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白得十八亩地/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民们看到钱一刀如此下场,拍手称快。

赵铁柱嫉恶如仇,继续发飙:“钱一刀,你不承认没关系,我让黑豹继续咬死你。”

接下来,赵铁柱下令黑豹继续发威,对着钱一刀的屁股狠狠地咬了一口,疼的钱一刀再一次鬼哭狼嚎。

赵铁柱这会儿继续厉声质问:“人渣王八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黑豹,继续咬,最好一口咬掉他的蛋蛋,让他断子绝孙。”

钱一刀听到这里,吓得裤裆尿尿了,连忙跪在地上对着赵铁柱求饶:“爷爷,我招,鱼塘放火是我干的。”

“啪啪”两声爆响,赵铁柱抡起手掌,当众对着钱一刀狠狠地暴打两个耳光。立时钱一刀的两脸肿的像小山包,嘴巴被打歪了。钱一刀说话漏风,满嘴是血,就像从地狱中放出来的魔鬼一般。

村民看到钱一刀被赵铁柱暴打,个个欢喜。原来村民对钱一刀这种人渣十分痛恨,这钱一刀仗着自己是村长侄子,平时在村里惹是生非,欺男霸女,耀武扬威,村民敢怒不敢言。却不想这一次赵铁柱痛打钱一刀,村民看的十分解气。

“钱一刀,我没惹你,你为什么要烧我的黑麦草?”赵铁柱暴打钱一刀后,仍然不解气,厉声质问。

钱一刀不由得说出了自己的罪恶动机:“爷爷,本来这鱼塘是我祖传的,却被我赌输了,我不服气。看到你鱼塘鱼儿长成大个,卖了许多钱,我又眼红。趁着张雯雯去了十亩鱼塘,我就趁着天黑用打火机点燃三十亩鱼塘的黑麦草。”

赵铁柱听到这里,更是气愤不已,又一拳砸在钱一刀的额头上。立时额头起了一个大包,疼的钱一刀像条狗一般惨叫。

村民看得拍掌欢呼,他们刚才参入了鱼塘灭火行动,早就痛恨放火者。不想这真凶被赵铁柱揪出来暴打,真是罪有应得,大快人心。

赵铁柱仍不解恨,这会儿当着杨雪莲的面继续质问钱一刀:“钱一刀,对我的黑麦草下手后,你为啥要对我雪莲嫂下手啊?快说,再不说,我打你个满脸桃花开。”

赵铁柱边说边抡起拳头要再给一拳,钱一刀被赵铁柱打怕了,连忙跪地求饶说出实情:

“爷爷,我最近去城里天上人间寻乐子,把钱花了个精光,想弄点钱再去潇洒。看到每天上午有镇里的养猪专业户来豆腐坊拖运豆腐渣,我就打起了主意。

趁着杨雪莲一人在豆腐坊忙碌,我就在屋外用老虎钳子掐断进户电线,让豆腐坊停电。趁着黑灯瞎火,我撬开卧房后窗闯了进去,对杨雪莲进行抢劫。”

赵铁柱听得拳头握的嘎嘣响,很想再揍一拳。可钱一刀早被赵铁柱打怕了,磕头如捣蒜,高呼爷爷饶命,千不该万不该犯糊涂。

赵铁柱必须继续痛打钱一刀,他抡起铁拳,嘎嘣直响。在场的乡亲们看的胆寒,钱一刀更是感到死亡来临,吓得胆战心惊。

杨雪莲知道赵铁柱武功十分厉害,这一拳砸下去,钱一刀不是死就是残废。杨雪莲连忙对着赵铁柱说:“铁柱,让嫂子打。”

杨雪莲说完,脱下一只鞋,对着钱一刀的脸部“啪啪”暴打。这鞋是硬塑料,十分坚硬,打的钱一刀再一次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这声音听在所有人的耳里,比世界上最优美的音乐还要好听,

钱一刀惨嚎时,身子扭曲着。啪嗒一声,一沓钱从衣兜掉出来,砸在地上。杨雪莲捡起被抢劫的钱,失而复得,稍稍平静下来。

可赵铁柱却不能平静,自己一半的黑麦草被烧毁了,这损失太惨重了,必须追讨回来。

赵铁柱想到这里,当着众乡亲们的面义正言辞地对着钱一刀说:“钱一刀,我这黑麦草被烧毁了一半,影响各种野味鱼的生长,所有损失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得负全责,进行赔偿。”

赵铁柱这么一说,乡亲们高呼:“钱一刀,快赔偿铁柱损失。”

“你要是不赔偿,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

钱一刀被激起公愤,像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不过钱一刀却一副苦瓜脸说:“我没钱啊!我赔不起!”

“乡亲们一起说说,这事儿该咋办?”赵铁柱强忍住愤怒,转向乡亲们。

“咱们捡砖头,砸死这个人渣王八蛋。”二毛在人群中第一个发话了,他非常痛恨钱一刀。这黑麦草烧毁了不少,哪肯罢休的,捡起砖头就砸了过来。正好砸在钱一刀的肚子上,疼的钱一刀捂住肚子满地哀嚎。

二毛带了头,其余的乡亲们也跟着捡东西砸过来。但凡是地上有什么,就捡什么砸过来。什么砖头、瓦片、土坷垃纷纷砸过来,就像下大冰雹一般,砸的钱一刀哭爹喊娘,连忙求饶:“别砸了,我赔还不行吗?”

钱一刀当众说赔偿,乡亲们就不再砸了。赵铁柱当众厉声质问钱一刀:“姓钱的,怎么个赔法?”

“我家还有一片地儿,正好在三十亩鱼塘附近,是十八亩地。本来是良田的,但被我荒废了,现在就把这十八亩地给你,算是赔偿损失。”钱一刀一脸落魄地说。

赵铁柱正需要土地扩大种药产业,不由得暗自窃喜,不过他当众说:“钱一刀,这是你家的自留地,你作为赔偿,光你一个人说了不算,得让村长通过,转到我的自留地上才行。”

赵铁柱这么要求,钱一刀苦着脸。恰好这时,村长钱大富走进了人群,很快得知侄子的丑陋罪行,不由得当众骂道:“你这个败家侄子,给我们钱家祖宗丢脸。罢了,我这个村长只能同意了,将这十八亩地转给赵铁柱。”

接下来,让所有人欢天喜地的是,村长钱大富被迫开了一个证明,上面写明钱一刀将十八亩自留地转给赵铁柱,同时钱一刀和赵铁柱签了字,村长代表村委会盖了村公章。所有手续办好了,钱一刀彻底惨败,成了一只落水狗,爬着逃开。

村长钱大富对着不成器的侄子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赵铁柱白得十八亩地,感到意外之喜。

虽然黑麦草被毁了一半,但因祸得福。赵铁柱从钱一刀这里得了十八亩地,为进一步扩大种药规模提供了必要条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