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美女店主夏婉/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太好啦!那个时候我的戏刚拍完,很想回来放松一下呢!要不,咱们一起来这家酒店聚聚。”李雨婷眉飞色舞,心情大好。

赵铁柱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对了,这家酒店的老板是谁呀?我想直接打电话预订一间客房。”李雨婷说。

赵铁柱心想,暂时不告诉李雨婷自己是老板,不然她要问个没完,自己还有事儿要忙,于是说:“婷儿,不用给老板联系,我直接到酒店前台预约一间客房就行。”

“辛苦你啦!咱们三天后相聚,不见不散。”李雨婷说。

“期待咱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婷儿,我这就给你发顺丰快递,让你早点吃到果子。”赵铁柱说。

“铁柱哥,你真会暖人,好啦!我要去拍戏了。”李雨婷说完,就关了微信视频。

赵铁柱和李雨婷聊完微信后,就准备给李雨婷寄人参果了。

顺丰快递就在前面两百米远,赵铁柱开着路虎揽胜到了顺丰快递,将人参果包装好,并对服务员说要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目的地。服务员看了看时间,说明天上午就可以到。赵铁柱付了快递费,走出快递公司大门。

赵铁柱准备开车回家,但意外发现顺丰快递旁边有一家百货店,心想自己有车,买点生活用品带回去。

赵铁柱走进百货店,发现里面的营业面积有两百平方。虽然面积大,百货也多,可生意十分冷清。

赵铁柱走进去的时候,没有其他顾客。这么大的卖场只有一个年约二十六的少妇看守,这少妇身材不错,皮肤白皙,模样儿俊俏,赵铁柱忍不住地多看了一眼。

赵铁柱发现美少妇在营业台很无聊地翻着一本女性杂志,好像在打发时间。

美少妇看到一个小农民走进店里,立即停止翻看杂志。好不容易有了生意,美少妇提起精神,对着赵铁柱说:“欢迎光临本百货店,我是这里的店主,请问您需要什么?”

赵铁柱没想到这美少妇是女店主,服务态度十分热情,不由得笑道:“店主,我随便转转。”

赵铁柱说完,就转悠了一圈,看到有帐篷卖。立时想到张雯雯、二毛、孙二黑因为照看药田鱼塘,都在外面露宿。

二毛和孙二黑是男人,抵抗力还行。可张雯雯身子骨娇柔,晚上睡在帐篷里寒气重,对身体不好,看来还是买好点的帐篷回去。

赵铁柱于是问夏婉:“店主,你这里有没有能够防寒的帐篷?”

女店主听了说:“有,双层的帐篷能够防寒呢!”

女店主边说边抱出一顶帐篷来,赵铁柱看过去,发现帐篷布料厚,做工实,点点头说:“成,还有么?”

“还有两顶呢!”女店主微笑说。

赵铁柱心头一喜,这正好可以给张雯雯、二毛和孙二黑各买一顶,于是说:“店主,我全要了。”

“这位农民兄弟,敢问怎么称呼?”女店主看到赵铁柱买三顶帐篷,态度更是热情起来。

赵铁柱很直爽地回答:“店主,我叫赵铁柱,叫我铁柱好了。”

女店主笑道:“我喊你铁柱,你也不要喊我店主了,直呼我名字,叫我夏婉。”

赵铁柱真没想到夏婉这么随和,在自己的判断中,一般美女比较冷傲,可夏婉美丽热情。这样的好女人,赵铁柱向来很尊重,于是说:“看样子你比我大些,直呼你名字不太合适,我还是喊你婉姐吧!”

夏婉脸微微一红,不过心底里还是很高兴,这么快就有一个憨厚的农民兄弟喊自己姐姐,这也是缘分吧!

两个人姐弟相称,距离拉近了许多。这会儿,赵铁柱笑问:“婉姐,有暖和的被子么?”

夏婉指了指货架上打包好的被子说:“铁柱,这是云丝被,又轻又暖和,你需要多少床?”

“那架子上有多少床?帮我数数。”赵铁柱看到架子上里里外外堆放着云丝被,于是问夏婉。

夏婉看到赵铁柱想买,心里乐开了花,十分殷勤地数着云丝被。因为架子上的云丝被堆得比较高,她踮着脚数,挺了挺身子,身段曼妙婀娜,赵铁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铁柱,有十二床,都要吗?”夏婉回头看着赵铁柱问。

赵铁柱豪爽的很,大声说:“婉姐,全要了。”

“好勒!”夏婉高兴的合不拢嘴。最近卖云丝被,一直卖不动,没想到赵铁柱一来,就全拿走。

“铁柱,还需要啥?”夏婉笑着问赵铁柱。

赵铁柱看着夏婉的俏脸如桃花般动人,心情一爽,说:“婉姐,我需要一些卫生巾、秋衣秋裤、还有一些小零食。”

夏婉一听,笑问:“铁柱,该不是给媳妇买的吧?”

赵铁柱脸微微一红说:“婉姐,你误会了。”

“那就是女朋友了。”夏婉猜测着。

赵铁柱没有回答,对于夏婉来说就是默认。

让夏婉吃惊的是,赵铁柱要来三套秋衣秋裤,这让夏婉忍不住地问:“铁柱,你女朋友真多啊!”

赵铁柱笑道:“女朋友只有一个,另外两个是给我嫂子买的。”

“你这关心真到位,连两个嫂子都考虑到了,只可惜没人对我这么好。”夏婉越来越羡慕了。

“婉姐,你有男朋友没?你长得这么漂亮,你男朋友一定会关心你的。”赵铁柱问。

不想夏婉被赵铁柱一问,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轻叹口气说:“铁柱,姐没男朋友,姐一年前因为家事被迫嫁给不喜欢的人,婚姻生活很不幸。”

赵铁柱一惊,追问一句:“婉姐,究竟咋啦?”

夏婉用低沉的声音说开了:“铁柱,不瞒你说,我男人马龙喜欢赌博,输光了就来百货店要钱。我不给,他就打我。你看看我这里,都是被他打的。”

夏婉边说边挽起袖子,露出了胳膊。赵铁柱发现白皙的胳膊又青又紫,不由得一阵心疼,愤愤不平地说:“打老婆的男人算什么东西,太不像话了。”

“铁柱,他每次来百货店就是找我要钱去赌博,我不给,他就打我。被他打我含泪忍着,毕竟嫁给他了。可最不能忍受的是,前两天马龙喝的醉醺醺的,带着一个女人回来,当着我的面亲热。

姐再也忍不下去了,主动提出离婚。他说离婚可以,但得给他十万块才愿意离。我这百货店是小本经营,生意本来就冷清,把房租一除,不剩什么钱,哪里有十万块呀!”夏婉犯难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