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神医和邪医的较量/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神农养心丸,其实就是治疗精神受到刺激的良药,选用十八味天然野生药草精心配制而成。

赵铁柱打开药盒,发现有十七味中草药,唯一没有的就是油茶。而看到文花刚才采摘了一竹篓油茶,连忙提醒说:“文花,将你采摘的油茶挑出三颗最好的,洗干净碾成粉末,待会我要配药用。”

文花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按照赵铁柱的吩咐去做了,很快就将碾成粉末的油茶递过来。

在递过来时,赵铁柱已经将十七味中草药按照一定比例碾成粉末。将这油茶粉末糅合进去,采用内力搓揉烘干,最后成了一个玻璃珠大小的药丸。

“好了,可以服用了。”赵铁柱配好了神农养心丸,舒了口气,对着文花说。

可巫医讥讽的声音传来:“小农民,一颗破丸子,怎么能治被魔鬼附体的病呢?”

巫医一讥讽,村民们也跟着起哄:“是啊!这烂草丸怎么能治怪病?”

“铁柱哥,这药丸真的管用么?”文花心里敲锣打鼓,忍不住地问着赵铁柱。

“唉!我家慧儿命苦啊!”文德水长叹口气,对赵铁柱的药丸不抱希望。

讥讽声、质疑声此起彼伏,赵铁柱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他将配好的神农养心丸准备塞到文慧口中。

哪知文慧不肯,因为精神错乱,恐惧症发作,她将赵铁柱错当成了巫医。想起刚才喝的符水让自己肚子疼,连忙骂着:“你这个邪医,又给我送毒药,我可不想被你毒死。你快滚,不然我咬死你。”

“小农民,听到了吗?连鬼附体的病人都说你的药丸是毒药!”巫医唯恐天下不乱,见缝插针地讥讽起来,这声音格外刺耳。

赵铁柱知道自己不能给文慧服药丸,只能朝着文德水和文花说:“文叔、文花,你们帮一个忙,把这药丸喂下去。”赵铁柱知道不能接近文慧,文慧始终把自己当做给她服毒的巫医。

文德水和文花尽管对赵铁柱能治好文慧半信半疑,但他们还是迫切期待文慧能够好起来,因此父女俩还是肯帮忙的。最终父女俩想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把馒头开个小孔,将药丸放入孔中,然后填充好,看起来没有一点破绽。

这个时候,文慧稍稍清醒了一些,感到肚子饿了。父女俩适时地把馒头送上,很快,文慧就大口地吃下了。

不想吃下后,文慧抱住腹部疼痛叫唤。紧接着又抱住头,痛苦万分。

“我的头要爆炸,难受啊!你们给我下了毒药,我饶不了你们。”文慧受不了,声嘶力竭地低吼着。赵铁柱为了让药丸在文慧体内起作用,果断点了昏睡穴,让文慧入睡。

赵铁柱将捆绑文慧的绳子解开,让她平躺在一张竹床上。

这时,巫医讥讽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农民,那个破药丸,果然有毒。魔鬼没赶出来不说,病人还腹痛头晕。你没治好,该按照规则绑在巫神庙前耻辱柱上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了。”

“事情还没有结束呢!”赵铁柱淡淡一笑道。

很快,让人意外的事情出现了。

文慧在竹床上睡了十分钟后缓缓醒来,直接下床走路。第一眼就看到了文德水和文花,喊了起来:“阿爸,阿妹。”

这一声亲热称呼,让父女俩很高兴,这说明文慧神志清醒。

众人看到文慧的喜人变化,拍掌欢呼,喊着“竟然治好了,真是神医啊!”

文慧听到神医,很是不解,对着文德水和文花问:“阿爸、阿妹,是谁治好我的呀?”

文德水和文花抬起头朝着一边看去,咦,人呢?

原来赵铁柱感到尿急,溜出去钻进附近茅厕小解。

在赵铁柱小解时,急功近利的巫医要抢功劳,很无耻地对着文慧说了一句:“是我刚才的符水救了你!”

文慧刚才被赵铁柱点了昏睡穴,虽然醒过来了,可脑子空空的,已经把刚才所经历过的事情忘了,并不知道自己刚才被巫医虐待,一时不知所云。而巫医更是无耻,抓住机会,对着众村民反问:“大家说是不是啊?”

文德水和文花不敢站出来说实话,因为巫医一双狠辣的目光朝着他们扫了一眼,仿佛在暗示不能说话。

而这个时候,众村民由于长期被巫医控制了精神,明知道不是巫医治好的,却没有一个敢带头出来反抗巫医。

赵铁柱小解完来到现场,看到巫医不仅抢功劳,还妖言惑众,是可忍孰不可忍。俗话说,正邪不两立。如果不站出来揭发巫医的丑陋罪行,正义不能伸张,邪恶就会抬头。

赵铁柱大义担肩,站出来直面巫医,义正言辞地说:“无耻邪医,你刚才的符水就是毒水。”

“胡说,我这是巫神庙的圣水。”巫医大声地辩解。

赵铁柱看到那个铜碗在地上,还有小半碗残留的符水,捡起碗来,递给巫医说:“敢不敢当众喝下去?”

巫医有些犹豫,而赵铁柱故意激将着:“巫神庙的圣水,怎么也不敢喝了?”

巫医被赵铁柱当众激将,也就端起铜碗将残留的符水喝下去。巫医肚子立即胀痛起来,哇地一声吐了一口血水,浑身抽搐着。

赵铁柱看到村民们目瞪口呆,大声揭穿说:“村民们,大家都看到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圣水,这就是有毒的水。巫医喝了都中毒,大家更不能喝。”

赵铁柱彻底揭穿巫医的丑陋罪行,让村民个个痛恨无比,他们用愤怒的眼神看着罪大恶极的巫医。巫医的老脸青一块紫一块,很想有个地缝钻下去。

文慧从赵铁柱和巫医较量中,明白了自己所受的虐待,连忙问旁边的文花。文花被赵铁柱一身正气感染,就把刚才所发生之事说了。

文慧义愤填膺,看了看身上还有淤青,这是刚才巫医用柳树条抽打的伤痕,对着巫医痛斥:“你这个毒手邪医,不仅喂我有毒的符水,还用柳树条抽打我,丧尽天良坏事做绝,大家快把他绑起来。”

但没有人敢绑巫医,巫医发狂了,看到文慧一个柔弱小女子,竟敢和自己叫板,大为恼火,从女徒弟手中拿起一根铁杖,朝着文慧打过来。

文慧躲闪不及,心想惨了,众人也看得目瞪口呆。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连忙运行神农玄功大力功,双手很轻易地接住铁杖。然后用力一顶,劲力十分强劲,不愧是大力功,力顶千斤。

尽管巫医有些身手,但哪里敌得过赵铁柱的功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