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浪漫惊喜/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玩起了浪漫,看看野外没其他人,对着丁小燕说:“燕子,闭上眼数三秒,惊喜保证送到。”

丁小燕于是闭上眼睛数秒,赵铁柱拿出花环,悄悄戴在她的头上。这动作很轻,以致于丁小燕感觉不到头上戴着花环。

丁小燕睁开眼,一脸不解地看着赵铁柱,问:“你给我的惊喜呢?”

赵铁柱故意笑道:“燕子,给你闹着玩的。”

“铁柱,你放鸽子,我饶不了你。”丁小燕说完,抡起粉拳追过来。

“来人哪,救命呀!有母狼吃人哪!”赵铁柱边跑边向周围求救。

“你竟然骂我母狼,别跑,看我的棍子。”丁小燕又羞又急,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朝着赵铁柱追打。

“真没想到你比母老虎还凶,小心嫁不出去。”赵铁柱边跑边回头看丁小燕,觉得很好玩,继续开着玩笑。

“要你管!找打!”丁小燕说完,更是挥舞棍子朝赵铁柱追赶。

赵铁柱脚底板像抹油似的,丁小燕追得口中气喘。赵铁柱不时回头看她,发现她的身子越发诱人。赵铁柱哪肯错过这道美丽的风景,忍不住地掏出手机要拍照。

赵铁柱拍照,完全被丁小燕的美感吸引,因此没有再跑,而是将丁小燕最为靓丽的一瞬给抓拍下来。

“咚!”地一声闷响,赵铁柱的头部被木棍击中。他感到头晕目眩,双腿一软,晕了过去。

丁小燕误伤了赵铁柱,吓得上前扶着赵铁柱的肩膀,不停地摇晃喊着:“铁柱,醒醒呀,别吓我,都是我不好。”

可赵铁柱没有醒来,这让丁小燕更是心慌意乱。

“铁柱,你要是不醒来,我也不活了。”丁小燕说完,看到旁边有个深水沟,情绪激动之下,就要冲过去。

突然赵铁柱的声音传来:“燕子,千万别。”

丁小燕这才发现赵铁柱还活着,喜极而泣,上前把赵铁柱的头抱进怀里,用手抚摸着被木棍敲击的地方,愧疚地说:“铁柱,都是我失手打了你,担心死了!”

看着丁小燕为自己担心受怕流泪,赵铁柱安慰道:“燕子,我命大福大没事。”

“没事就放心了,都怪我贪心,要你的惊喜,其实你帮我除飞虫就是最大的惊喜。”丁小燕温柔体贴地说。

赵铁柱笑道:“惊喜其实早送到了,只是你没发现,你抬起头摇晃几下就知道啦!”

经赵铁柱一提醒,丁小燕就试着摇头几下,头上一个东西掉落在地,丁小燕意外发现是一个精美的花环。

丁小燕最喜欢花环了,捧着花环来到赵铁柱身边,对着他说:“铁柱,谢谢你送给我惊喜。”

赵铁柱笑道:“燕子,我给你戴上。你戴上它,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

赵铁柱说完,亲自给丁小燕戴上,丁小燕感到无比的幸福和满足。

“铁柱,我们回家吧!”丁小燕拉着赵铁柱的手,就像拉着男朋友一般。

赵铁柱点点头,不过丁小燕刚才追赶,又惊又吓,这会儿走路十分无力,赵铁柱干脆蹲下身背起她。

丁小燕感到赵铁柱的后背很温暖很安全,赵铁柱一路感受着柔软和芬芳,不知不觉走到丁家村。

“铁柱,放我下来,要是被村民看到了,可不好。”丁小燕有些顾虑地提醒。

赵铁柱看看天色漆黑,村民关门睡觉了,笑道:“燕子,没人看见的,我背你很快到家了。”

丁小燕没有再做声,她很享受被赵铁柱背着。她记起小时候,爸爸也背着自己呢!那种感觉真幸福。

就这样,赵铁柱很快将丁小燕背到篱笆院门。

恰好夏青枝和丁小军在院内,丁小军在摆桌子,夏青枝在端做好的野鸡炖香姑。母子俩正好看到了赵铁柱背着丁小燕,又惊又喜。

“燕儿,你伏在铁柱背上,可别把他累着啊!”夏青枝对着丁小燕说。

丁小燕脸臊得通红,早知道这样就该从赵铁柱背上溜下来。

倒是赵铁柱脑子活络的很,不慌不忙地说:“阿姨,燕子下山脚扭了,不能走路,我就背她回来。”

“不要紧吧?让娘看看。”夏青枝心疼女儿说。

丁小燕哪里能够让娘看的,这不露馅么?连忙遮掩说:“娘,没事儿,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夏青枝看到女儿没啥事,也就放心下来。这会儿看到饭菜备齐,就是少酒,于是对赵铁柱说:“铁柱,你来我们家就是贵客,我得去地窖拿酒。”

“阿姨,不用这么破费。”赵铁柱客套着。

但夏青枝笑道:“这哪能行?无酒不成宴,你和燕儿慢慢聊,我马上把酒拿来。”

夏青枝说完,就去地窖拿酒。

五分钟过去了,没见娘回来,这让丁小燕有些反常,连忙对着一旁的丁小军说:“小军,看看娘咋啦?”

丁小军也有一种不祥预感,赶紧去地窖。很快,丁小军背着晕迷不醒的夏青枝过来了。

“娘——”丁小燕看到夏青枝昏迷不醒,急的流出眼泪。

“都怪我大意,没去地窖拿酒。这地窖本来空气不好,娘身体又虚。”丁小军有些自责地说。

“咱们快送娘上乡卫生院,不然娘有危险。”丁小燕对着丁小军催促。

但赵铁柱大声说:“燕子,小军,来不及了,你娘重度昏迷,必须急救。”

赵铁柱说完,立即扣住夏青枝的人中穴,很快她缓缓醒来。

不过醒来时,夏青枝脸色苍白无血色,浑身无力,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喘气。

“燕子,我问你,你娘身体虚弱,是什么引起的?”赵铁柱开始问丁小燕。

丁小燕说开了:“铁柱,不瞒你说,自我爸走后,我娘终日以泪洗面,不吃不喝,导致身体虚弱,气血亏虚。医院只能开补药,做保守治疗,治标不治本。”

丁小军这会儿很想说话,但话又咽了回去。这个细微动作让赵铁柱观察到了,连忙问:“小军,你也说说情况。”

丁小军看到赵铁柱问自己,也说了出来:“听我娘说,生我的时候难产,身体虚。加上坐月子期间帮忙爸爸种植苹果树,导致产后气血亏虚,身体一直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