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超品圣手狂医/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必须稳住心神,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治病救人上。这个马鑫海讥讽,就由他讥讽吧!就当是狗在瞎叫。

赵铁柱调整心态,在众人的关注中开始治疗了。

“美玉,你帮我准备七根银针,进行消毒,我马上要用的。”赵铁柱对着高美玉安排道。

高美玉应声,立即准备了。

接下来赵铁柱要准备中药,一些中药自己药盒里没有,只能让身边的梁舒蕾帮忙,于是对着一旁的梁舒蕾说:“梁医生,请你帮个忙,给我抓一些中药过来,我要用的。”

赵铁柱说完,就写了一个中药单子,梁舒蕾拿到单子,点点头说:“没问题。”

梁舒蕾说完就匆匆去准备中药了。

而高美玉准备银针和消毒十分麻利,很快就将银针递过来,可赵铁柱并没有急于扎针。他考虑到韩国栋昏迷不醒,动脉僵化,在扎针之前最好按摩一番。

赵铁柱对着高美玉说:“美玉,为了保证更好的治疗效果,我们相互配合一下,你按摩,我扎针。”

高美玉点点头问:“铁柱,怎么按摩呀?”

赵铁柱点拨说:“按照人体奇经八脉按摩,从百会穴开始,而后按摩风府、曲池、足三里、阳陵泉、行间、昆仑……”赵铁柱将人体穴位一一道来。

高美玉因为曾经被赵铁柱教过按摩术,因此她知道穴位的具体位置,也就按照赵铁柱的要求按摩起来。

赵铁柱在高美玉按摩五分钟之后,就开始扎针了。

赵铁柱拿起银针,首当其冲扎向百会穴,而后扎向风府穴。扎这两个穴位时,韩国栋痛苦地呻吟起来,在场的高美玉、韩梦瑶、孙兰看的十分揪心。而马鑫海讥讽的声音回荡整个急诊室:“这么乱扎针,简直是闹人命!”

赵铁柱听到马鑫海在关键时刻又讥讽起来,实在忍受不住,顶了一句:“马鑫海,我这是一针见血增强疗效。”

不想马鑫海更加讥讽说:“你这哪里有什么疗效,这样治太荒唐了,不治死人才怪。”

说来也巧,梁舒蕾将抓好的中药拿过来了,正好看到赵铁柱用银针扎出血了,不由得替赵铁柱捏了一把汗。

韩梦瑶和孙兰不忍看下去,她们闭上眼睛,默默祈祷奇迹出现。

杨志国院长处理了别的科室工作,也赶了过来。看到了赵铁柱用银针扎针,韩国栋流血了,也为赵铁柱担心起来。

这会儿马鑫海看到院长在场,落井下石,放开胆子继续讥讽:“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回要出事故了!”

在马鑫海冷嘲热讽时,赵铁柱沉着冷静,专注扎针。这一次暗暗动用了神农玄功内力,将内力按压银针末端,捻动银针,很快内力就顺着银针渗入百会穴和风府穴。内力就像股股暖流,在韩国栋身体内游动。

立时奇迹出现了,刚才的流血止住了不说,韩国栋这会儿不再呻吟,而是很舒服地哼了一下。

这显著的变化让马鑫海傻眼了,不过他还是不相信赵铁柱会用银针降血压,继续讥讽着:“我就不信扎几针能起作用?这高血压可是顽症。”

赵铁柱不再理会马鑫海,继续专注扎针。这一次越扎越顺利,曲池、足三里、阳陵泉、行间、昆仑都扎到位了。

“好了,扎针结束了。”赵铁柱舒了口气。

“就这几针能有啥效果?”马鑫海继续讥讽。

仅仅五分钟后,高美玉的声音传来:“病人醒了,太好啦!”

高美玉这么一提醒,韩梦瑶和孙兰看向韩国栋,惊喜不断。

“铁柱,太棒了,你这神针太绝了。”韩梦瑶刚才担心的很,这会儿看到爸爸醒过来了,不由得对赵铁柱的神针绝技刮目相看。

孙兰竖起拇指夸口:“铁柱,你真是神医用神针,起死回生!”

梁舒蕾和高美玉双双看向赵铁柱,这对美女医生俏护士发现,赵铁柱的神针绝技帅呆了,酷毙了。她们看赵铁柱的眼神水波流盼,这种眼神,很显然是心醉了。

杨志国则高声赞叹:“铁柱啊!当之无愧小神医。”

所有人赞叹赵铁柱,马鑫海嫉妒的两眼差点冒出绿火,这会儿仍不服气地说:“病人醒来能算什么,有本事把血压降下来,有没有胆量测一下血压?”

不想赵铁柱却不慌不忙地说:“急什么,我还要进行第二步治疗,配一副中药才可痊愈。”

接下来,在众人关注的眼神中,赵铁柱开始配制中药了。赵铁柱将梁舒蕾抓来的罗布麻、夏枯草、钩藤、天麻、杜仲、决明子、葛根、青木香等中药混合研磨成粉末状。

赵铁柱将随身携带的一桶茶油拿出来,让高美玉拿来一个医用碗。他将茶油倒入碗中,然后将药粉倒入茶油中,进行搅拌。

搅拌均匀后,赵铁柱对着梁舒蕾和高美玉说:“中药配好了,可以服下去了。”

不想马鑫海看到这是茶油,更是讥讽起来:“这种油咋能让病人喝下去呢!这要是喝下去,不出问题才怪。”

马鑫海唯恐天下不乱,一旁的杨志国看得愤愤不平。本来想训斥一下的,但想到还是冷静一些,把赵铁柱治疗病人的过程看完再说。

赵铁柱这一次让梁舒蕾和高美玉共同配合,将一大碗特制的中药给韩国栋服下去了。

很快,让人惊喜的事儿出现了。但见韩国栋的面色由苍白无血色变为红润,他的眼睛由刚才的暗淡无神变得炯炯有神,喉咙口响动了一下。

“爸,您好点没?”韩梦瑶忍不住地问起韩国栋。

韩国栋看到女儿,高兴地回答:“瑶儿,爸感到精神好多了,头脑特别清醒,人也变得有力气。”

韩国栋吐字清晰,发音洪亮,这和刚才微弱无力判若两人。

“我要下床。”韩国栋感到力气恢复了,就要下床。

孙兰不放心,扶了扶。可韩国栋站稳脚跟后,就不让孙兰扶了,自个走路。在急诊室走了三个来回,一点事儿都没有。

“我全好了!这下可以回集团总部开新一轮的董事会了。”韩国栋高兴万分地说。

赵铁柱却提醒道:“韩伯,您是大病初愈,不可立即工作,得在饮食和睡眠上调养一下才行。”

“铁柱啊!你又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这救命之恩,定当涌泉相报。”韩国栋对赵铁柱感激不已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