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神农升压汤/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墨尔本痉挛的越发厉害,口吐白沫,怎么看都是要死的征兆。戴丽娜伤心欲绝,情绪激动,她对着墨尔本说:“爸,您要是离开我,我跟您上路。”

戴丽娜说完,就一头撞向急诊室的氧气瓶。

众医护人员看得目瞪口呆,可又来不及阻止。

在众人为戴丽娜担心时,赵铁柱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纤腰,充满信心地说:“丽娜,别做傻事,你爸的低血压我来治。”

赵铁柱此言一出,所有人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简直难以置信。

戴丽娜已经绝望了,何诗诗采用中医、贝特朗采用西医,中医和西医都治疗了,爸爸墨尔本的低血压无济于事不说,反而越发危险。已经到了生命关头,无药可救了。

“铁柱,你在安慰我么?”戴丽娜有些不敢相信地问赵铁柱。

在众人关注的眼神中,赵铁柱高声说:“丽娜,我不是安慰你,你爸的低血压,可以用特殊的药草治好。”

赵铁柱边说边取出那颗用过的野人参,这野人参在救治高美玉时用去三分之一,送给杨雪莲时掰了一块儿。不过还剩一半儿,足够给墨尔本治病。

戴丽娜看到野人参,并不认识,有些失望地叹息:“铁柱,这能治我爸的低血压么?”

“能的,我现在就给你爸治疗。”赵铁柱底气十足地说。

一旁的何诗诗一眼就认出了人参,不过何诗诗非常清楚,目前的人参都是人工培植的,药效远远不如天然野生人参。单纯用人工培植的人参,很难起到治疗效果。

高美玉虽然知道这是天然野生人参,也了解到野人参能够解毒消肿治愈伤口,但不知道这人参对治低血压是否有帮助。她从急诊室外走进来,站在何诗诗旁边,也替赵铁柱用人参给墨尔本治疗捏了一把汗。

在急诊室内的其他医护人员也替赵铁柱治病心悬了起来。

面对众人的质疑,赵铁柱沉着镇定,掰下一大块野人参,对着高美玉说:“美玉,将这块药材打磨成粉末,一会儿我要用的。”

高美玉点点头,立即接过人参忙碌开了。

紧接着,赵铁柱从衣兜中取出药盒,拿出了几种中草药,枸杞子、黄芪、党参、白术、甘草。

何诗诗看到赵铁柱取的药草和自己刚才配制升压药方一模一样,忍不住地问:“铁柱,你也用我刚才的药草啊!可刚才没啥效果。”

赵铁柱自信笑道:“不用担心,待会我组成一种新药方,药效会更强劲。对了,你也帮忙将这些药草捣烂成粉末,注意剂量。枸杞子三十克、黄芪二十五克、党参三十克、白术二十克、甘草十五克。”

何诗诗虽然对赵铁柱的话半信半疑,但想到救人要紧,于是很配合赵铁柱的安排,完全按照吩咐各取适量药草,然后用粉碎机将这些药草粉碎。

很快高美玉和何诗诗都准备好了,双双将粉碎成粉末的人参和五种药草递过来。

赵铁柱看到六种药粉都备好了,满意地点点头,说:“可以熬药了。”

随后,高美玉立即找来熬药的器具,赵铁柱亲自操作,熬药的很顺利。不到十分钟,急诊室里传来了阵阵药香,让所有人的鼻子翕动了一下。许多医护人员忍不住地赞叹:“好香。”

“可以将药服给病人了。”赵铁柱看到自己配制的药汤熬出了香味儿,就果断宣布。

随后,赵铁柱让何诗诗和高美玉扶着墨尔本靠在病床头,亲自将一碗药汤给墨尔本服下去。

戴丽娜闭上眼睛,默默祈祷上帝能够彰显神迹。

而贝特朗趁着赵铁柱给病人服药,扯开嗓门高声讥讽:“用树根和几种烂野草能治什么病啊?”

贝特朗在关键时刻讥讽,这让赵铁柱气愤不已,对着贝特朗顶了一句:“贝特朗,我这不是树根,也不是野草,都是珍贵的药草。”

不想贝特朗根本无视中药和中医,继续讥讽道:“这熬成的黑糊糊,能有啥效果?我看哪,这服下去,肯定会出人命。”

赵铁柱没想到贝特朗是存心搅局,大声辩解:“我这是神农升压汤,可不是黑糊糊。”

赵铁柱说完,就不再理会贝特朗,专心将神农升压汤灌于墨尔本的嘴里。

五分钟后,让所有人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高美玉第一个惊叹起来:“这神农升压汤真是神药汤,病人服下去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无比。”

随后,何诗诗的声音传来:“病人的眼睛睁开了,真是重见光明,大快人心。”

何诗诗的声音很兴奋,因为三天三夜病人都是合眼的,这一次睁眼让何诗诗异常激动。

戴丽娜还在祈祷,听到这声音,立即停止祈祷,看向病床上的爸爸,意外发现爸爸的眼睛睁开了。

“爸——”戴丽娜抱住墨尔本的身体喜极而泣。

所有医护人员拍掌欢呼,对着赵铁柱高呼“神医!”

贝特朗傻眼了,刚才讥讽赵铁柱的黑糊糊不能治病,会出人命,这会儿却真能治好,而且效果立竿见影。

真没想到中医这么神奇,就靠树根和几种野草熬汤能够治病,真是怪事。

“丽娜,爸爸这回捡了一条命。对了,你快感谢何医生啊!爸昏迷了三天三夜,可是她悉心治疗的。”墨尔本看到何诗诗在旁边,忍不住地提醒戴丽娜。

哪里知道何诗诗却摇摇头,对着墨尔本说:“墨尔本先生,不是我治好您的低血压。”

墨尔本大吃一惊,问着何诗诗:“何医生,是谁呢?”

何诗诗看向一旁的赵铁柱,却发现他不在急诊室。原来赵铁柱看到墨尔本治好了,感到尿急,于是打冲锋去了卫生间。

这会儿,墨尔本看到了贝特朗,立即想到他是图卢兹大学医疗中心的医学博士,心想肯定是他治好的,于是问:“贝特朗,是你治好我的吗?”

贝特朗急功近利,很无耻地说:“是的,刚才我用西药治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