旁愁容满脸的张雯雯。

张雯雯犯难地说:“铁柱哥,不瞒你说,鱼繁殖的很快,黑麦草根本不够吃。而二毛对我说野味鱼庄每天需要两千斤长势很好的鱼,我为了把鱼养好,就在鱼塘附近寻找能够让鱼吃的野草。”

“什么野草?”赵铁柱问。

“铁柱哥,你跟我来,我指给你看。”张雯雯说完,就带着赵铁柱走向鱼塘外百米远的地块。

但见这地块里长着一大片紫色艳丽的花草,这花草芳香而美丽,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

“就是这野草,鱼都爱吃,所以我就多喂了一些。”张雯雯指着这些花草说。

赵铁柱蹲下身,仔细观看这花草,感到似曾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亲自摘了一朵花草,仔细观察,脑海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各种中草药图形历历在目。

赵铁柱很快就得知这种花草的名称和性能,不由得脸色一凝,大声说:“难怪鱼会这样啊?”

“铁柱哥,这是啥花草呀?”张雯雯小心翼翼地问。

赵铁柱大声说:“雯雯,这是鱼尾草,也叫醉鱼草,对人没有毒害,但对鱼却有毒。你喂了醉鱼草,这些鱼就中毒。因为鱼吃得多,中毒就很严重,已经处于深度麻醉状态。”

张雯雯一听是醉鱼草,鱼全部处于深度中毒麻醉状态,不由得担心地说:“铁柱哥,都怪我喂了醉鱼草,我没把鱼塘管理好,给你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你处罚我吧!”

张雯雯主动请求处罚之时,张桂花和二毛也过来了,他们两人很快了解到喂了有毒的醉鱼草后,也纷纷要求处罚,并说昨天是他们三人一起割醉鱼草喂鱼的。

赵铁柱连忙说:“娘,二毛,雯雯,你们别愧疚,这鱼我有办法救活。”

赵铁柱这么一说,张桂花、张雯雯、二毛三人稍得安慰,但有些半信半疑。

“铁柱哥,这都深度中毒麻醉了,咋还有救活?”张雯雯不敢相信地问。

“是啊!老大,这不是开玩笑吧?”二毛也不敢相信。

一旁的张桂花更是拨浪鼓似地摇头,她看着儿子说:“铁柱啊!别安慰人了,这鱼中毒严重,身子都变得有些僵硬,恐怕要死了。”

可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有解醉鱼草毒性的方法,充满自信地说:“娘、二毛、雯雯,这些鱼我能救的。”

不想赵铁柱刚刚说出口,在场的乡亲们聚拢过来,都听到了,各种表情都有,更多的人是半信半疑。

一个尖酸刺耳的风凉话传来:“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啊!我敢说,鱼快毒死了,就是神仙下凡也难治。”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这说风凉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村长钱大富的侄子钱一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