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小树林里的事儿/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后,赵铁柱快步回到村部后院,将那颗完整的野人参根部用刀片切出一部分,然后返回小树林。

“凤姨,这是年限长的天然野人参,药效特别猛,您回去将人参磨成粉末,与我刚才做成的药粉混合,之后早晚泡水给李爷爷喝,连服三天就是一个疗程。”赵铁柱边说边将一部分宝贵的野人参用干净的软布包好,塞到李凤的手里。

李凤如获至宝,激动得不行,对着赵铁柱说:“铁柱,这么宝贵的野人参,姨可不能白拿啊!”

李凤说完,硬是要从随身小包中拿钱包。赵铁柱连连摆手说:“凤姨,您在我致富道路上有过很多帮助,我送点野人参也是应该的。”

李凤知道赵铁柱不肯收,说:“铁柱,你不收,等我爸的病好转了,姨会答谢一番。”

李凤将赵铁柱送的药全部整理好,装进了小包中。

这会儿,李凤想到爸爸的肝癌有救治的希望,心情舒畅,准备走出小树林,可突然停住脚步。原来她喝了半壶黄金饮品,这会儿感到内急,得方便一下。

“铁柱,姨在树林里方便,你背过身,不许看姨。”李凤羞红脸小声提醒。

赵铁柱点点头,很自然地背过身。

李凤看到赵铁柱很老实,便放下心来。

这小树林并不大,李凤只能在离赵铁柱十米远的地方蹲下身,开始小解。

赵铁柱即使背对着李凤,也能够听到悉悉索索脱裤子的声音,不由得心跳加快。

随后,滋滋的流水声传来,更引起赵铁柱浮想联翩。

不能分神,等送走了凤姨,我就和肖梦茜一起进山考察松露,也把戴丽娜带上。赵铁柱克制自己,尽量去想需要办的事儿。

很快流水声就没有了,随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传来。赵铁柱想,肯定是凤姨小解后在提裤子。

正在赵铁柱猜想时,耳边传来凤姨的惨叫,随后没有声音。

赵铁柱回转身,立时脸红心跳。

原来李凤的裤子还未提上来,她整个人就晕倒在树林的草地上。那雪白的臀部呈现在眼皮底下,赵铁柱看得脸红耳赤。

可赵铁柱必须搞清楚李凤为何突然晕倒,李凤是市长,绝不能出现任何意外,必须急救。

赵铁柱快步上前,一眼就看出是这么回事。

原来一条小金蛇在李凤小解时,突然朝她的臀部咬了一口,然后小金蛇就爬走了。李凤因为疼痛难忍,就晕倒在地。

看着凤姨臀部有个小手指大小的血洞,这血洞不断渗出鲜血,肌肤迅速淤青红肿,不断往整个臀部扩散,赵铁柱暗叫不好。

这小金蛇有剧毒,毒性不亚于眼镜蛇。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毒性一旦蔓延到心肺,引起中毒,生命就危险了。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果断趴在李凤的臀部,对着被咬处吸吮起来。赵铁柱吸一口就吐一口血,同时观察血的颜色。最初是瘀黑色,之后是淡黑色,最后是正常的血色。

赵铁柱一连吸了六次,才将有毒的血洗干净。不过赵铁柱并没有停止,必须再吸一次,确保将残余的毒血吸出来。只有吸干净,李凤才能避免中蛇毒。

赵铁柱抱着负责任的态度,暗暗动用内力,继续吸蛇毒。

赵铁柱吸蛇毒时,感到凤姨的臀部无比的滑腻和柔软,鼻子中闻到了她身上的淡淡香味,有些犯晕。

必须集中精力吸蛇毒,赵铁柱自我提醒,调整了状态后就继续吸蛇毒。

“嗯”赵铁柱用力吸蛇毒时,耳边传来了凤姨舒畅的轻哼声,这声音让赵铁柱有些失神。

李凤这会儿醒了,她发现赵铁柱趴在臀部上吸吮着,差点尖叫起来。幸好赵铁柱眼疾手快,一把用手捂住她的嘴巴。要不然,李凤一喊,非惊动村民不可。

“凤姨,别喊,我在给您吸蛇毒。”赵铁柱对着李凤一脸严肃地说。

李凤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痛晕过去是被蛇咬了,看着地上有许多瘀黑色、淡黑色的血,李凤就知道这是赵铁柱吸的毒血。

李凤没办法,只能配合赵铁柱,让他继续吸毒血。

赵铁柱专心吸毒血,为了李凤的生命安全,赵铁柱攒足力气,将最后残留的毒血全部吸出来。

赵铁柱吸完后,吐出了一口青黑色的血,重重地舒了口气。

不容易啊!这小金蛇的毒性太强,一旦吸不干净,这毒性就往全身扩散,到时候李凤的生命危在旦夕。

被赵铁柱吸干净了蛇毒,李凤这会儿臀部不疼了,不过有点麻木。这会儿身体也虚脱,她想将裤子提起来,可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趴在草地上一动不动。

赵铁柱见状,不声不响地过来帮忙提裤子。无意中,赵铁柱看到了李凤那风景旖旎的桃源地带,不由得脸红心跳,赶紧将视线挪过去。

李凤被赵铁柱看了,脸臊得通红。说实话,自己的身子从未给男人看过,而赵铁柱,却是第一个看过自己身子的男人。

李凤的裤子被赵铁柱提上来,这会儿想起身,可发现虚脱无力。

赵铁柱扶着李凤起来,可李凤腿酸脚软,浑身酥麻。一个晃荡,就栽倒在赵铁柱的怀里。赵铁柱担心她摔倒,将她抱住。

李凤从未被一个男人这么紧紧地搂抱着,感到特别温暖和安全。

李凤自从当了市长,日理万机,异常忙碌,工作压力大,身心疲乏。她虽然年约四十,可看起来就是个二十八岁的美少妇。她没有男朋友,至今还是大龄剩女。

李凤渴望有个男人疼自己,可工作的压力将这种渴望掩藏起来。这会儿,被一个男人紧紧搂抱着,她感到像做梦一般。

其实李凤内心渴望爱和被爱,她有一种幻觉,她发现自己被大学时的男友黄浩民搂抱着,不由得梦呓般地说:“浩民,你还爱我吗?”

赵铁柱听到李凤的问话,很想说:“凤姨,我不是黄叔。”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发现李凤用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自己,这眼神像钩子,很轻易地将自己的魂儿勾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