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温柔的暴力警花/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王大猛后悔也迟了,赵铁柱对着王大猛说了一句:“姓王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王大猛听到这句话,立时晕了过去。

两个警员就拖着王大猛往电梯里走去,就像拖着一头肥猪一般。

陈思琼进入806室,苏红娇还惊魂未定,但看到警察已经牢牢控制了局面,已经将所有青龙会的成员抓捕归案,终于舒了口气。

陈思琼从苏红娇口中了解到青龙会来俏江南的目的,并不是来收取保护费,而是逼着苏红娇在转让酒店合同上签字。

“太猖狂了,看来青龙会的黑恶势力必须严厉打击。”陈思琼嫉恶如仇地握紧拳头说。

赵铁柱听到这里,说:“陈队,必须严打,治安维稳社会才和谐安定。”

“铁柱,这事儿我会向上级领导反映,进一步掌握好青龙会的各种罪行,然后部署更多警力,端掉青龙会这股黑恶势力。”陈思琼下定决心说。

“好!陈警官,我代表俏江南感谢了。”苏红娇巴不得丰山市掀起一场打黑行动。最近虽然俏江南大酒店生意火爆,可时不时有青龙会的人来闹事,让她一直惶惶不安。

“不客气,这是我们警方应该做的。对了,我顺便单独向铁柱了解一下案发的经过。”陈思琼从苏红娇这里了解案情后,记起要重点向赵铁柱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于是说。

接下来,陈思琼在隔壁的一间办公室,单独问着赵铁柱情况。

整个事情经过陈思琼了解完了,忍不住地问:“铁柱,那个王大猛,功夫十分了得。不瞒你说,我上个月带着四名警员去一家酒吧抓捕他,四名警员负伤了,我也被他击了一拳。你一个人将王大猛打成落水狗,究竟用的是什么功夫?”

不想赵铁柱拍了拍腰间的一个小布袋,说:“我没用啥功夫,就靠这。”

当陈思琼得知赵铁柱头部被王大猛击中,倒地醒来急中生智,用野山椒粉撒向王大猛的眼睛。趁着王大猛揉眼睛时,开始反攻,不由得对着赵铁柱赞叹不已:“铁柱,你真是智勇双全。看你额头有点青紫,我给你揉揉。”

接下来,让赵铁柱意想不到的事儿出现了。陈思琼让他躺卧在沙发上,亲自给自己按摩头部。

赵铁柱平时总是给人按摩的,却不想这一次被陈思琼按摩。陈思琼按摩头部时,赵铁柱感到她特别温柔。以前陈思琼是个火爆脾气,可发现陈思琼这会儿变得温柔如水。赵铁柱知道,这陈思琼是对自己一个人温柔。

“啊——”赵铁柱舒服的不行,忍不住地爽出声来。

陈思琼立即停止了按摩,担心地问:“铁柱,是不是很疼?那我轻点儿。”

不想赵铁柱却说:“好爽,继续按摩。”

陈思琼听到赵铁柱很舒服,也就继续按摩头部。陈思琼微微躬身,她傲人的两团自然下垂,就像两枚硕果一般摇摇欲坠。随着她按摩的动作颤颤巍巍,赵铁柱看得口干舌燥,不好,自己下面有反应了。

赵铁柱其实头部不碍事,因为修炼神农玄功内力,具有自我修复能力。这会儿他不能再让陈思琼按摩下去了,他担心身体会不受控制。

赵铁柱赶紧对着陈思琼说:“思琼,我没事了,你可以停下了。”

陈思琼看到赵铁柱没事,也就不再继续按摩了。

陈思琼按摩完了,赵铁柱好多了,这会儿不经意地看到陈思琼身子晃荡了一下,好像要栽倒在地的样子。

赵铁柱是个医生,一眼就看到陈思琼身体虚脱的很。刚才给自己按摩,自己只顾舒爽,可忽略了陈思琼身体有异样。

“思琼,你气色不好,身体虚,快躺在沙发上,我来给你检查。”赵铁柱以一个医生的口吻对着陈思琼说。

陈思琼曾经脸上的痘痘被赵铁柱用雪顶红花粉治好了,自己原来脾气火爆,也被赵铁柱用清热解火的药方治愈。

陈思琼因为长期办案,工作压力特别大,加班加点是常事不说,担任刑警工作其实是十分危险的事儿,身心疲惫,甚至连睡觉也想着办案破案。

陈思琼知道自己的病,不抱希望地摇摇头说:“铁柱,不用给我看了,看了也没有用的。”

不想赵铁柱却说:“思琼,别灰心呀!我还没给你检查呢!你这种虚脱的样子,我敢断定,你身体已经严重报警了。如果再不治疗,会有生命危险。你这么年轻,还有父母等着尽孝呢!”

陈思琼听到这里,不知怎的,泪水从眼眶溢出来。赵铁柱发现陈思琼一定有许多身体疾病,更是对着陈思琼说:“思琼,配合我的检查吧!只有身体健康,你才能够继续当好人民警察,打黑行动还要靠你健康的身体做保证呢!”

赵铁柱这么一说,陈思琼觉得太有理了,于是躺在沙发上,配合着他的检查。

赵铁柱因为被陈思琼按摩一番后,神清志爽,精气神旺盛。这会儿扣住陈思琼的手腕,暗暗动用内力探脉。内力细若游丝,在陈思琼体内游走一圈,很快赵铁柱就探测到陈思琼身体虚脱的原因,不由得脸色凝重起来。

“铁柱,究竟是啥原因?”陈思琼忍不住地问。

赵铁柱却说:“思琼,你有内伤,伤到了心肺处,造成心肌劳损,难怪身体这么虚脱。”

陈思琼真没想到赵铁柱判断的这么正确,说实话,自己前段时间去了人民医院就诊过,通过医疗仪器检查,自己的心肺有问题。当时检查了一整天,才得出这个结论,不想赵铁柱仅仅扣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就准备判断出来了。

“铁柱,你真会看病,不过这病治不了。”陈思琼有些灰心地说。原来陈思琼在医院检查出来了,医院方面判定为内伤,并不能贸然进行手术治疗,只能开一些疗养身体的药给她医治。

这是保守治疗,见效不大。加上陈思琼平时工作太忙,加班加点,身体又超负荷运转,自然这心肌劳损就越发严重,时不时容易发晕。

在陈思琼不抱希望时,赵铁柱自信地说:“思琼,你的病我能治。”

赵铁柱如此自信,让陈思琼不好再质疑了。不管怎样,赵铁柱关心自己的健康,既然他说能治好,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让他治,死马当活马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