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撞见马金莲出轨/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说完,就要挣脱赵大根。

赵铁柱年轻气盛,赵大根哪里能够阻挡的住儿子,很快拉不住了。

张桂花见状,怕儿子闯祸,情急之中,她威逼赵铁柱:“铁柱,这大半夜的,可不能乱来。你要是不听娘的,娘就一头撞在这棵刺槐上。”

张桂花边说边要撞树,赵铁柱担忧娘,连忙说:“娘,别做傻事,我答应。爸,您也别拉我,我不去了。”

张桂花和赵大根看到赵铁柱答应不去,就放下心来。

“铁柱,你回养殖场睡觉吧!娘和你爸就在这里过夜。”张桂花不愿意儿子多留在这里,劝说着赵铁柱。

赵铁柱哪里肯让娘和爸在牛棚过夜,说:“娘、爸,您们不用住牛棚了,上我的车吧!养殖场有多余的住房,我拉您们到那里过夜。”

可是张桂花和赵大根却说:“铁柱,不用了,我们就想在老宅子这里过夜,这地方可是你祖上的宅基地啊!我们舍不得被村长收回去!”

一听到可恶的村长将这宅基地收为村集体所有,变相霸占自家宅基地,赵铁柱的牙齿就咬的嘎嘣响。

不过这会儿赵铁柱尽量克制对村长的仇恨,考虑到爸妈在牛棚过夜对身体不好,他们不愿意去养殖场,那不如安排爸妈在路虎揽胜车里过夜。

赵铁柱想到这里,对着赵大根和张桂花说:“爸、娘,上车吧!就在车里过夜,我陪着您们!”

赵铁柱这么一说,赵大根和张桂花觉得很欣慰,也就上了路虎揽胜。

赵铁柱按动电控开关,立时这些座椅全部平展,成了一张宽敞舒适的大床。

这让赵大根和张桂花又惊又喜,对着赵铁柱夸口:“铁柱啊!你可真行,这车竟然成了卧房。”

赵铁柱自豪一笑:“我这车不仅能当卧房,还能调节温度。”

赵铁柱说完,就开启车载空调,很快车里的温度十分舒爽,让赵大根和张桂花激动得不行。

“儿呀!能够在这么好的车里睡上一个好稳觉,我和你爸享福喽!”张桂花脸上漾起了满足和幸福的表情。

“娘、爸,您们最近劳累了,好好睡吧!”赵铁柱对着爸妈说,同时记起车后备箱还有一床云丝被,拿了出来,让爸妈盖上。

爸妈因为疲乏,困意来袭,很快睡着了。

看着爸爸打起了鼾,而妈妈则安然入睡,赵铁柱心潮起伏。

自己赚了不少钱,可忽略了关心爸妈。现在家里房子没了,这让赵铁柱在心底里涌起了重建一个新家的愿望。不管村长如何阻止,越是阻止,越是要在这宅基地上盖一座新房子。

赵铁柱暗下决心,可这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觉。

趁着爸妈熟睡,赵铁柱下了车,在自家三间土瓦房的废墟走来走去。这老房子不时勾起了儿时的记忆,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让赵铁柱充满感情。

这是爷爷建的房子,爷爷在那个大饥荒时代,是坚强的。必须将这种坚韧的精神传承下去,将爷爷倒塌的房子重新修建。

此时月华如水,将仙女村照的亮堂堂。赵铁柱借着皎洁的月光,意外发现三间土瓦房边,有履带式车轮碾压的痕迹。这痕迹虽然不太明显,可瞒不过赵铁柱的眼睛。

履带式车轮,最可能是推土机,难道自家三间土瓦房是推土机推掉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定是有人故意推掉自家房屋?会是谁这么缺德呢?

赵铁柱握了握拳头,更是怒不可遏,必须揪出真凶。赵铁柱再也不能呆在这里,他沿着履带式车轮印往前行进,一直追踪到仙女村村口,最后车轮印消失在通往镇里的道路上,看来这推土机是从镇里开到村里来的。

会是谁从镇里开推土机来推倒自家房屋呢?赵铁柱想不明白,也就不想。算了,去村西头陪爸妈吧!

赵铁柱往村西头走去,经过村长家时,意外发现前院院门不是从外面锁着,而是从里面关着的,这说明村长回家了。

赵铁柱准备翻院墙进入村长家大院,可从前院院门缝隙看到一条大白狗趴在院子中。赵铁柱心想如果进入前院,这大白狗一定会被惊动。

为了不打草惊蛇,赵铁柱没有轻举妄动。

想到村长家还有后院,不如从后院进去,这样可以避免惊动大黄狗。

赵铁柱绕到后院,靠近后门,稍稍一推,意外推开了后门。

赵铁柱轻轻进入后院,然后摸进了村长家。

小洋楼一层是客厅,一般不住人,通常钱大富和钱小富住在二楼。赵铁柱就沿着楼梯上了二楼,赵铁柱看到钱小富房间没人,这说明钱小富不在家。

赵铁柱靠近那间亮着灯的卧房,不用问,这是钱大富的卧房了。

赵铁柱快凑近卧房时,耳边听到了床板嘎吱嘎吱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钱大富还没消停,难道是他老婆回来了。

赵铁柱凑近门边,从门缝往里瞅,借着暗淡的灯光,赵铁柱很快看清楚了里面的情景。

但见一个女人和钱大富光溜着身子,像麻花一般地扭在一起。

赵铁柱吃惊地发现,这女人不是村长老婆,而是另一个人。

这女人虽然不算美,但长得丰腴。她身上的两团颤动,嘴里喘息。

村长像一头饥饿的野狼,不停地发动攻势,那女人有些招架不住,连忙求饶:“村长,我背着老张半夜溜出来的,这会儿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还是让我回家吧!不然被老张知道了,他会把我往死里整。”

赵铁柱听这声音,发现这女人是张屠夫的老婆马金莲。这个马金莲,是村里最风骚的女人,经常背着张屠夫干些偷汉子的事儿。张屠夫平时在镇上卖肉很少回村,对于老婆偷汉子不知情,但村人知道这个马金莲就是个潘金莲,不守妇道。

赵铁柱以前也只是道听途说,没想到这一次却看到了马金莲大半夜出轨。这个钱大富最好色,这个马金莲最不守妇道。这奸夫**聚一块儿,真是让人愤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