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威猛大爆发/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美妞,你无路可走,乖乖就范!”那个大块头边说边肆无忌惮地逼过来。

张雯雯心想这下惨了,不如跳到池塘算了。张雯雯要跳池塘,哪里知道大块头一把揪住她的睡衣领口,将她拉到黑麦草地里,用力一推,张雯雯就倒在地里。

“果然是个美人,前面真有料。”大块头边说边如饿狼一般扑了过去。

“放开我,不要,来人啦!”张雯雯拼命地呼救着。

可这个大块头却一把捂住她的嘴,张雯雯只能唔唔唔地直叫。

大块头力气大,不论张雯雯如何反抗,都无济于事,反而更是激发了大块头的兽欲。

“你们这些畜生,不许欺负张会计,我和你们拼了。”孙二黑此时拿着镰刀就要冲过来。可八个混子很快将孙二黑阻止了,拳头如雨点一般地砸向孙二黑。

赵铁柱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兄弟被这群混子欺负,哪里能够再看下去的。

其实赵铁柱早就想动手,只是一直克制。不想这个时候,再也忍无可忍,必须爆发。再不爆发,自己的兄弟就要被混子打残,自己的女人就要被大块头糟蹋。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张雯雯要被大块头糟蹋时,赵铁柱如猛虎下山,其疾如风地奔过去。

赵铁柱抬起右脚,暗暗运足内力,对着大块头的屁股后面一个爆踹。这爆踹,力发千钧,大块头整个身子被踹飞。咕咚一声,重重地落入池塘里。

一条水蛇快速游了过来,对着落入水里的大块头猛咬一口,疼得大块头如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这嚎叫声传遍整个村南头,极大地威慑着其余八个混子。混子们看到老大被一个小农民踹进池塘,不由得心惊胆战。

“你们饭桶,还不快将这小农民暴揍一顿。”落在水里的大块头吃了瘪,哪肯罢休,对着八个手下下令。

八个手下放下孙二黑,各持凶器,朝赵铁柱蜂拥而来。

“老大,快跑。”孙二黑心里一紧,赶紧催促。

张雯雯这会儿也替赵铁柱担心起来,大声说:“铁柱哥,你快走啊!”

可赵铁柱却对孙二黑和张雯雯说:“二黑,雯雯,如果我走了,你们怎么办?灵芝怎么办?”

两句反问让孙二黑和张雯雯沉默了。是啊!赵铁柱一走,这些混子会对他们为所欲为不说,还会疯狂盗采灵芝。

这时,八个混子已经将赵铁柱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们要是暴揍小农民,我给你们每人赏五百。”落在池塘里的那个大块头下令着。

八个混子跟着彪哥混,就是为了赏钱。一听说有五百赏钱,一个个打鸡血般兴奋,拿起凶器,对着赵铁柱狂攻猛打。

孙二黑和张雯雯看得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出。

一个混子为了抢头功,一棍子抡过来,赵铁柱如猿猴一般躲过。不等混子再抡一棍,赵铁柱抬起右脚,狠狠踢向混子抡棍子的手腕。混子手腕一阵剧痛,手一松,那棍子就脱开了。

赵铁柱眼疾手快,一把夺过混子的棍子。棍子在手,威风凛凛,舞得虎虎生风,八个混子见势不妙,赶紧躲闪。

但还是晚了一步,赵铁柱的棍子分别击中了八个混子,一个个鼻青脸肿,惨嚎不止。

混子这才知道赵铁柱不好惹,赶紧逃跑。但赵铁柱哪里能够让混子逃走的,大喝一声“看棒!”

紧接着,赵铁柱来了一个秋风落叶扫,将这些混子全部扫倒在地,这些混子一个个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孙二黑和张雯雯看到这意外的场景,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悬着的心也放松了。

孙二黑大受鼓舞,对着赵铁柱高声赞叹:“老大威武!”

张雯雯这会儿也高声欢呼:“铁柱哥,你功夫越来越牛了。”

那个在池塘里的大块头本以为能够看到眼前的小农民被自己的八个手下暴揍的,却没想到这情景反过来,不由得又惊又怕。趁着赵铁柱不注意,赶快从另一边上岸,然后偷偷逃掉。

哪里想到,还没跑出一百米,一条威猛的猎犬奔过来。这猎犬张开血盆大口,吓得大块头又往回跑。

赵铁柱看到黑豹来了,在追赶大块头,不由得大声赞叹:“黑豹,好样的,给我狠狠地咬。”

黑豹看到主人下令,一个猛扑,对着大块头的屁股后面猛咬一口,很快咬下一块肉来,鲜血直流,疼得大块头再次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大块头继续逃跑,可孙二黑拿起一把镰刀,对着大块头的左耳狠狠砍去。咔嚓一声,那大块头的耳朵被齐齐地砍下来。鲜血溅满一地,疼得大块头倒在地上哭爹喊娘。

张雯雯看到大块头被暴揍,十分解气,暗骂一句“活该!”

赵铁柱快步上前,厉声质问:“混账王八蛋,我没惹你,你为何要偷我药草?”

“我……我……”大块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赵铁柱十分恼火,一脚踩在大块头的胸膛上。稍稍用力,这大块头就感到呼吸十分困难,脸红脖子粗。再这么踩下去,非窒息不可。

大块头不想死,连忙求饶:“爷爷,饶命。”

赵铁柱停止踩胸膛,继续质问:“快说,你是何人?为啥要偷我药草?”

赵铁柱眼喷怒火,边说边抡起斗大的拳头。吓得大块头慌了神,连忙说:“我叫王彪,是神农镇一带的混混小头目。我偷你药草,是被人……”

王彪说到这里,就说不出话来,好像不愿意往下交待。

赵铁柱毫不犹豫一拳头砸在王彪的鼻子上,立时王彪的鼻子砸蹋了,鲜血四溅,疼得王彪再次哭嚎起来。

“要是不说,我再砸一拳。”赵铁柱边说边又要砸来。

王彪欺软怕硬,哪里还能挨过赵铁柱一拳头的。为了保命,他只得如实交代:“爷爷,请高抬贵手。我招了,全招了。”

紧接着,王彪说开了:“爷爷,本来我不知道你在村南头种植了灵芝,是你们村的村长钱大富告诉我的。说你的灵芝能够卖许多钱,我一听来了兴致,就带领八个小弟过来盗采。”

赵铁柱听到是钱大富指使的,气不打一处来。真没想到,这个钱大富在暗中下黑手。

这种人渣当村长,简直是自己致富路上的绊脚石,必须狠狠教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