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爆踹钱小富/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辆轿车开进了车库,一束光线照过来,让两人立即清醒。

“铁柱,有车开进来了,姐得下车了。”梁舒蕾哪里还能再呆在路虎车里,有些慌张地说。

“梁姐,我还想你踩腰。”赵铁柱恋恋不舍地说。

“铁柱,忍一忍,好吗?下次换个环境,保证让你舒服。”梁舒蕾温柔地安慰着。

“我期待,梁姐,你真是贴心御姐医生。”赵铁柱忍不住地夸赞着。

梁舒蕾被赵铁柱夸赞着,心情一爽,下车后给了一个飞吻,这飞吻让赵铁柱有些飘飘然。

梁舒蕾离开了,赵铁柱并没有马上驱车离开,而是回味着刚才被梁舒蕾按摩的情景。真是舒服,让人回味无穷。真期待下次能够享受她的按摩服务,帮自己缓解疲乏。

赵铁柱回味一番后,看看时间不早了,得离城回村了,于是开动路虎揽胜,驶离地下车库。进入马路,然后往回村的方向驶去。

天黑时分,赵铁柱回到了仙女村村口。进入村中,却发现村里静悄悄的。许多人家门上挂了锁,不知道去了哪里。

赵铁柱继续往前开,经过村东头李雨婷家,一眼瞅见她家院门关着,并没有挂锁,这说明家里有人。

赵铁柱走到院门前,试着推了一下,无意中推开了。

赵铁柱进入院中,并没有发现院子里有人。他走向堂屋,发现堂屋门半开着。

赵铁柱索性走进堂屋,发现屋里没有动静。

“奇怪,应该有人的,咋没人呢?难道雨婷在房里?”赵铁柱快步往李雨婷的卧房走,却发现门是半开着,里面没人。

“算了,应该是雨婷和她父母出去了,我得离开了。”赵铁柱想到这里,就准备转身离开。

这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混账,给我出去,再不出去,我要喊人了。”

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李雨婷的。

赵铁柱听到是从后院发出来的,赶紧奔向后院。

后院有个浴室,从浴室里散发出阵阵雾气,这说明李雨婷在浴室洗澡。

赵铁柱担心李雨婷出危险,快步凑近浴室,浴室的门开了一道缝儿。赵铁柱从门缝看进去,发现李雨婷蜷缩在一个木桶里,双手抱住前面,对着闯进来的一个猥琐男人痛斥着。

虽然这男人背对着赵铁柱,可赵铁柱一眼就认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钱小富。这个钱小富,真是阴魂不散。李雨婷刚刚回村,他就来找麻烦,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雨婷,你喊吧!这会儿所有村民去村南头采集蔬菜瓜果了,你喊破嗓子也没人知道。你还是乖乖地让我爽一下。”钱小富边说边步步逼近,眼睛里满是邪恶,脸上浮现出丑陋的神情。

赵铁柱拳头握得紧紧的,只要钱小富敢动自己的女人,就砸他个满脸桃花开。

李雨婷今天被那个无良导演张超搞潜规则,差点失身,幸好自己出手。这会儿回村又要遭受钱小富的非礼,赵铁柱哪里能够忍受下去的。

李雨婷看到钱小富逼近,大声呵斥:“钱小富,你敢胡作非为,我把这事儿告诉铁柱哥。”

不想钱小富哈哈大笑:“赵铁柱现在还在城里,估计在神农大酒店和几个美女玩潇洒,他哪里能够顾得上你。”

李雨婷当然不会相信钱小富的一面之词,不过她知道赵铁柱还在人民医院忙事儿,这个时候天黑了,也不可能赶回来了。想到赵铁柱不能回来,李雨婷感到绝望无助。

不过李雨婷必须反抗,咬咬牙,从木桶边拿起一根木棍,对着钱小富说:“钱小富,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和你拼命。”

李雨婷紧握木棍,让钱小富无法下手。

钱小富眼珠子一转,装作服软地说:“好,你狠,我走。”

钱小富说完,就走出浴室。

赵铁柱想继续观察,连忙闪在浴室外的一个水缸后面,静观其变。

钱小富并没有走,他今天决定吃定李雨婷。

李雨婷看到钱小富走出浴室,没有脚步声了,以为他走了,也就放松警惕,将手中的棍子放在一边。

哪里知道钱小富杀了个回马枪,他如一头狡猾的饿狼一般冲进浴室,扑向李雨婷。

“不要,畜生,来人啦!救命呀!”李雨婷再次受到惊吓,不停地喊着。

赵铁柱听到了“唔唔唔”的声音,而后李雨婷不再喊叫了。

赵铁柱深感不妙,如一头发怒的豹子冲进浴室,正好看到了钱小富这个王八蛋将一整瓶液体强行灌进李雨婷的嘴里。一阵刺鼻的气味传来,赵铁柱感到有些犯晕。

“这迷药果然神,一喝就晕过去了。李雨婷啊李雨婷,老子做梦都想和你潇洒一回,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哈哈哈哈!”钱小富灌完一整瓶昏迷药,看到李雨婷很快昏迷不省人事,嘴角边浮现出邪恶的神情。

钱小富开始伸出咸猪手要非礼李雨婷,赵铁柱哪能再看下去的。他抄起李雨婷放在一边的木棍,以极快的动作对着钱小富的屁股后面狠狠捅去。

钱小富感到后面爆开了,一阵灼痛传来,让他忍不住地惨叫起来。

这棍子已经捅进了二十公分深,一直捅到大肠里,疼得钱小富鬼哭狼嚎。当钱小富看清了是赵铁柱时,吓得魂不附体。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赵铁柱这个时候出现。

“钱小富,你动我的女人,我抽死你丫的。”赵铁柱发飙了,继续抡起手掌,“啪啪”暴打钱小富两耳光。

钱小富被打的满脸是血,火辣辣的疼,连忙求饶:“赵爷爷,求您别打了,好痛啊!”

赵铁柱并没有住手,这种人渣王八蛋必须出手狠,他大喝一声:“钱小富,你色胆包天,我踹死你丫的!”

赵铁柱说完,对着钱小富的裆下狠狠爆踹。

钱小富的命根被踹中,立时疼得目瞪口呆,双手紧紧捂住裆下,很快裆下流出了鲜血。

“蛋蛋爆了,这下惨了。”钱小富痛不欲生,惨嚎不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