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卧房救治/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香姑和张桂花不抱希望地协助着赵铁柱将杨雪莲抱到了卧房床上。

“何婶、娘,您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给雪莲嫂诊断。”赵铁柱说。

何香姑和张桂花点点头。

何香姑不忘说了一句:“铁柱,有啥需要尽管招呼。”

“好的,何婶。”赵铁柱点点头。

关上了房门后,卧房里,只剩下了赵铁柱和杨雪莲。

雪白的灯光下,赵铁柱看到了杨雪莲那张鹅蛋形的俏脸,还有那丰满的身子,雪白的肌肤,无不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雪莲嫂,你只是睡着了,我绝不相信你离开了我。”赵铁柱看着杨雪莲凄美的模样儿,暗下决心,一定要治好杨雪莲。

赵铁柱用手摸了摸杨雪莲的脉搏,没有跳动,放在鼻息处,也没有气息。不过赵铁柱不灰心,他将手放在杨雪莲的心肺处,暗暗动用内力探脉。

为了探脉准确无误,赵铁柱暗暗提升了内力。这强劲的内力渗入杨雪莲的心肺,就像一股暖流包裹着。

意外的事儿出现了,赵铁柱感应到杨雪莲的心脏极其微弱地跳动了一下。虽然仅仅一下,但赵铁柱大喜过望。

看来还有一丝希望,不过情况也十分严峻,赵铁柱大喜之后感到压力不小。

此时当务之急是帮助杨雪莲恢复正常的心脏跳动,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治疗心脏微弱的方法历历在目。其中采用内力按压心脏的技法吸引了赵铁柱。

赵铁柱将这种技法熟记于心,然后对杨雪莲施救

不过为了确保按压效果,必须将杨雪莲的上衣纽扣解开才行。

解开了杨雪莲的上衣纽扣,那雪白的身子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

赵铁柱心跳加快,脸有些红了,手脚有些发抖,原来杨雪莲的身子太诱人了。说实话,刚才那个梅姐在野外大施美人计,自己可以抵抗得住。可不知怎的,面对杨雪莲,赵铁柱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赵铁柱不能分神,如果不能镇定下来,怎么能够急救杨雪莲?

“上帝啊!你可要帮帮我,我这是给雪莲嫂治病,心里没啥别的念想。要是雪莲嫂有啥意外,我会愧疚万分。她是因为帮我打理豆腐坊操劳过度病成这样,按理说是我没有关心她的身体健康,责任在我,我得努力救活她!”

赵铁柱在心里呼求着上帝,很快镇定下来。

赵铁柱救人如救火,双手暗暗使用神农玄功内力,按压着雪莲嫂的心肺部位。丝丝内力如温泉一般渗入杨雪莲的心脏,将整个心脏包裹。

赵铁柱轻重缓急拿捏的十分到位,内力按压心脏,起到了独特的治疗效果。

仅仅十分钟,杨雪莲的心脏开始恢复跳动。

“呼——”赵铁柱重重地舒了口气,额头上渗满豆大的汗珠。不容易啊!这十分钟几乎把自己修炼的神农玄功所有内力消耗了,头晕目眩,很想睡觉。

但赵铁柱不能睡觉,这帮助杨雪莲恢复心脏跳动其实是第一步,接下来的一步是要根治肺部劳损。

赵铁柱刚才采用内力探脉,其实已经检查出肺部有大问题,尤其是肺部出血很严重。杨雪莲吐血痰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是病症长时间积累的结果,必须根治。否则治标不治本,杨雪莲还会复发。

赵铁柱想起了采回的肺形草,不如拿着那草试试。趁着杨雪莲还未醒来,赵铁柱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出了卧房。

赵铁柱因为内力消耗严重,一脸疲惫。何香姑和张桂花最为担心,上前小声地问赵铁柱:“铁柱,咋样了?有希望么?”

赵铁柱没有回答,只是朝着卧房看了一眼,然后不声不响地往堂屋外走。

“这是咋回事呀?”何香姑轻叹口气自问。

张桂花却说:“大妹子,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吧!”

何香姑和张桂花进了卧房,看到杨雪莲仍然紧闭双眼,不由得绝望地叹道:“哎,老天呀!你咋这么造孽呀!”

何香姑和张桂花绝望的声音被堂屋内的村民听到了,一个个绝望地摇头叹息。

钱大富和钱小富却继续幸灾乐祸。

正在这时,赵铁柱已经拿了一把肺形草回来了。

“何婶、娘,您们别灰心,雪莲嫂的病有救。”赵铁柱看到何香姑和张桂花在悲痛地叹息,连忙安慰道。

“铁柱,你雪莲嫂到现在还是一动不动的,这哪里有救呀?”何香姑不相信地问。

“铁柱啊!你别安慰娘了,娘舍不得你雪莲嫂走啊!”张桂花悲痛地说。

赵铁柱自信地说:“何婶、娘,您们放心吧!我能够治好的。”

赵铁柱说完,想到该使用肺形草了。不过这肺形草直接捣烂让杨雪莲服下去是不行的,只能使用流质食物。

想到这里,赵铁柱对着何香姑说:“何婶,您快去豆腐坊端一碗鲜豆浆过来,我要立即用的。”

“好,婶这就去弄。”何香姑说完,就离开了卧房直奔豆腐坊。

很快何香姑端来一碗热情腾腾的鲜豆浆,赵铁柱拿出肺形草,捣烂成汁水,然后倒入豆浆碗中。

赵铁柱用调羹搅拌均匀,看到调好了,于是让何婶过来帮忙,扶着杨雪莲靠在床头,亲自将肺形草豆浆喂给杨雪莲。

不想正喂的时候,一个嘲讽的声音传来:“这种烂草汁和豆浆混合,哪里能够治病呢?”

紧接着,又一个声音嘲讽起来:“这么个治法,只会闹笑话。”

赵铁柱抬起头看过去,发现堂屋中,钱大富和钱小富混在村民后面讥讽起来。

赵铁柱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顶了一句:“钱大富,钱小富,你们不要嘲笑,我这可是奇特的药草。”

“明明是外面的烂野草,猪都不一定吃,你却说成是药草,荒唐!”钱小富刚才瞅到赵铁柱带回来的野草,就像村外的猪草一般。虽然形状有点奇怪,可在钱小富眼中,这样的怪野草,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钱小富,如果我这药草能治病咋办?”赵铁柱当众大声反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