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妙药小神医/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小富一直是赵铁柱的死对头,心想村民在场,不如让他当众出丑,于是打起赌来:“赵铁柱,如果你治不好,得给我当众喊爷爷,磕十二个响头。反过来如果你治好了,我也这样,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一旁的钱大富也跟儿子一样的心态,确信赵铁柱这种烂野草根本不可能起死回生,于是对着赵铁柱放话:“赵铁柱,这世上只有华佗才能起死回生,可你不是华佗。你要是治好杨雪莲,我就让出村长位子。”

“铁柱,别理会村长父子,这明摆着想让你当众出丑。”何香姑一眼就看穿了钱大富和钱小富的圈套,连忙提醒赵铁柱。

张桂花也插话说:“铁柱,村长父子不好惹,咱们就当没听见。”

面对何香姑和张桂花的劝阻,赵铁柱却没有选择忍气吞声,直面钱大富和钱小富,当众大声说:“钱大富、钱小富,你们不是想让我出丑吗?好!我愿赌服输。这碗药草豆浆,我喂下去,能否治好有乡亲们在场作见证。”

钱小富一听赵铁柱愿意赌了,立时脸上露出得意的阴笑,对着赵铁柱故意竖起拇指赞叹:“有种!”可是心里却暗骂:“傻逼,待会你治不好,就得给老子喊爷爷磕十二个响头。”

钱大富也一脸得意,赵铁柱无可救药,给自己的儿子喊爷爷磕头,那自己也跟着出了口气。想到这里,钱大富的脸上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铁柱,你傻呀!你看村长父子那得意劲,你不怕丢脸,娘还怕丢赵家祖宗的脸呢!”张桂花抱怨地说。

何香姑没有说话,只是摇头叹息。这个村长父子,一直是赵铁柱的死对头。如果赵铁柱是村长的话,那就好了,乡亲们也不会受钱大富钱小富欺压了。

在场的村民也无不替赵铁柱愤愤不平,可他们怕村长以权压人,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村民都替赵铁柱捏了一把汗。

赵铁柱却显得镇定自若,他用调羹一勺一勺地喂给杨雪莲。

不一会儿,一整碗豆浆喂到了杨雪莲的嘴里。

杨雪莲仍然一动不动,这会儿钱大富和钱小富不无得意。钱小富讥讽赵铁柱:“姓赵的,这野草没效果,该当众跪下喊我爷爷了。”

赵铁柱直面钱小富说:“急什么,我这刚喂下去,得五分钟才有效果。”

“是吗?我盯着表看,如果超过五分钟没效果,你也输了。”钱小富故意刁难着。

在场的村民替赵铁柱担心起来,巴不得杨雪莲能够醒来。五分钟的时间,此时显得相当漫长。

“还有三十秒就五分钟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姓赵的,你认——”钱小富后面的输字还未说出口,何香姑惊喜的声音传来:“雪莲的眼皮子在眨了。”

紧接着,张桂花欣喜的声音传来:“雪莲的嘴唇也在动了,好像要说话。”

钱小富看过去时,意外发现杨雪莲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和一旁的钱大富立时傻眼了,这个杨雪莲,不是已经死了么?咋赵铁柱一碗野草豆浆就能起死回生。

太不可思议了,钱大富和钱小富难堪的很,额头上渗满汗珠。

在场的乡亲们看到了杨雪莲醒来,无不对赵铁柱拍掌欢呼:

“铁柱是华佗在世,妙药回春。”

“铁柱是妙药小神医,能起死回生。”

“铁柱医术越来越牛叉了,咱们有病找他治!”

……

在乡亲们赞不绝口时,杨雪莲的脸色迅速发生好转,由最先的苍白色转为正常的红润。心脏跳动正常,脉搏正常,呼吸正常,体力恢复了,头脑异常清醒。

杨雪莲自个从床上下来,走起路来脚步轻快。整个人变得肤白貌美身材好,引得在场的乡亲们羡慕不已。

钱大富和钱小富哪里能够再呆下去的,想到刚才讥讽赵铁柱的事儿,他们趁着乡亲们没有注意就要开溜。

哪里知道一溜出堂屋,黑豹却对这两个人狂吠起来,不让两个人往前走一步。

原来黑豹早就对这两个嘲弄主人的小人看不顺眼了,在关键时刻,它堵死了去路。

黑豹的狂吠引起了乡亲们的注意,也引起了赵铁柱的注意。

赵铁柱想到雪莲嫂治好了,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得当众狠狠收拾一下这对败类父子,于是霸气一吼:“钱大富、钱小富,你们两个哪里溜,得兑现刚才的赌注。”

立时钱大富和钱小富无地自容,很想有个地缝钻下去,可又不能。

“钱小富,快给我跪下喊爷爷,磕十二个响头。”赵铁柱对着钱小富厉声一吼,吓得钱小富胆战心惊。

此时乡亲们也愤怒起来,举拳高呼:“快兑现赌注。”

黑豹也虎视眈眈地看着钱小富,钱小富生怕黑豹咬上一口,更害怕赵铁柱的拳头。他不顾钱大富在场,乖乖地当众跪在赵铁柱面前,口里喊着“爷爷!”同时磕起了响头。

所有人看得十分解气,杨雪莲看得抿嘴偷笑。赵铁柱看着杨雪莲抿嘴偷笑的模样儿美极了,心头一爽。自己狠狠当众教训钱小富,不仅给自己和乡亲们出了口恶气,也让雪莲嫂高兴了一回。

何香姑和张桂花也看着十分解气,刚才她们担心赵铁柱会输呢!这一次赵铁柱利用神奇医术治愈杨雪莲,给所有人出了口气。

钱大富看着儿子喊赵铁柱爷爷,并磕着响头,差点气的吐血,可一想这怪不得谁。

钱大富哪里能够在这呆着,准备再次开溜,但黑豹却一口咬住了他的左腿。疼的钱大富妈呀惨叫,这惨叫声吸引了赵铁柱和众乡亲们。

众乡亲痛恨钱大富,一个村民气愤不过,斗胆质问:“村长,不是你说铁柱治好了杨雪莲的病,就让出村长位子么?”

钱大富哪里肯让出村长之位,刚才他讥讽赵铁柱,那是信口开河,随便说说而已。此时钱大富耍起无赖说:“我刚才说过么?我怎么记不起来。”

赵铁柱真没想到钱大富比他儿子钱小富还要无耻,明明说了的,却装糊涂。这明摆着是耍赖,而且还在乡亲们共同作证的情况下翻脸不认账,十足无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