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不畏小人捣乱/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马鑫海看到众人在场,觉得这正是给赵铁柱制造麻烦的机会,何况这会儿正是电视直播。如果赵铁柱治疗失败,那就丢人现眼,这是自己期望的结果。

马鑫海唯恐天下不乱地说:“小农民,我可不是捣乱,你这疗法才是扯淡。”马鑫海为了当众侮辱赵铁柱,故意将扯淡两个字加大了音量。

俗话说士可杀不可辱,赵铁柱哪里能忍气吞声的。这个马鑫海,一直是自己的死对头,在人民医院势不两立。这会儿自己没惹他,他却要胡搅蛮缠,而且是在自己治病的时候。这让赵铁柱气愤不已,握紧双拳,就要冲过去。

何诗诗见状,赶紧拦住,说:“铁柱,别冲动,这个人渣明摆着就是来闹事的,你当务之急是治疗小花呢!”

被何诗诗这么提醒,赵铁柱立即想到小花的治疗必须马上开始。再不治疗,只会延误最佳治疗时机。一旦小花错过了,她的左腿就彻底残了。

必须忍,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小花,必须克制。赵铁柱在心里提醒自己。

赵铁柱这会儿强压心头的怒火,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针灸接骨上来。

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的神农接骨针历历在目。赵铁柱胸有成竹,拿着一根银针,对着小花的骨折处扎下去。

“啊——”小花感到一阵钻心的疼,就差点眼泪流出来了。原来赵铁柱的这一针,深入骨髓,自然疼痛难忍。

“小花,要是疼的话,把妈妈抱紧。”雪莉看到小花疼痛难忍,连忙安慰着她。小花赶紧抱住雪莉,雪莉安慰女儿说:“小花,忍着点,爸爸给你治病呢!要坚强啊!”

被妈妈这么安慰,小花极力克制疼痛,尽量不叫第二声。

这会儿,马鑫海听到了小花疼痛出声,更是大声讥讽起来:“这种荒唐的治法,不闹出人命才怪。”

“马鑫海,你不要瞎喷!我要是治得好怎么办?”赵铁柱首针扎的干脆利落,心稍稍平稳下来。他看到马鑫海又在讥讽自己,这会他实在忍无可忍,顶了一句。

不想马鑫海落井下石,对着赵铁柱当众大声说:“你要是治得好,我就跟着你姓赵。不过你要是治不好,就得跟我姓马,并喊我一百声马爷爷,怎么样?”

“铁柱,别和这种人渣打赌,他分明是想当众侮辱你。”何诗诗连忙提醒赵铁柱。

可赵铁柱却直面马鑫海,当众大声说:“马鑫海,这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当然不会反悔,有这么多人在场。”马鑫海压根就不相信赵铁柱的破针能够接骨,他振振有词地说。

这会儿,刘丽君替赵铁柱担心起来,提醒说:“铁柱,不要和马鑫海赌啊!马鑫海是什么人谁都清楚,在场的嘉宾朋友们在摇头呢!你可千万别和这种小人打赌。”

可赵铁柱却说:“丽君,马鑫海这种人我要给他点教训,小花的腿折到现在越发严重。除了腿受伤重外,也与他敷衍了事有关。”

刘丽君心底里十分痛恨马鑫海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对赵铁柱说:“铁柱,对于这种小人,咱们就当是条疯狗在叫。你好好治疗,加油,祝你好运!”

“丽君,谢谢你为我加油,托你吉言。”赵铁柱深受鼓舞地说。

“铁柱,嘉宾朋友也在给你加油呢!”刘丽君边说边看向整个庆功宴的嘉宾朋友。

赵铁柱随着刘丽君的视线看过去,发现所有嘉宾朋友在热烈欢呼:“赵董加油!赵董必胜!”

赵铁柱被所有人鼓舞,信心倍增。

这会儿,何诗诗也给赵铁柱打气:“铁柱,马鑫海这种人不理会他,咱们一起配合好,一心一意将小花的腿治好。”

赵铁柱感到何诗诗非常理解和支持自己,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力量,说:“诗诗,有你在我身边,一切拦路虎是纸老虎。”

“嗯,加油,我期待你优秀的表现。”何诗诗充满信心,满眼期待。

接下来,赵铁柱继续采用神农接骨针。

但见赵铁柱左右两手各持一根银针,对着小花骨折扎下去,扎针轻快准稳。让小花吃惊的是,除了第一针比较疼外,第二针、第三针都不疼。赵铁柱一口气给小花扎了十二针,这扎针手法娴熟自如,如行云流水,酣畅淋漓。

扎完针之后,赵铁柱并没有歇一口气,而是逐个捏住银针末端,暗暗动用神农玄功内力。随着银针旋转,将内力渗入小花的骨折处。

十二道内力渗入骨折处,两边的骨头不断靠拢。当赵铁柱停止施加内力,两边的骨头正好合拢。

“啊——啊——”小花忍不住地叫出声来。

马鑫海听到小花在叫,更是大声讥讽起来:“小农民,这样治疗,快弄出人命,没听到小花在惨叫么?”

马鑫海这么讥讽,小花连忙说:“我是因为腿部温温热热,酥酥麻麻,很舒服才喊出声来的。”

马鑫海一愣,不过他还是不相信赵铁柱这种疗法有啥效果,继续讥讽着:“管舒服有个屁用,这针灸哪里能够治疗骨折。”

马鑫海刚刚讥讽,小花又喊起来:“好疼啊!轻点儿,啊——”

原来赵铁柱在骨折合拢的基础上再次动用内力加速愈合。这力道有些强,小花忍不住地痛苦喊出声来。

而马鑫海哪里知道赵铁柱在用内力接骨,加速愈合。他以为小花这么痛,肯定是治疗出现大问题,于是继续卖力地嘲讽起来:“赵铁柱,你这么治疗,荒唐至极,让小花疼痛难忍。肯定是又弄骨折了!”

赵铁柱这会儿已经停止了内力接骨,整个接骨过程已经做到位了,可以舒口气了。听到马鑫海这么讥讽自己,他哪里还能够忍受下去的,大声说:“马鑫海,别瞎说,小花的骨折已经治好了。”

“笑话,我要拍个片子看一下。”马鑫海大声提议说。

紧接着,马鑫海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市人民医院的一辆医疗车开了过来。这医疗车里有一台便携式拍片机器,能够对小花的腿骨精确拍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