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究竟谁祸害谁?/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看过去时,发现陈思琼舒服的模样儿美极了。但见她秀眼微闭,朱唇轻启,脸泛桃红。

因为只穿着一件内衣和一条小裤,那雪白的身子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赵铁柱只看一眼,就感到身体不受控制。

赵铁柱按摩力不从心,他停止了。可他一停止,陈思琼就催促着:“铁柱,别停下嘛,求你了。”

陈思琼撒娇的声音极为悦耳,让赵铁柱从肌肤到骨髓一般地舒爽。赵铁柱也就继续按摩起来,丝丝内力如股股暖流,不断地渗入陈思琼的身体。

陈思琼立时感到身上十万零八千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就像被电熨斗熨过一般舒服。刚才是清凉,这会儿是温热,可谓冰火两重天。

“铁柱,真没想到你的按摩这么神奇。我这会儿一点都不胀痛了,整个身体轻飘飘的,要飞升上天了。”陈思琼忍不住地赞叹赵铁柱的神奇按摩术,她赞叹之后,身子一抽,两腿夹紧,一股暖流从体内溢出。

赵铁柱意外发现陈思琼小裤湿漉漉的,不由得身体感到无比的燥热难受。

必须住手,不然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赵铁柱赶紧停止了按摩,可这会儿陈思琼的爽感戛然而止,继续催促赵铁柱说:“铁柱,咋又停止了?快继续呀!”

可赵铁柱一脸正色说:“思琼,按摩完成了,我抽针后再给你服一味药粉就痊愈了。”

在陈思琼半信半疑中,赵铁柱以极快的手法将十二根银针抽出来。

赵铁柱将药盒中的金钗石斛粉末让陈思琼服一口,让陈思琼惊喜的是,她服下后,感到一股清凉之气渗入身体,蔓延全身。立时气血通畅,精神饱满,浑身有了力气。

“这药粉也这么神奇啊!”陈思琼对赵铁柱的金钗石斛赞不绝口。

赵铁柱自豪一笑:“我这是金钗石斛,能够快速补血益气呢!”

“这么贵重的药物,太感谢了!”陈思琼听说过石斛,这可是名贵中药,不由得感激说。

赵铁柱却摆摆手说:“别这么客套啊!咱们都不是外人。对了,你现在可以去洗浴间冲个热水澡,看一下身体有啥变化。要是身体哪里有不舒服,可以随时反馈给我。”

赵铁柱对自己无微不至地关心,对自己的健康极其负责,让陈思琼感动不已。她高兴地去了洗浴间,在脱去内衣时,陈思琼发现自己的内衣扣带松了。羞人哪,刚才赵铁柱那么按摩,肯定是把自己这地方看了个遍。

陈思琼红着脸脱掉内衣后,又开始脱小裤裤。更让她脸红到脖子根的事儿出现了,她发现自己的小裤湿漉漉的一大片。这一定是刚才赵铁柱给自己按摩,自己舒服的不行,无意中湿了。这被赵铁柱看到了,真是让自己害臊。

不过陈思琼虽然害臊,但想到自己进洗浴间是观察赵铁柱的治疗效果的。于是打开热水,在花洒下淋浴起来。

当身体上涂抹的一层药糊糊被冲干净时,陈思琼看向自己的身体,意外发现那些刀疤不见了。不仅刀疤不见了,从锁骨到胸部平平的,原来那种凹陷奇迹般地消失了。

是不是眼睛花了?陈思琼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肌肉,疼的龇牙咧嘴才知道这是真的。

为了看仔细,陈思琼对着洗浴间的墙面镜打量自己的身子,发现肌肤白嫩如雪,水润富有光泽。没有刀疤和凹陷,整个身子完美无瑕,就像一块白玉一般,让自己看的目瞪口呆。

这个铁柱,不仅把刀疤和凹陷治好了,还让自己全身美白。这治病和美容双管齐下,让自己健康又美丽。

健康美丽,自己活得更自信。

陈思琼发现彻底痊愈了,心情变得格外舒畅。她因为激动,竟然忘了穿衣服,直接跑到了办公间,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你看我的身体都好了,你的医术太牛叉了,简直是超级大神医。”

赵铁柱看向陈思琼,立时脸红心跳。陈思琼竟然光溜溜一个白条儿,不由得赶紧挪开视线,对着陈思琼说:“思琼,好了就行,没啥事我要走了。”

赵铁柱说完,就要快步离开办公间。可陈思琼哪里肯让他就这么走的,反正在按摩时,自己的身子被他看了个遍,也不在乎他再看。陈思琼快步上前,一把握住赵铁柱。

感受到赵铁柱迅速膨胀的弧度,陈思琼不由得芳心一颤,一脸吃惊地看着赵铁柱。

赵铁柱被陈思琼牢牢握着,喘着粗气说:“思琼,别这样啊!你这是管杀不管埋,我可玩不起。”

哪里知道陈思琼却大胆说:“铁柱,你治好我的伤病,这条命是你捡回来的,我现在也没啥能够报答你的,只能来个以身相许。”

“别——”赵铁柱准备拒绝,可话还未说完,陈思琼就解开了赵铁柱的裤腰带,她跪在赵铁柱面前。

赵铁柱只感到自己被柔软的东西包裹着,整个身子轻飘飘的,简直羽化成仙。

一个小时后,陈思琼才停止了动作,大口地喘着气。她一脸后怕地看着赵铁柱,娇嗔着:“你个铁柱,我还以为你能够败下来的,却发现你就是个牛犊子。”

赵铁柱感到身心无比畅快,自豪一笑:“思琼,我没想到你的口技这么好,你是不是练过的?”

“坏死哪!我还是第一次,都是你把我祸害了。”陈思琼美美地白了赵铁柱一眼。

赵铁柱虽然心里很爽,可还是一脸无辜地说:“思琼,究竟谁祸害谁?我是被你拖下水的好不好。”

“就是你祸害的。”陈思琼刁蛮地说。心里却对赵铁柱的医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医术已经达到出神入化,让自己以身相许的地步。

两个人谈话间,都将衣服穿戴好了。陈思琼气色更加红润,而赵铁柱精神饱满。陈思琼该回警局了,离别时,和赵铁柱依依不舍。

“铁柱,我要回警局,最近很忙的,我有点担心身体会反弹。”陈思琼有些后顾之忧地说。

赵铁柱却笑道:“思琼,不用担心,把我的金钗石斛粉拿一些用用!记得一天服一口,服完了,再打电话给我要,我敞开给你供应。”

陈思琼非常感谢地接过了赵铁柱提供的金钗石斛粉,在离开房间时,陈思琼忍不住地主动热吻赵铁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