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两大意外收获/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二牛看了,立时傻眼了。真没想到自己被赵铁柱打了,慌乱逃跑时不小心将那袋毒品掉落地上,被赵铁柱捡到了。

梅姐这会儿也看到了那正是自己卖给唐二牛的毒品,不由得一脸惊愕。自己倒大霉了,一直走私贩毒,都没啥大风大浪,却不想栽在一个小农民手里。

李明威看到赵铁柱提供的证据,立即对唐二牛和梅姐再审讯。在铁的事实面前,两个人不得不老老实实交代了罪恶行径。

“这两种不同批次的毒品,对吸毒者的身体和精神控制特别强,许多人为了吸毒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你们罪大恶极,会接受法律的严厉审判,全部押回派出所。”李明威义正言辞地对着梅姐、王大、王二和唐二牛痛斥。

临别前,李明威亲自将十万块递给赵铁柱不说,还另外拿出了十万块给赵铁柱,这让赵铁柱十分不解。

“李所长,我只拿回被唐二牛抢的钱就够了,怎么可能还要十万块?”赵铁柱推辞说。

李明威说开了:“赵铁柱,不瞒你说,这个梅姐为首的贩毒团伙,从事贩毒活动很久了,在神农镇一带影响极坏。因为该犯罪团伙十分狡猾,行动诡秘,我们警方多次布控却落网而逃,破案压力越来越大。

为了早日破案维护社会稳定,我们警方在一个月前开始悬赏抓捕。而你今天不仅及时报案,还不顾生命危险抓捕头领,给神农镇除了一害,功不可没。我代表警方将十万块发放给你,作为你协助警方抓捕毒贩的奖金。”

赵铁柱听到是这么回事,心想既然是有赏抓捕,那就收下吧!自己为了抓捕梅姐一伙,斗智斗勇,有惊无险,于是接过十沓钱,说了一声谢谢。

“赵铁柱,你是仙女村的吧?我听说过你种药养鱼搞得红红火火,不赖嘛!”李明威夸了一句。

赵铁柱呵呵一笑:“李所长,过赞了。有空来村里玩,尝尝我养的鱼味道咋样?”

“一定一定!”李明威爽快答应。

李明威离去时,不忘将自己的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上面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是你们村存在治安问题,可以随时打我电话,我立即带人下来维稳。”

赵铁柱接过名片,说:“李所长,多谢了。”

“谈啥谢的,今天我要好好谢你呢!”李明威看到赵铁柱接过了自己的名片,也就放心地上了警车,然后带队将四名罪犯押往神农镇派出所。

赵铁柱带着黑豹上了路虎揽胜,今天追捕梅姐有两大意外收获,一个是意外发现奇珍异草肺形草,一个是意外获得十万元悬赏奖金。

赵铁柱心里美滋滋的,打开了车里的音响,立时轿车里传来了凤凰传奇的歌声《自由飞翔》。赵铁柱听着这欢快的歌声,驾驶着路虎揽胜,往回村的方向开去。

很快到了仙女村,此时月朗星稀。

赵铁柱将路虎车往杨雪莲家开,还未到她家,就看到她家门口围满了一大群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儿。

赵铁柱赶紧将车停在了一棵大树边,然后快步带着黑豹下车。走到杨雪莲家门口,挤进人群,看到了一幕让人揪心的事情。

但见杨雪莲躺在堂屋的一张芦席上,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就像死去一般。

何香姑呼天抢地地哭着:“雪莲啊!你的命真苦哇!你咋这么没福气呢?这豆腐坊越做越好,你却得了大病离开人世。你走了,这豆腐坊谁来打理啊?”

何香姑这么哭着,围观的村民无不抹了一把同情的眼泪。

赵铁柱真没想到自己为了追赶唐二牛花了太多时间,让杨雪莲的病情不能及时根治,出了大问题。立时刚才高兴的劲儿顷刻收敛,心里一沉,快步上前。

赵铁柱心情沉痛,摇晃着杨雪莲的芳肩,喊着:“雪莲嫂,我回迟了,你醒醒呀!睁开眼看看我。”

可是摇晃了好几下,杨雪莲一动不动。

“铁柱啊!不用摇晃了,你雪莲嫂已经走了,一点气都没有了,呜呜呜……她一个离婚的女人,年纪轻轻却活不长,这是老天作孽啊!”何香姑心如死灰,悲痛欲绝。

在场的乡亲们看到这种凄惨样儿,忍不住地哭出声来。

张桂花在场,也哭起来:“雪莲,你是个好女人。每次磨制完豆腐和豆浆,你总是要送给我和你叔。这些天,我和你叔吃了豆腐,身体越来越硬朗,这是托你的福啊!

铁柱有你这个好帮手,也是他的福气。可你突然而去,我们的心像扎了刀子似地疼。”

在所有乡亲们陷入巨大悲痛时,现场有两个人一脸幸灾乐祸。一个是村长钱大富,一个是他儿子钱小富。

“这个贱女人,死了活该!”钱大富平时早就对杨雪莲的美色垂涎三分,因为赵铁柱的缘故,他一直占不到便宜,心里十分窝火。

钱小富也跟着小声嘀咕:“贱嫂嫂,离了婚还假正经。你要是当老子媳妇,也不至于这么短命。”

钱小富也打过杨雪莲的主意,可因为赵铁柱的缘故也不敢轻举妄动。

钱大富和钱小富即使是交头接耳,小声嘀咕,但赵铁柱因为修炼神农玄功,听力十分好,竟然听到了。他从悲痛中抬起头,用仇视的眼神看向钱大富和钱小富,同时握了握拳头。

钱大富和钱小富看到赵铁柱眼睛红了,还紧握拳头,立时后背一凉,不敢再幸灾乐祸了。

赵铁柱克制悲痛的情绪,他意识到悲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会引起钱大富和钱小富这两个人渣的幸灾乐祸。

必须急救杨雪莲,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赵铁柱想到这里,立即大声对着悲痛欲绝的何香姑和张桂花说:“何婶、娘,您们不要哭,我现在给雪莲嫂诊断一下。”

“这个时候还能救么?”何香姑不敢相信地反问。

“太晚了,太晚了!”张桂花绝望地说。

原来何香姑和张桂花探过脉搏,没有跳动,摸过鼻息,也没有气儿。不用问,这样的情况已经死了。

赵铁柱看着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杨雪莲,下定决心说:“何婶、娘,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咱们三人一起将雪莲嫂抬进卧房,我要单独给她诊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