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苏红娇的诱惑/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丰盛的很,有丰山卤鸡、如意蛋卷、干烧黄鱼、菊花桂鱼、蟹粉焖豆腐、神仙老鸭煲、青菜虾肉饺、特制烤鸭……

每道菜色香味俱全,极大地刺激着赵铁柱本来就饥肠辘辘的肚腹。

除了有许多精品菜肴外,还有两大瓶拉菲红酒。这拉菲红酒赵铁柱一看就价值不菲,应该是多年陈酿的顶级好酒。

“你们都下去吧!”苏红娇对着上菜的十二个美女服务员说。

“是,请经理和尊贵的先生慢用。”十二个美女服务员毕恭毕敬地说完,就迈着优雅的步伐退去了。

总统套房的门自动关上了,这整个套房,就剩下了赵铁柱和苏红娇。

“铁柱,这两瓶拉菲红酒可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每瓶一万块呢!”苏红娇边说边给自己和赵铁柱各倒满高脚杯。

“为我们更好的合作双赢,干杯!”苏红娇边说边端着高脚杯,和赵铁柱碰杯。

两个人一饮而尽。

“这酒真香,还有股辛辣味,喝着真爽。”赵铁柱第一次喝这么名贵的拉菲红酒,不由得胃口大开,赞不绝口。

苏红娇看到赵铁柱爱喝拉菲红酒,笑道:“铁柱,姐其实经常喝的,看你这么喜欢喝,就多喝一点吧!”

苏红娇说完,就又给赵铁柱倒拉菲红酒。

赵铁柱连喝两杯,苏红娇就不停地让赵铁柱吃菜。赵铁柱吃了丰山卤鸡和如意蛋卷,赞不绝口:“苏姐,这卤鸡色泽红润,肉质肥而不腻,外脆里嫩,口感好得很哪!还有这如意蛋卷,吃起来又香又酥,回味无穷。”

苏红娇笑道:“这是咱们酒店的特色菜呢!选用的是丰山市三黄鸡,这蛋卷也是选用的三黄鸡鸡蛋。”

赵铁柱一听,忍不住问道:“苏姐,这三黄鸡还算不错,在哪里采购的啊?”

苏红娇一听,苦着脸说:“铁柱,不瞒你说,姐刚开始在鸡贩子手中采购。不想这些人不诚信,大多是以次充好,影响口味和品质,影响了酒店生意。为了保证采购到正宗三黄鸡,姐就派范小刚带人下乡散着采购,自然有些麻烦。”

赵铁柱听到这里,想起自己正在大力搞养鸡产业,让沈水仙嫂子批量孵化三黄鸡,于是说:“苏姐,这种局面很快就要扭转了。不瞒你说,我除了种药养鱼,还在搞养鸡产业。等我的三黄鸡批量养殖长成熟,我可以保质保量供应。”

“真的?”苏红娇惊喜不已地问。

“当然啦!前段时间养了许多三黄鸡,有相当多卖给了春风大酒店。”赵铁柱喝了个半醉,也不隐瞒什么,就像倒黄豆似地说出来了。

“你真偏心,竟然给我闺蜜郭晓芸合作,把姐忘一边了。”苏红娇故意嘟着小嘴,一脸受委屈的样子。

赵铁柱安慰道:“苏姐,我正在进行机器孵化,很快就会孵化成功的,到时候批量养殖,我能够保证满足你。”

苏红娇看到赵铁柱做出保证,兴致一来,就将左脚脱掉鞋子,从桌子下面伸到赵铁柱的大腿,往上磨蹭着。

这个苏红娇,不是赤裸裸的诱惑么?不管了,任她这样吧!

赵铁柱没有阻止,苏红娇继续大胆地磨蹭。不知不觉,磨蹭到了赵铁柱的裤裆下面,立时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不由得芳心一颤,瞪大秀眼娇嗔:“你个坏小子,这么快就不老实了。”

赵铁柱一脸无辜地说:“苏姐,究竟谁不老实啊?你别冤枉老实人。”

“你就不老实,给姐说,你和郭晓芸有过关系没?”苏红娇已经喝得半醉,尽问些不正经的事儿,和刚才那种一本正经地谈合作简直判若两人。

赵铁柱感到苏红娇用一脸饥渴的眼神看着自己,心想自己酒足菜饱,得离开了。不然这个苏红娇缠着自己,自己可不能回村呢!于是说:“苏姐,你可别瞎想,我和郭晓芸只是做生意而已,根本没有的事儿。对了,天晚了,我要回去了。”

赵铁柱说完,就要离开。

可苏红娇其实早就芳心驿动了,今天的赵铁柱表现太优秀了,她哪里肯放过呢!赵铁柱刚起身,苏红娇就像一只母狼似的,从后面一把抱住赵铁柱。

赵铁柱被苏红娇一抱,立时感到两团柔软挤压着后背。这会儿,苏红娇故意像磨盘碾米一般,磨蹭得赵铁柱迈不动脚步。赵铁柱喘着粗气说:“苏姐,别这样,我还要回去呢!”

“哼,你不会是回神农镇找我的闺蜜好上吧!不行,你必须和姐好一次。”苏红娇醉酒后,显得泼辣和放纵。

赵铁柱一阵无语,而这会儿,苏红娇加大攻势,她转过身,一把握住赵铁柱。

再次感受到惊心动魄的尺寸,苏红娇竟然一阵窃喜。这个铁柱,简直是越来越强了。

赵铁柱喝的半醉,看着眼前的苏红娇,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去了外衣,只穿着一件镂空的黑色小衣。

看着苏红娇诱人的身子,还有她那勾魂眼,赵铁柱再也控制不住了,反正是苏红娇主动勾引的。这送上门的便宜,自己不占白不占。想到这里,赵铁柱也就放开了。

很快,总统套房里,漾起了一对男女演奏双重唱的声音……

两个小时后,两个人才云收雨散。

苏红娇脸色变得极其红润,肤色水润富有光泽,就像经过雨露滋润的花儿一般娇艳无比。而赵铁柱发现自己气力饱满,精气神十足,心情也格外舒畅。本来今天忙碌了许多事儿,有些困倦,却发现这一刻所有的压抑和疲乏一扫而光。

赵铁柱觉得该离城回村了,于是对着苏红娇说:“苏姐,我村里还有事儿,得回去了。”

苏红娇看到已经是凌晨零点了,有点担心赵铁柱的安全,她说:“铁柱,你骑摩托车太不安全了,要不,姐开车送你。”

苏红娇边说边要起身,却发现骨头都快散架了,浑身像面团一般柔软。

“苏姐,你咋啦?是不是不舒服?”赵铁柱看到苏红娇一脸犯愁的样子,关切地问。

不想苏红娇瞪了赵铁柱一眼,娇嗔着:“都是你折腾的,把姐害苦了,连起身都不行。”

赵铁柱这才知道是这么回事,不由得暗自窃喜,自己越来越厉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