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赵铁柱发飙/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铁柱哥,你放心地去办事儿吧!雯儿做好事后,专心等你回来。”张雯雯含情脉脉地说。

赵铁柱发现张雯雯越来越贴心了,很放心地离开了。

赵铁柱快步跟着黑豹往回村的方向走,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找到放火者。

黑豹很快将赵铁柱带到了杨雪莲家,赵铁柱站在杨雪莲家门外,发现雪莲嫂家黑灯瞎火的。

赵铁柱不由得有些奇怪,这是上半夜,平时豆腐坊需要给俏江南大酒店供应优质豆腐和豆浆,上半夜需要忙着制作,只能下半夜才能够休息的。

赵铁柱感到蹊跷时,耳边隐隐约约听到了杨雪莲卧房里有动静。因为卧房前面的窗户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赵铁柱不可能看到卧房里发生啥事情。赵铁柱记起卧房有后窗,于是带着黑豹绕到屋后的卧房窗户边。

让赵铁柱意外的是,这卧房窗户半开着,竟然忘了关,窗户下面有七块火砖摞着,很显然是有人翻窗户进入。

会是谁这么大胆翻窗而入?赵铁柱凑近窗户看进去,虽然屋内光线很暗,但赵铁柱因为修炼神农玄功,并不断练功升级,视力极好。

赵铁柱定住神,看到一个用黑布袋套住头的粗壮男人手持一把板斧,紧紧地抵在杨雪莲的脖子上,穷凶极恶地威吓:“快把钱给老子交出来,要是不交,老子砍断你的脖子。”

这声音赵铁柱听得有些耳熟,但因为这劫匪好像是变着调儿发出来的。又是隔着黑布袋发声,搞得阴阳怪调,好像从地狱中发出来似的,让人不寒而栗,赵铁柱一时也听不出劫匪是谁。

劫匪的装腔作势让赵铁柱愤怒不已,他握紧拳头,心中暗骂:狗日的,竟然入室抢劫,天理不容。

“我只有一万块,在枕头下面。”杨雪莲为了保命,不得不说。这一万块,是她在豆腐坊制作豆腐豆浆,每天有不少豆渣。而神农镇有一家养猪专业户,看中了豆渣,每天开车过来拖运,并按照市场价支付豆渣款。

这一万块,是杨雪莲和这个养猪专业户今天上午结的一笔钱。杨雪莲准备明天存入银行的,却不想天黑就有人来入室抢劫。

劫匪听了杨雪莲的话,心头一喜,连忙将罪恶的手伸进卧床枕头下面,很快拿出一沓红红的人民币。

劫匪拿了钱,杨雪莲满以为他会拿钱走人,却不想劫匪将一万块揣进衣兜后,却赖着不走。

杨雪莲用怯怯的眼神看着劫匪,小心翼翼地问:“这下可以放过我吧?”

劫匪点燃一支烟,盯着杨雪莲丰硕饱满的身子看了又看,用阴阳怪调的声音说:“放了你,哪有那么容易,不如让老子玩玩。”

“你要是得寸进尺,我就喊人了。”杨雪莲真没想到眼前的劫匪这么无耻,抢了钱也就罢了,竟然还打自己的主意。

可劫匪看到杨雪莲想反抗,举起板斧抵住她的喉咙。她感到一阵窒息,脸色苍白,差点晕了过去。

“贱婊子,惹烦了老子,老子就来个先奸后杀。”劫匪说完,一手持板斧,一手揪住杨雪莲外衣领口,用力往下扯。撕拉一声,那外衣扣子被扯掉两颗,杨雪莲的小背心露出来了,那傲人的胸围让劫匪的哈喇子差点流出来了。

“啧啧,简直是超级大奶牛,老子摸摸看。”劫匪说完,邪恶地伸出手摸过去。

杨雪莲的喉咙被劫匪用板斧抵的紧紧的,就像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任由眼前的狼吞噬。

赵铁柱哪里能够再看下去了,此时必须出手,再不出手,雪莲嫂就被这个劫匪侮辱了。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对着身旁的黑豹下令:“黑豹,你丫的快钻窗进去,给我狠狠地咬。”

黑豹听到主人的号令,精神振奋,一跃而起,钻窗而入。在劫匪的咸猪手要得逞时,黑豹其疾如风地扑了过来,一口猛咬劫匪的手。“咔嚓”一声,劫匪的左手食指和中指被咬断,鲜血直流,劫匪忍不住地惨叫起来。

当劫匪看到是一只猎狗咬自己时,惊慌中拿起板斧砍过来。黑豹灵敏闪过,劫匪知道占不到便宜了,提起板斧赶紧逃跑。

劫匪不敢走前门,也不敢翻卧房后窗。他跑到后门,打开门栓逃出来。满以为逃之夭夭时,哪里知道后门边有个威武的小农民。这小农民不是别人,正是赵铁柱。

劫匪看到了吓得冷汗直冒,但他还是壮着胆子举起板斧要砍过来。赵铁柱早有防备,提前爆发。他抬起右腿,对着劫匪持斧头的手腕狠狠踢去。劫匪的手腕骨被踢骨折,板斧脱手而飞。

紧接着,赵铁柱又抡起拳头,对着劫匪的腹部猛击过来。

这拳头气力饱满,爆发力极强,整个地将劫匪给砸飞出去。

“嘣”地一声,劫匪重重地落在五米外的一堆牛粪上。原来是村里一家养牛的用户牵着牛经过这里,牛拉了一堆粪。

劫匪的嘴正好磕在牛粪上,一阵腥臭味让劫匪“咔咔咔”地喘息起来。门牙跌落,腰部骨折,浑身是血,劫匪如杀猪般的惨嚎一浪高过一浪,响彻整个仙女村。

这一次村民被惊动了,纷纷从家里出来,循声赶过来看热闹。

杨雪莲化险为夷,从卧房来到后门外,看到了大快人心的场景。

但见狂扁劫匪的不是别人,正是赵铁柱。

这会儿,赵铁柱在村民的围观中,快步上前,一把扯掉套在劫匪头上的黑布袋。

杨雪莲一眼看到了这劫匪不是别人,正是杀千刀的钱一刀,不由得当众痛斥:“钱一刀,你个人渣王八蛋,抢老娘钱财不说,还欺负老娘,丧尽天良,阴魂不散!”

杨雪莲当众痛斥钱一刀,在场的村民纷纷举拳喊打。钱一刀如老鼠一般无处可藏,只能抱住头部,想逃跑却又畏惧赵铁柱。

赵铁柱想起三十亩鱼塘边上的黑麦草被人烧毁了,连忙从衣兜中掏出打火机,厉声质问:“钱一刀,我问你,这打火机是不是你的?”

钱一刀在村民的围观中,哪敢承认,否认说:“不,不是我的。”

“黑豹,你丫的给我咬他。”赵铁柱发飙了,对着一旁的黑豹下令。

黑豹领命,毫不留情地扑过来,狠狠起咬掉钱一刀的鼻子,鲜血如泉水一般流下来,疼的钱一刀再一次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作者题外话】:感谢亲们对这部书的各种支持,特别感谢td84280430、快男等热心读友捧场打赏,朋友们的一切支持就是我加油写好赵铁柱故事的动力。大大们,让各种支持都来得更猛烈些吧!祝看书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