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贴心御姐医生/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刚才狂追飞车党消耗了不少体能,的确有些疲乏,不想这会儿梁舒蕾主动提出给自己按摩。赵铁柱求之不得,连忙说:“梁姐,你真温柔。”

梁舒蕾听到赵铁柱夸自己温柔,美美地抛来一个妩媚的眼神,说:“铁柱,你帮姐追回了包,姐得好好感激你呢!不对你温柔咋行?”

赵铁柱很爽地点头说:“梁姐,那辛苦你按摩了。”

“谈啥辛不辛苦的,对了,在后面座位上躺下吧!我好给你按摩呢!”梁舒蕾说。

赵铁柱笑道:“不用去后面,我按个电控开关就行。”

赵铁柱说完,就按了一下电控开关,立时让梁舒蕾惊喜的事儿出现了。但见路虎车内所有的座椅自动折叠起来,最后成为一张柔软的大床。

“铁柱,真没想到你的路虎车有这个功能,这路虎车哪里是车啊!简直是一间舒适的卧房呢!”梁舒蕾忍不住地赞叹起路虎车来。

赵铁柱自豪地说:“这可是价值不菲的豪车,自然功能多多。”

梁舒蕾听到功能多多,忍不住地问:“铁柱,能来点音乐吗?”

“当然,你喜欢怎样的音乐?”赵铁柱问。

“轻音乐就行,这样容易放松呢!”梁舒蕾说。

赵铁柱很快播放了一首轻音乐,这轻音乐十分舒缓柔和,一下子让人有一些慵懒和放松的感觉。

刚才狂追飞车党,赵铁柱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可听着这舒缓的音乐,整个神经放松下来。

“铁柱,仰卧着,整个身体放松,让姐给你揉腿捶背。”梁舒蕾听到轻音乐非常适合按摩,于是提醒着。

赵铁柱很自然地仰卧,刚刚仰卧好,梁舒蕾就开始给他揉腿捶背。

赵铁柱怎么也没有想到,梁舒蕾的按摩手法很到位,也很专业,不一会儿就舒服的不行。

“梁姐,你按摩的太好了,这按摩在哪里学的?”赵铁柱一边赞叹一边问。

梁舒蕾被赵铁柱夸赞,笑道:“我是跟你学的呢!”

赵铁柱听了一愣,问:“我哪有啊?平时很少来人民医院的。”

不想梁舒蕾说:“是这样的,美玉跟我按摩,我感到很舒服,就问她这按摩是从哪学的,她说从你这学的。我觉得按摩缓解疲乏有奇效,就跟着美玉学会了。你这是间接教我的呢!”

赵铁柱这才发现梁舒蕾是跟自己学的,不由得心情舒爽说:“梁姐,你聪慧好学,心灵手巧,真能干。”

梁舒蕾被赵铁柱夸奖,更是卖力地按摩起来。

不得不说明,梁舒蕾的按摩比高美玉的还要舒服。毕竟梁舒蕾是医生,有医学基础,她善于穴位按摩,穴位把握的很准,这让按摩效果大大增强。

加上路虎车里播放着舒缓的轻音乐,这音乐和按摩相结合,让赵铁柱身上十万零八千个毛孔舒畅起来。

“梁姐,你的按摩真是越来越让人舒服。被你这么按摩,我整个人轻松了不少。”赵铁柱被梁舒蕾按摩的舒爽无比,忍不住地赞叹起来。

赵铁柱在翠屏小区的家里,是教给何诗诗、高美玉两美女按摩矫正胎儿位置,可无缘享受两个美女给自己按摩。当时手把手教两遍,身体不受控制,只得赶紧撤。

真没想到,自己这会儿能够享受梁舒蕾的按摩,这让他十分快慰。

“铁柱,你俯卧着,让姐给你换一种姿势按摩。”梁舒蕾在赵铁柱舒爽的不行时,又提醒着。

赵铁柱迫不及待地俯卧。这会儿,梁舒蕾将自己的玉足踩在赵铁柱的背上,她身轻如燕,踩背也懂得穴位和轻重缓急,比刚才用双手按摩更让赵铁柱流连忘返。

“梁姐,你这踩背是从哪学的?”赵铁柱问。

“医院里有中医踩背书籍,我自学的呢!平时我和美玉下班后,就在翠屏小区的家里演练,也不知道我这会儿踩得好不好?”梁舒蕾一边回答一边问。

赵铁柱连连竖起拇指夸赞:“你这踩背好得很,我浑身舒服无比。”

“还有更舒服的呢!你换个姿势仰卧,我踩踩你的腰。”梁舒蕾说。

赵铁柱于是仰卧,这会儿梁舒蕾踮起脚尖,踩着赵铁柱的胸部和腿部,然后踩赵铁柱的腰部。

“啊——”赵铁柱有些胀痛,不过很快又感到舒服。

“铁柱,刚开始有点胀痛,之后会很轻柔的。你要是不舒服就跟姐说,姐保证这一次把你侍候的舒舒服服。”梁舒蕾边说边忘我地踩腰按摩。

赵铁柱越来越舒服,他的眼前出现了幻觉。自己仰卧百花丛中,一个降落凡尘的绝世仙女给自己温柔踩腰。这仙女身材匀称丰美,她踩腰的姿势优雅动人。她身轻如燕,可做掌中之舞。

“仙女姐姐。”赵铁柱在幻觉中忍不住地喊出声来。

梁舒蕾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给赵铁柱踩腰,对于赵铁柱来说,她这一刻比天仙还美。赵铁柱平时工作太忙,很少能够如此放松。而梁舒蕾无意中帮助赵铁柱缓解疲乏,让赵铁柱飘飘欲仙,看梁舒蕾越来越美。

梁舒蕾听到赵铁柱喊自己仙女姐姐,又惊又喜,一分神没把握好平衡,腿脚一软,就朝赵铁柱倒下来。

不偏不倚,娇躯正好和赵铁柱来了一个面对面的接触。

赵铁柱感到柔软的东西堵住自己的唇,渗入一阵芬芳之气。胸膛被绵绵之物挤压着,舒服无比。

赵铁柱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和梁舒蕾意外接吻了。

梁舒蕾的脸唰地红了,小心脏跳的的厉害,呼吸也急促起来。

梁舒蕾要起身,却发现身体被抱紧了。

“铁柱,别——”梁舒蕾还未说出来,却感到一阵窒息。原来赵铁柱主动吻起她来。

梁舒蕾很想脱开,可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鼻子闻到很好闻的男人汗味,有些犯晕。

梁舒蕾只能任由赵铁柱这么吻着自己。

随后,两个人感到彼此有一种魔力。梁舒蕾的眼神中充满期待,而赵铁柱的眼神中充满渴望。

就在两个人要往下推进时,意外的事儿发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