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绝品按摩神医/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两个人的目光又迅速收回来了,赵铁柱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儿。他走到通风窗前,想到半夜有老鼠顺着通风窗爬进来祸害小鸡,于是大声说:“月娥婶,找一块钢丝网,一些钉子和一把钉锤过来。”

秦月娥连连点头应声,准备去了。

很快秦月娥就将赵铁柱所需之物拿了过来,赵铁柱开始钉钢丝网了。因为通风窗顶端比较高,秦月娥看到赵铁柱站在地上够不着,就搬来了一个高脚凳。赵铁柱站在高脚凳上,秦月娥就开始递钢丝网和钉锤、钉子了。

秦月娥递东西时,因为面对面,加上赵铁柱居高临下,很轻易地看到了秦月娥的身子极为诱人,不由得有些失神。

“铁柱,这高脚凳四只腿长短不一,晃悠悠的,让婶来扶。”秦月娥看到赵铁柱站在高脚凳上摇摇晃晃的,连忙双手扶住。

秦月娥无意中抱住了赵铁柱的腿,感受到赵铁柱腿部的肌肉无比的强壮,鼻子中闻到了一阵很好闻的男人汗味,忍不住地看到赵铁柱那健壮的身体,结实的身板,处处散发着阳刚之气。

秦月娥不由得方寸大乱,这个铁柱,又壮又帅,英气逼人。

赵铁柱站稳后,专心钉钢丝网。让秦月娥佩服的是,赵铁柱钉钢丝网,钉得十分牢靠,严严实实没有一点儿缝隙,不可能再有老鼠来侵害小鸡了。

“太棒了,铁柱。”赵铁柱钉完了钢丝网,秦月娥忍不住地赞叹起来。

赵铁柱呵呵一笑:“月娥婶,这个不算啥。对了,接下来这鸡舍的清洁也要做,拖把在哪里,我来拖地。”

秦月娥笑道:“铁柱,你可是大老板,哪里能够拖地呢!我来吧!”

秦月娥说完,就在墙脚找到拖把,开始拖起地来。

可拖着拖着,秦月娥有些气喘。原来这鸡舍的范围比较大,地上有些脏,自然拖一会儿就比较累。

赵铁柱看到秦月娥气喘时,她的身子极为诱人,不过他只是欣赏而已。这会儿他上前,一把夺过拖把,对着秦月娥说:“月娥婶,还是让我来拖吧!你洒点水就行。”

秦月娥感激地说:“铁柱,你可真贴心,辛苦你了,婶这就洒水。”

秦月娥提来一桶水,将整个鸡舍洒了一遍水。

赵铁柱专心拖地,他并不知道,秦月娥看着他拖地板,看的有些入神。

这个铁柱,真想不到样样能干,地板拖得又好又快,简直是无所不能啊!

只可惜自家男人死得早,自己命苦,哎……

秦月娥七想八想,耳边传来了赵铁柱的声音“月娥婶,已经拖完了。”

秦月娥回过神来,看到这地板又光又亮,就像镜子一般,不由得夸赞赵铁柱:“铁柱,你可真勤快啊!大小事样样能干,要是谁做你媳妇,可有福气啦!”

秦月娥说这句话时,快步走过来。她要接过赵铁柱的拖把,去外面冲洗一下,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刚拖的地面又湿又滑。秦月娥一不小心滑倒在地,因为距离远,赵铁柱来不及扶。

“哎哟”秦月娥惨叫一声,她的膝盖被摔得生疼,双手捂住膝盖,眼泪在眼眶直打转转,但她极力克制自己不在赵铁柱面前流泪。

赵铁柱看到秦月娥摔伤了,脸色一凝,快步上前,对着秦月娥说:“月娥婶,忍着点,我马上给您检查。”

秦月娥知道赵铁柱是个医生,很配合地点点头。

因为鸡舍检查摔伤不方便,赵铁柱于是干脆抱起秦月娥,快步走向鸡舍旁边一个卧房,这个卧房是秦月娥上夜班时临时的住处。

秦月娥被赵铁柱放在卧房床上。

“月娥婶,把双腿伸直,我把您的裤子挽起来。”赵铁柱说完,就将秦月娥的裤子挽到了大腿上,很快秦月娥的膝盖露出来了。

目测膝盖红肿起来,还有不少血印子,有少量血液流出来。

赵铁柱用手摸了摸,不想秦月娥秀眉紧皱,咬着牙直哆嗦:“好疼。”

赵铁柱安慰道:“月娥婶,您这跌打损伤,有些严重,按照常规方法治疗,至少要一个星期才能够好。”

秦月娥一听这么严重,不由得发愁说:“铁柱,婶还要料理养殖场呢!活没干好,膝盖却摔伤了,婶真笨。”

赵铁柱却说:“婶,不怪您。没事的,我用按摩和中药就可以立马根治。”

“真的这么见效?”秦月娥有些半信半疑地问。

“试试就知道啦!对了,婶,别紧张,我给您放点音乐,让您舒缓一下。”赵铁柱说完,就掏出苹果7S手机,播放了一首愉悦轻快的音乐。

秦月娥很快就放松了不少,趁着秦月娥放松的时候,赵铁柱抓紧时间治疗跌打损伤了。

赵铁柱开始动用内力按摩,丝丝内力就像股股暖流,源源不断地渗入秦月娥受伤的膝盖处,秦月娥立时感到那种疼痛肿胀缓解了不少。随着赵铁柱轻重缓急拿捏的十分到位,秦月娥感到越来越舒服了,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了。

“铁柱,真想不到你这按摩就是个绝活啊!”秦月娥忍不住地赞赏着。

赵铁柱看到秦月娥如此赞赏自己的按摩医术,心想,自己再努力一点,将能够极大地活血化瘀,通经活络。按摩到位了,再施用中药效果就显著了。

想到这里,赵铁柱继续按摩起来。仅仅按摩三分钟,秦月娥感到舒爽得不行。

“铁柱,婶感到长了翅膀,飞了起来,舒服的很。”秦月娥说完,身子一抽,两腿一紧,她感到有股暖流从身体里出来。

秦月娥不由得脸一红,赶紧用手去遮住。可还是被赵铁柱看到了,赵铁柱一愣神,就停止了按摩。

“铁柱,继续呀!婶求你了。”秦月娥催促着。

赵铁柱也就机械地按摩起来,而秦月娥则舒服得爽出声来。这浅吟低唱极为悦耳,让赵铁柱有些浮想联翩。

不好,不能再继续了,必须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赵铁柱提醒自己,果断停止按摩。

可秦月娥还意犹未尽,欲罢不能,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别停。”

但赵铁柱却一脸正色说:“婶,按摩已经结束了,我必须给您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赵铁柱说完,就从衣兜中掏出药盒,取出两样粉末。一个是雪顶红花粉,一个是金钗石斛粉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