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教训败类父子/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柱哥,快放我下来,要是被人看见了,可不好。”文慧毕竟是黄花大闺女,害羞的紧。这要是被人看见了,被村民一议论,可不好。

赵铁柱呵呵一笑:“文慧,昨晚你不是要嫁给我么?咋这会儿害羞了。”

“坏死啦!昨晚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文慧红着脸说。

“好啦!我放你下来。”赵铁柱蹲下身,放文慧下来。恰好这个时候,这种场景被王虎看到了,更是嫉妒的发狂。

这个小农民,勾搭了文德水的二闺女不说,这会儿又勾搭上了大闺女,而自家儿子王猛却一个都搞不定,这让王虎更是对赵铁柱嫉妒的发狂。

文慧刚刚从赵铁柱的肩膀上下来,王虎就虎着脸走上前,对着赵铁柱讥讽起来:“姓赵的,现在村民们都在旁边的油茶地里,还有文花和她父母都来了,我看你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赵铁柱拍了拍背着的药篓,充满底气地说:“王虎,待会我让村民油茶树的蛀虫全部死光光。”

“哟呵!吹牛吹到天上去了,你背着的不过是几种烂野草而已,能起什么效果。何况这蛀虫,就是一般的农药也打不死。”王虎更是不屑地讥讽起来。

文慧看到王虎讥讽赵铁柱,虽然有些愤愤不平,可心想赵铁柱真能用自己采的几种药草除蛀虫么?

赵铁柱这会儿走向了路边等待自己的村民,发现村民们按照自己的吩咐将喷雾器桶准备好了,桶里装满了水。

再看看文花,早就将粉煤灰准备足了。原来她回家后将情况给爸妈说了,文德水挑了一桶粉煤灰和一桶饮用水,苗腊英和文花各自提着一桶粉煤灰过来了。

天时地利人和,赵铁柱开始配制神农除虫灵。

昨晚临时用的是草木灰,这一次在大白天,用粉煤灰更适合配制神农除虫灵。

赵铁柱当场将背篓中所需要的药草现场捣烂成泥,然后取出药盒,用了一些非常关键性的药粉进行糅合,成为很大的一团。然后分割成小圆球,就像玻璃珠那般大。

文慧和文花看到,这些圆球足足有一千多颗。

“好了,大家都来领除虫灵吧!按照每亩三颗除虫灵算,谁家有多少亩,就领取多少颗。领完后放在油茶林里,选取合适位置点燃,等十分钟就能够看到除虫效果。”赵铁柱对着在场的村民们说。

村民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领取神农除虫灵,因为领取的村民太多,现场秩序有些乱,赵铁柱一个人发放忙不过来。幸好文慧和文花这对姊妹花来帮忙,三个人分发除虫灵,秩序井然,很快将这一千多颗药丸发放完了。

村民们按照赵铁柱的吩咐,将神农除虫灵在自家油茶地里点燃,立时浓烟四起,弥漫整个油茶地,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馨香之气。

可王虎讥讽的声音高声传来:“姓赵的,这种方法要是能除虫,我将寨主之位让给你,可这根本不可能。”

王猛也来到现场,他跟老子一个德性,讥讽赵铁柱:“小农民,你除不了虫,就滚出苗家寨吧!”

村民们在心里敲锣打鼓,不知道赵铁柱这除虫灵是否真的有效果。文德水和苗腊英静静地看着,一言不发。而文慧和文花为赵铁柱捏了一把汗。

在浓烟弥漫的十分钟内,赵铁柱并没有闲着。他不仅要帮助村民除蛀虫,还要帮助村民加速油茶生长。因为大白天不可能当着人的面施展神农甘露雨,赵铁柱灵机一动,配制神农催生剂。

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配制的方法历历在目。幸好文慧的药篓中还有所需的药草,赵铁柱将这些药草捣烂成汁,然后放在文德水挑来的一桶饮用水中。

赵铁柱伸出手,暗暗动用神农甘露术,手掌心涌出大量的神农甘露水来。这神农甘露水可以促进植物快速生长,加上辅以几种药草,能够迅速被油茶树吸收,提高生命力,加速生长。

赵铁柱暗暗施展完神农甘露术,恰好这十分钟过去了。

“乡亲们,大家可以去油茶林看看蛀虫情况了。”赵铁柱对着在场的村民们提醒着。

村民们纷纷进入油茶林,文慧和文花、文德水、苗腊英也跟着进去看情况。

王虎和王猛这对父子却一脸不屑,甩着膀子准备看笑话。

哪里知道各种惊叹的声音不绝于耳:

“真是太牛掰了,这蛀虫一个个从树上掉下来了。”是文德水的惊叹声。

“蛀虫都堆了一地,全部死光光。”苗腊英兴奋不已地赞叹。

“这杀虫真是神奇啊!”文慧钦佩的声音传来。

“铁柱哥不仅会治人的病,连油茶树的病虫害也能根治。”文花高声地赞叹着。

“赵神医是最牛除害专家,让我们种油茶有指望了!”村民们欢呼一片,掌声雷动。

王虎和王猛父子半信半疑,各自钻进了路边的一块油茶林。这一次他们看傻眼了,但见油茶林地块里,蛀虫缀满一地,尸体僵硬,很显然全部死了。

再看看油茶树上的枝叶和果实,根本看不到还有剩余的蛀虫在活动,这杀虫效果简直逆天了。

“邪门了,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王虎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爸,这个小农民一进寨,就成了神样的男人!”王猛有些惊惧地说。

“咱们走!”王虎知道赵铁柱不好对付,想起刚才口出狂言,连忙拉着儿子要溜掉。

但赵铁柱大喝一声:“王虎、王猛,你们休想走,不是刚才讥讽我么?这下怎么说?”

赵铁柱这么一棒喝,在场的村民们也跟着义愤填膺,纷纷将这对败类父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刚才是开个玩笑而已。”王虎又开始翻脸不认账了。

“我也是开玩笑。”王猛也跟着他老子耍起了无赖本性。

对于这种败类父子,跟他们讲理那是对牛弹琴。赵铁柱忍无可忍,伸出手掌,“叭叭”各对两人猛扇一个耳光,打得王虎身子转了好几个圈,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王猛则打得脸上肿成了小山包,成了猪头脸。

众村民看到赵铁柱暴打这对败类父子,一个个看着十分解气。

平时村民被王虎、王猛这对父子欺压,敢怒不敢言。可现在赵铁柱给他们出了口气,让他们扬眉吐气。

“活该!这是作恶的下场。”村民们暗自骂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