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威武爆发了/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刚给乡亲们发了酬劳,手里没钱。”张雯雯说。

“老子搜身才相信。”墨镜混混说完,一双眼睛盯着张雯雯的身子,却发现她的身子极为傲人,看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口里啧啧赞叹:“果然是个极品大美人啊!老子摸摸你身上的两个馒头。”

其余的两个混子一阵哄堂大笑,就像魔鬼一般看着他们的头领亵渎张雯雯。

赵铁柱看得忍无可忍,狗日的,这不仅是劫财,还打起了张雯雯的主意。

张雯雯大声娇喝:“不许碰我,来人哪,救命呀!”

赵铁柱看到张雯雯喊救命,连忙要冲过去阻止。哪里知道一个黑影飞一般地冲过来,那黑影挥舞镰刀,朝着墨镜混混的咸猪手狠狠砍了一下。

“噢——”墨镜混混杀猪般地惨嚎起来。这声音划破夜空,回荡整个六十亩良田和四十亩鱼塘。

墨镜混混被偷袭,忍住疼,对着一旁的两个混子下令:“你们还不快抄家伙废了他。”

那个耳钉混混和头套混混立即从腰间拔出长刀和铁棍,对着来人一阵狂攻猛打。

“二黑,你快走。”张雯雯看到是孙二黑,担心他受伤,连忙催促着。原来孙二黑在鱼塘边割黑麦草喂鱼,听到张雯雯呼救,就火速赶来。

但孙二黑哪里肯走,他对张雯雯说:“嫂夫人,我走了,这三人不会放过你。”

被孙二黑喊嫂夫人,张雯雯脸微微一红。

这时,耳钉混混和头套混混手持凶器,朝孙二黑猛击过来。孙二黑用镰刀招架不住,本能地往后退,体力不支,口中气喘。

墨镜混混这会儿瞪着血红的眼睛朝着张雯雯步步紧逼,张雯雯吓得不断往后退,一下子绊倒在黑麦草地里。

“小美人,你不给老子十万块,老子就先奸后杀,或者先杀后奸。”墨镜混混手受伤,可他仍然兽性大发。趁着两个小弟围攻孙二黑,他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一般扑向张雯雯。

张雯雯管理鱼塘劳碌一天,浑身发软,两滴清泪顺着香腮滑落。

可墨镜混混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他只顾满足自己的野性。就在关键时刻,赵铁柱威武爆发了。

赵铁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黑麦草地里冲出来,抬起右脚,对着墨镜混混的屁股后面一个爆踹。

这一踹,力发千钧,整个地将墨镜混混踹飞了。嘣地一声,墨镜混混重重地砸在一堆坚硬的石头上。这石头都是鹅卵石,砸的墨镜混混皮开肉绽,头破血流,腰部和腿部骨折,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这声音就像世界上最优美的乐章,赵铁柱听着十分舒爽。

张雯雯化险为夷,看向赵铁柱,喜极而泣:“铁柱哥,你来得太好了。”

赵铁柱看到张雯雯浑身发软,安慰道:“雯雯,让你担惊受怕了。”

“铁柱哥,快去帮忙二黑呀!”张雯雯提醒赵铁柱说。

赵铁柱点点头,立即朝着孙二黑走去。此时耳钉混混持着板刀,头套混混拿着铁棍,将孙二黑逼到鱼塘边。

孙二黑无处可走,准备跳下鱼塘,赵铁柱从后面发动攻势。一拳砸在耳钉混混的后脑勺,一脚踢在头套混混的屁股上。

耳钉混混来不及惨叫就头一晕眼一花,整个人重重地栽进鱼塘里。

头套混混的屁股被踢肿,回头一看,发现是赵铁柱,吓得魂不附体,像一条落水狗一般仓皇逃跑。

“老大威武,老大神勇!”孙二黑看到是赵铁柱救了自己,不由得高声欢呼。

“二黑,好样的,没受伤吧?”赵铁柱关切地问。

“没有,对了,那个头套混混要逃跑,我去追。”孙二黑说完,就拿着镰刀要去追。

可赵铁柱却说:“把你的镰刀给我。”

孙二黑将镰刀递给赵铁柱,赵铁柱将镰刀拿起,暗暗使出神农玄功,锁定目标和方位,然后狠狠地投掷出去。

那镰刀在空中不断地翻转,就像一把暗器一般朝头套混混击去。

头套混混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后背被突如其来的一把镰刀击中。那镰刀刀口刺进后背肌肉,鲜血直流。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他扑通倒地,在地上满地打滚,哀嚎声不断。

“老大这功夫真牛掰!”孙二黑看到赵铁柱用镰刀将头套混混击倒,忍不住地高声赞叹。

“二黑,快把那个头套混混抓过来,咱们把这三人聚到一块儿,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来捣乱。”赵铁柱对着孙二黑说。

“是,老大。”孙二黑说完,就奔过去了。

赵铁柱也不闲着,他看到那个耳钉混混在鱼塘里“咔咔咔”地直喘气,原来是喝了好几口凉水。他快步上前,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就像提一条落水狗一般。

赵铁柱将耳钉混混提到墨镜混混这里,孙二黑将头套混混也抓了过来。三个败类聚在一起,看赵铁柱的眼神充满恐惧。

“你们为什么要来闹事?”赵铁柱当着张雯雯、孙二黑的面厉声质问。

“我们赌博输了,想弄点钱花。”那个墨镜混混战战兢兢地说。

“是吗?”赵铁柱目光犀利地反问。

墨镜混混暗中朝耳钉混混和头套混混使了个眼色,立时耳钉混混和头套混混跟着附和:“是的,我们赌博输光了,就跟着大哥出来打劫。”

墨镜混混这会儿一双贼眼朝着附近的黑麦草地瞅过去,头套混混一双诡异的眼神朝着附近的药地瞅去。这两个人一看就心怀鬼胎,他们的眼神丝毫瞒不过赵铁柱的眼睛。

“雯雯,你去那边黑麦草看看情况。二黑,你去那边药地观察一下。”赵铁柱对着身边的张雯雯和孙二黑说。

两人点点头,各自按照赵铁柱说的去做。

很快,让人愤怒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张雯雯拿着一大瓶药液过来了,而孙二黑拿着一袋药粉过来了。

赵铁柱借着皎洁的月光一看,发现这药瓶外面的文字标注的是剧毒农药,只要投入鱼塘里,各种野生淡水鱼和池塘里的河蚌会被毒死。

这袋药粉更不用说了,纯粹是一种除灭各种植物的毒粉。这要是撒在药草地里,自己辛苦种的金钗石斛、铁皮石斛、雪顶红花都将毒死。

“为什么要下毒?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赵铁柱看着一瓶农药和一袋药粉,拳头握的嘎嘣响,厉声质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