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对付强盗不手软/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公,抱紧我们。”文慧和文花恳求着。

赵铁柱将文慧和文花抱得紧紧的,文慧和文花特别珍惜这美好的一晚,赵铁柱给她们一个温暖的拥抱,她们都很知足,很快进入梦乡。

赵铁柱看着文慧和文花就像两支睡莲躺在自己怀里,自己左拥右抱,心中惬意。一阵困意来袭,赵铁柱酣然入梦。

第二天早上八点,村民们都来寨部集合,赵铁柱当众部署采摘和收购油茶的事儿。他让文德水、王大爷带领乡亲们采摘油茶,采摘好的油茶被装进麻布袋,搬运到称重磅前。

赵铁柱让文慧负责称重,文花负责计数,称重计数后的油茶被年轻力壮的留守青年用架子车拉到了苗家河边。

为了将这些油茶运到河对面,赵铁柱将苗家寨最大的木船用上了,安排几个壮汉摆渡。

每个人都有分工,同时相互协作。在赵铁柱的精心部署下,一麻袋一麻袋的油茶不断地运送到了苗家河东岸。

赵铁柱看到整个采摘、称重、运输有条不紊,放下心来。在离开苗家寨之前,赵铁柱想起了一件事儿,那就是汪静委托自己将一个手镯给她奶奶。

赵铁柱通过问文慧、文花,很快知道汪静的奶奶赵秀梅就住在苗家河东岸的汪家寨。赵铁柱抽出身来,单独去汪家寨。

按照文慧和文花所说的具体方位,赵铁柱朝寨中一个单门独户的院落走来。还未靠近,就发现两个身强力壮的大汉鬼鬼祟祟,朝着院落走去。

这两个大汉东张张西望望,赵铁柱赶紧匍匐在地。两个人看到没人,就相互嘀咕了一下,然后往后院走去。

赵铁柱发现两人不走前院,只去后院,觉得更是可疑。为了搞个究竟,他暗暗跟踪。

两大汉像猴子一般翻上了后院墙,轻手轻脚地落入院中。

他们究竟要干嘛?赵铁柱一头雾水。

赵铁柱为了不暴露自己,爬上了院墙外的一棵梧桐树,在上面观察两人的一举一动。

但见后院绿树成荫,芳草萋萋,就像一个后花园,风景独好。

让赵铁柱纳闷的是,这两人并不从后院后门潜入堂屋,而是在后院中寻找着什么。

赵铁柱发现后院种植许多蔬菜,有小白菜、黄瓜、西红柿、青豆角、大蒜、胡萝卜等。看得出赵奶奶很勤劳,种菜自给自足。除了种菜还栽有不少果树,有苹果树、梨树、桃树、橘子树等等。各种果子缀满枝头,悦人眼目。

看着这么多果子,赵铁柱肚子叽叽咕咕地叫了起来。今天只顾安排采购和称重运输工作,早饭都没顾上吃。

在赵铁柱有点饿时,耳边听到一个汉子的声音:“大哥,你看看这棵树值钱么?”

“这树稀罕,准能卖个好价钱。咱们快动手挖走,运到城里卖掉。”另一个声音回应着。

紧接着,赵铁柱看到这两个汉子不停地挖树。

这两人真是丧尽天良,大白天干偷树之事,不能再忍了,赵铁柱准备大喝一声。哪里知道后门打开了,一个老态龙钟的妇人进入后院,直奔两个挖树的汉子。两汉子挖的正起劲,压根也没有注意老妇人来了。

赵铁柱看到,这个老妇人一脸愤怒,用手指着两汉子,哇哇直叫,可就是说不出话来。很明显,这老妇人并不能说话,看样子是个哑巴。

两个汉子看到赵秀梅来了,先是一慌,但随后放胆起来,继续挖树。赵秀梅阻止不住,扑上前用双手死死抱住树。两汉子恼怒了,一把将赵秀梅重重地推倒在地,赵秀梅晕了过去。

两汉子很快将树挖出来了,离开时,一个汉子发现赵秀梅左手腕戴着一个玉镯,立时眼睛一亮,开始取那玉镯。

赵铁柱哪里还能再看下去的,连忙大喝一声:“两个强盗,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又偷又抢,难道你爹妈没教你这是犯法的么?”

赵铁柱怒喝如雷贯耳,让两个大汉心惊胆战。

两个汉子抬头一看,发现院墙外的梧桐树上的赵铁柱,大叫不妙,扛起那棵挖来的树就要从院墙另一角翻墙逃走。

两汉子翻院墙麻利的很,很快翻到墙头。情急之中,赵铁柱从衣兜中掏出针灸盒,取出两枚银针。在梧桐树上居高临下,对着两汉子狠狠投掷过去。

“啊呀”“妈呀”两声惨叫,两汉子的屁股和背部被银针扎中,疼得惨叫一声倒地,跌得头破血流。

赵铁柱从梧桐树上溜到院墙上,然后从院墙溜到院里,快步走到两个鼻青脸肿的大汉前。赵铁柱嫉恶如仇,抡起拳头对着两人的头部暴打,直打得两人满脸桃花开。

两汉子被赵铁柱打怕了,磕头如捣蒜求饶,赵铁柱厉声质问:“你们为何又偷又抢?”

两人被打怂了,只得老老实实交代。赵铁柱很快得知这两人是汪家寨的兄弟俩,名叫汪大牛和汪小牛。他们听说城里园林绿化公司高价收购稀有树木,于是到处寻找能值钱的树,汪小牛打探到赵秀梅家的后院有棵稀罕的树。

虽然汪小牛不知道这究竟是啥树,但直觉告诉他这是稀罕树种能多卖些钱,于是起了歹念,和他大哥汪大牛策划罪恶计划。

今天大白天,汪家寨的村民去村外劳作,兄弟俩就翻院墙偷树。没想到被赵秀梅发现了,不过考虑到她又聋又哑,变得肆无忌惮。汪大牛看到赵秀梅手腕上有玉镯,心想将这玉镯拿到城里的典当行可以换钱,又打起歪主意。

赵铁柱听到这里,义正言辞地问:“你们干这种苟且之事有多长时间?”

“我们这是头一遭。”汪大牛和汪小牛低垂着头说。

赵铁柱心想,这汪大牛和汪小牛的确不能算是惯犯,一般的惯犯根本不是偷树,而且直接进屋盗窃钱财。于是对着汪大牛和汪小牛说:“你们以后不许再犯,如果再犯,我饶不了你们。”

赵铁柱说完,就抬起右脚,对着汪大牛和汪小牛的裆下勾了一下,疼的两人哭爹喊娘。

“滚!”赵铁柱厉声一吼,汪大牛和汪小牛就像获得了特赦令一般,他们赶紧给赵铁柱磕头道谢,然后准备翻院墙溜掉。

但赵铁柱想起了什么,连忙说:“站住。”

“爷爷还有什么事儿吗?我们保证不再犯了,明天我们去城里搬砖。”汪大牛哭丧着脸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