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狂扁采花贼/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我住这里,你住哪?不行,你是主人,我是客人,我去客卧。”梁舒蕾哪里能够喧宾夺主,最尊贵的人就是赵铁柱。

可赵铁柱一把拉住梁舒蕾的玉手说:“梁姐,别推辞,我平时不住这里,这主卧也是空着的。你一定要答应,把这里当自己的家。我这钥匙,你拿着,方便出入。”

赵铁柱说完,就将自己的钥匙塞给梁舒蕾。梁舒蕾在异地工作,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各方面不容易。而赵铁柱给她无微不至的关心,这让她不由得对他感激不已。

梁舒蕾很想说一番感谢的话,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

赵铁柱看到梁舒蕾脸色有些疲倦,知道她最近工作生活压力大,得放松放松才行,于是关切地提醒:“梁姐,你最近太累,去洗浴间冲个澡缓解疲乏。”

梁舒蕾点点头,的确最近太忙了,没有好好洗个热水澡,浑身不舒服,于是去了洗浴间洗澡。

赵铁柱耳边听到了洗浴间哗啦啦的流水声,这声音让赵铁柱内心有些躁动不安。尤其是洗浴间的毛玻璃门印出梁舒蕾那诱人的身子,让赵铁柱浮想联翩。

不过赵铁柱必须克制,自己对梁舒蕾没有什么念想。只是看她异地工作,找个住宿不容易,给她提供方便而已。

这会儿趁着梁舒蕾洗澡,得离城回村了。赵铁柱准备悄悄离去,还未走到门口时,耳边听到梁舒蕾的声音:“铁柱,好像浴室窗外有个黑影,我怕鬼。”

这声音因为隔着毛玻璃门,隐隐约约的,但赵铁柱练功升级,听力极好,依然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赵铁柱听到梁舒蕾惊慌失措的声音,并没有慌张。他靠近洗浴间,隔着毛玻璃门轻声安慰:“梁姐,这世上没有鬼,别怕。”

“可我真的觉得窗外有个黑影呀!”梁舒蕾怯怯地说。

这句话引起赵铁柱的警觉,为了搞清楚是不是真的有黑影,赵铁柱去了厨房。通过厨房窗户往洗浴间的窗户看去,果然看到一个蒙着头套的黑影趴在窗外的燃气管道上,从窗户缝隙往里探。

赵铁柱仔细观察,发现那黑影嘴里含着什么东西,通过窗户缝往里吹着什么。

要是吹毒气,可不得了。赵铁柱哪里再能看下去了,决定狠狠收拾。这会儿他看到厨房里有一大桶溞水,这溞水因为放置时间长,发霉变臭,极其难闻,原来是高美玉做饭做菜忘了倒掉。

赵铁柱连忙提起这桶溞水,快步走到洗浴间毛玻璃门边,用手推了推,却发现推不动,原来毛玻璃门锁着。

“梁姐,开门。”赵铁柱轻声说。

可奇怪的是,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理说梁舒蕾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一定会开门的。一种不祥的预感传来,赵铁柱果断一脚蹬开毛玻璃门,立时一幕让赵铁柱义愤填膺的事儿浮现眼帘。

但见那个蒙着头套的黑衣人面对浑身无力的梁舒蕾,迫不及待地解着裤腰带,很显然要图谋不轨。赵铁柱蹬门而入,把黑衣人的好事搅黄了。黑衣人看到了赵铁柱,吓得浑身打颤。

赵铁柱看到这黑衣人好像有点眼熟,可因为戴着头套,一时又不好确定,大喝道:“好大的胆子,竟然翻窗行不轨之事,看我一拳头砸你一个满脸桃花开。”

赵铁柱说完,举起神农拳,暗暗运足力气,朝着黑衣人的头部狠狠砸去。

“砰”地一声,黑衣人的头部被砸出一个大包,疼得如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这嚎叫声赵铁柱听出来了,怎么好像某个人的声音啊!赵铁柱快步上前,一把扯掉黑衣人的头套,立时看到了那男人的面容。

这不是马鑫海么?

“马鑫海,你个王八蛋,被院长痛斥回家反省一个月,竟然不思悔改,翻窗户陷害梁姐,我踹死你。”赵铁柱气不打一出来,一脚朝着马鑫海的肚子狠狠地踹过去。

马鑫海疼得双手捂住腹部,弓着身子痛苦不堪。

马鑫海在地上打滚时,赵铁柱看到了一把烟枪,迅速捡起来,对着马鑫海厉声质问:“王八蛋,你是不是用烟枪对着梁舒蕾吹了毒烟?”

马鑫海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赵铁柱看到马鑫海一副欠揍的表情,连忙将一大桶溞水狠狠地泼了半桶到马鑫海的嘴里。

“咔咔咔”马鑫海感到一阵窒息,喉咙口被堵住了,一阵刺鼻的霉臭味让他差点熏晕。

“快说,要是不说实话,老子将另外半桶溞水泼到你嘴里。”赵铁柱威逼着。

马鑫海怕赵铁柱灌溞水,只得耷拉着脑袋说出了自己的丑陋罪行:“爷爷饶命,我招了,这烟枪吹的烟雾是迷幻散,人吸了就会昏迷。”

赵铁柱听到这里,厉声痛斥:“王八蛋,真是丧尽天良,天理不容,老子抽你丫的。”紧接着,赵铁柱狠狠暴打马鑫海两耳光,打得马鑫海耳朵嗡嗡响,两眼直冒金星,差点晕倒在地。

“快把所有犯罪事实交代出来,不然我饶不了你。”赵铁柱继续发威。

马鑫海被赵铁柱打怕了,捂住打肿的嘴脸说出实情:

“爷爷别打了,我全招了。我今天被院长痛批心情不爽,想解解闷儿。考虑你不住这里,我就偷偷顺着天然气管道爬上来。看到洗浴间有灯,我以为是高美玉在洗澡,也就将迷幻散吹进去。不想我翻窗进来,却是梁舒蕾。”

赵铁柱听到这里更加愤愤不平,这个马鑫海,分明是打高美玉的主意。幸好自己带着梁舒蕾来到这里,也幸好自己没有离开,要不然这梁舒蕾就要被马鑫海糟蹋了。

“马鑫海,你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我灌死你丫的。”赵铁柱血气上涌,将另外半桶溞水狠狠地往马鑫海的嘴里猛灌。

“咔咔咔”马鑫海这一次可惨了,被赵铁柱不停地灌溞水,那种霉臭味和酸骚味让他不停地喘息着。

这整整半桶溞水都被赵铁柱活活地灌进马鑫海的腹中,马鑫海的肚子涨得跟皮球一般鼓鼓的。

“给老子滚蛋。”赵铁柱说完,又对着马鑫海的皮球肚爆踹一脚,马鑫海肚子的脏物就差点要被踹出来。赵铁柱嫌马鑫海吐出来会弄脏洗浴间,一声爆喝:“王八蛋,你从哪里来,就从哪里滚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