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暴揍恶人头/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听到这是一个嚣张霸道的声音,立即翻身下床,出了贵宾房,循声来到了附近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的门半开着,赵铁柱从门外一眼就看清了里面的情景。

但见一个胳膊刻着一条青龙的中年男人对着躺在沙发上的卢巧音恶狠狠地说话。这青龙纹身非常恐怖,让人一看就是一个大混混。

赵铁柱看了看时间,此时是凌晨零点。这么晚了,竟然这个大混混摸进卢巧音的办公室,真是胆大妄为。

“常爷,我的生意都是赊账,负债经营,容许我收回赊账再给份子钱么?”卢巧音恳求着常继坤。

常继坤却不给一点宽容的余地,说:“老子半夜翻窗进来,怎能白来?要是不给,这酒家就别开了。”

“常爷,我真的没钱啊!”卢巧音的声音带着哭腔,充满着无奈。

常继坤见实在要不到钱,十分窝火,不过他还是不罢休,不管怎样可不能白来。他扫了一眼卢巧音,意外发现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项链,眼睛一亮,说:“快把你的项链给我。”

常继坤边说边要扯下来,可卢巧音用双手捂住,说:“这项链是我老公留下的,你不能拿走。”

不想这句话激怒了常继坤,骂了一句:“贱妇,你男人死了三年,留着何用?”

“常爷,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卢巧音哀求起来。

卢巧音越哀求,常继坤越觉得卢巧音好欺负。自从她没有男人,这样的俏寡妇早就让常继坤垂涎欲滴了。

一个歹念浮现在脑海,常继坤对着卢巧音说:“其实我可以放了你,不过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卢巧音问。

常继坤将早已打好的如意算盘说出来:“只要你做我的情妇,以后你酒家的份子钱就免了,怎么样?划算吧!”

卢巧音死了男人,有不少人追求过她,可她没有答应。这个常继坤是神农镇的乡霸,在神农镇有一帮打手,经常对镇上的各种门店收保护费,也就是他们说的份子钱。

对于常继坤这种烂人,卢巧音痛恨无比可又无可奈何,自己开了如意酒家三年,交了三年的份子钱。怎么可能做常继坤的情妇呢!

何况常继坤收了份子钱后,经常吃喝嫖赌,这样的人迟早会遭报应的。要是做他的情妇,这不等于是和他同流合污么?

想到这里,卢巧音说:“常爷,你想错了,我虽然没男人,但我不会做别人的情妇。”

常继坤的蜈蚣脸扭曲的十分难看,恶狠狠地说:“贱妇,这由不得你。实话告诉你,今天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常继坤边说边野性大发,像头发情的野狼一般扑过来。

卢巧音被常继坤肥胖的身子压在沙发上,不停地挣扎,喊着:“不要,不要,铁柱,救我,救我!”

卢巧音喊着赵铁柱,让门外的赵铁柱愤愤不平。这个常继坤,真是欠揍,要不到钱就要霸占卢巧音,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爆发,于是大喝一声:“住手!”

赵铁柱突然一喝,常继坤吓了一跳,松开了卢巧音。他原本以为这整个酒家没人了,因为他在翻窗户进来时,发现员工住房没有人,想必这些人都回家了,只有卢巧音一个人在办公室,这才放胆胡作非为。

常继坤一松开,卢巧音连忙从沙发上起身,投入到赵铁柱的怀里,激动地说:“铁柱,姐怕,好怕啊……”卢巧音三年没个男人在身边,极度缺乏安全感。赵铁柱一出现在身边,卢巧音就特别踏实。

“巧姐,别怕。”赵铁柱一手搂抱着卢巧音,一手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

卢巧音双手紧紧抱住赵铁柱的虎腰,肌肤亲密相触,赵铁柱感到胸膛无比的柔软和弹性。鼻子闻到了阵阵芬芳,整个人有些晕晕的。

常继坤看到卢巧音投入一个小青年的怀抱,嫉妒的两眼差点喷火,恶狠狠地对着卢巧音吼道:“贱妇,竟然养了个小白脸。好啊!老子今天把你的小白脸揍成肉酱,然后狠狠收拾你。”

常继坤说完,就抡起拳头,朝着赵铁柱的头部砸来。

卢巧音知道常继坤出手狠辣,吓得惊叫起来:“铁柱,快带我逃。”

可赵铁柱并没有带她逃,而是轻轻一推,将卢巧音推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卢巧音看到常继坤的拳头直直地砸向赵铁柱的脑门,知道常爷心狠手辣,她心惊胆战地提醒:“铁柱,快躲呀!”

可赵铁柱也不躲,暗暗运足神农玄功,右手掌张开,一把将常继坤的拳头包住,然后用力一扭。“咕咯”一声闷响,常继坤的手腕和胳膊被扭错位,疼得哎哟惨叫。

常继坤失去战斗力,这才知道眼前的小青年不好惹,连忙想逃。

可赵铁柱哪里肯让他逃了,要不是自己住在酒店,卢巧音就要被他霸占了。对于这种败类混子,必须出手狠。

在常继坤要下二楼楼梯时,赵铁柱一个箭步冲过去,抬起右脚,对着常继坤的屁股后面一个爆踹。常继坤整个身子被踹飞,从二楼阳台直接踹飞到酒店外。

卢巧音惊喜地看到,赵铁柱这一踹帅呆了,酷毙了。那常继坤整个人被踹进了酒店外的一个垃圾桶,这垃圾桶里盛满酒店的剩余饭菜,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运走,味道特别难闻,而且还散发阵阵恶臭。

常继坤整个人被落入垃圾桶,“咔咔咔”常继坤吃了许多发霉变质的馊饭菜,差点背过气去。

常继坤想从垃圾桶爬出来,哪里知道这垃圾桶很滑,刚到桶口又掉下去了,正好一屁股坐在桶里的一个碎啤酒瓶上。一阵刺痛传来,常继坤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这嚎叫声惊动了熟睡的人们,纷纷起床开窗看向外面。发现如意酒家外面的垃圾桶里有个人在嚎叫,听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相邻门面二楼的一个青年看到了,喊起来:“这不是收份子钱的恶人头么?”

青年这么一说,所有看热闹的人骂了一句:“活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