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给女医生治病/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湿滑香甜的吻让赵铁柱整个人差点爽飞了。

“快教我们吧!”何诗诗高美玉赏吻之后,就催促起来。

赵铁柱立即回过神来,对着何诗诗和高美玉说:“急什么!先把门关上!”

何诗诗和高美玉只想深入学习赵铁柱的按摩针灸,今天赵铁柱使用了独特的按摩针灸疗法,出其不意治愈了任盈盈的难治之症。因此两美女学习兴趣浓厚,自然就迫不及待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赵铁柱看到何诗诗和高美玉同时关上了门,心中一爽。此时一男二女独处一室,教她们医术就便利多了。

“你们跟我去后面的休息间,那里方便教学!”赵铁柱说。

何诗诗高美玉点点头,跟着赵铁柱进入了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这休息间里有一个双人大卧床,而且是席梦思大床,方便赵铁柱在办公累了的时候,可以躺卧休息。

“诗诗,美玉,我们这一次可以示范教学,你们可要仔细看好!我强调一下,只教一次!”赵铁柱对着两美女说。

“嗯!”何诗诗和高美玉一起点头应声。

教何诗诗按摩时,赵铁柱让高美玉充当病人躺卧在双人床上,给何诗诗示范按摩三阴交穴位。

赵铁柱按摩高美玉的三阴交,高美玉闷哼起来。随着赵铁柱按摩的动作加快,力度加大,高美玉的闷哼声变为浅唱低吟。这声音极为悦耳动人,让赵铁柱有些想入非非。

不好!再这样按摩下去,非得走火入魔。

赵铁柱不能再按摩下去了,立即停止下来,可高美玉的声音传来了:“快继续呀!”

赵铁柱哪里能继续呀!连忙对着何诗诗说:“诗诗,我演示完了,该你出手了!”

何诗诗于是按摩起来,值得一提的是,她按摩轻重缓急拿捏的不到位,造成高美玉不舒服,自然也起不到应有的效果。好在赵铁柱现场指导,纠正了何诗诗的按摩。

何诗诗在赵铁柱的指导下很快掌握了按摩技巧,按摩完后,何诗诗感到胸部有些胀痛,赶紧捂住,满脸痛楚。

赵铁柱见状,连忙问怎么啦,何诗诗脸臊得通红。高美玉对何诗诗比较了解,对着赵铁柱说:“诗诗姐最近几天说胸部很闷,吃了一些药,我也跟她按摩了一下,也无济于事!”

赵铁柱看了看何诗诗,发现气色有些差,而且整个人有些疲倦,连忙说:“没事儿,我针灸一下就可以痊愈!”

“铁柱,你真的能治好?”何诗诗最近工作压力过大,连忙问。

“嗯!不过需要你的配合,你得将衣服脱掉才好针灸。”赵铁柱提醒说。

何诗诗听到要脱衣服,脸有些红红的,毕竟有高美玉在场。因此她犹豫着,一声不吭,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倒是高美玉一眼就看出何诗诗的顾虑,笑着提醒:“诗诗姐,别犹豫呀!铁柱哥医术那么神奇,你就让他治治呗!咱们这里都不是外人,脱个衣服算个啥事儿。”

高美玉劝说何诗诗,让何诗诗治病的心理压力减轻了不少。

于是,何诗诗就轻轻地褪去自己的白大褂,里面一件衬衣露出来。继续脱掉衬衣,立时,那黑色蕾丝文胸一览无余地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

“诗诗,在哪?”赵铁柱问何诗诗具体哪个地方胸闷,何诗诗指了指自己两峰当中的位置。赵铁柱立即明白,这是乳中穴出了问题。

仔细检查一番,赵铁柱便有了把握,对着何诗诗说:“诗诗,你闭着眼睛,我五分钟就可以给你治好!”

“五分钟?!”何诗诗和高美玉同时吃了一惊,太神奇了吧?可能吗?

赵铁柱此时开始扎银针了,扎针轻快准稳,动作娴熟自如。一旁的高美玉看得目眩神迷,好帅啊!

赵铁柱扎银针时,手无意中与何诗诗的肌肤相触。赵铁柱手一颤,一股电流涌入,他心跳加速,脸红耳赤。

赵铁柱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如果不是有高美玉在场,赵铁柱真担心自己会做傻事。

我必须克制!我是给何诗诗治疗胸闷,或者是给一旁的高美玉做着针灸示范动作,赵铁柱强力要求自己镇定。

好半天赵铁柱才以极强的克制力抑制住怦怦直跳的心,将银针扎完了,才缓了口气。

而恰恰这个时候,刚好过了五分钟。

“美玉,帮我抽银针!我要去趟洗手间!”赵铁柱哪里能够再呆在这里呀!自己的裤裆都撑起了小帐篷,要是被人看到了,多尴尬。

赵铁柱扔下这句话就急匆匆地奔出了办公室,一溜烟地闯进了洗手间。

赵铁柱迅速放水,将憋的很久的尿全都喷洒出来。看着愤怒的雄鹰变成了温柔的小鸟,赵铁柱才舒了口气。

赵铁柱脑海中还浮现出刚才和高美玉、何诗诗这对贴身美女医生俏护士的场景,额头上冒出了一身冷汗。

自己对美女的抵抗力爆弱,幸好刚才在没有拔银针的情况下冲出了办公室。只要晚一秒,赵铁柱就知道,会犯尴尬了。

唉!我还是晚点回办公室吧!

赵铁柱呆在洗手间里不出来,他想把自己那股难以扑灭的野望转移。

好半天赵铁柱才返回办公室,此时发现何诗诗和高美玉不在。

赵铁柱想到来人民医院疑难杂症科室治好了难治之症,这会儿得给何诗诗和高美玉打声招呼,然后离开。

赵铁柱走出办公室,经过急诊室时,发现何诗诗和高美玉在里面忙碌着,还有许多医护人员进进出出。

又遇到一个急诊病人了,会是什么情况呢?赵铁柱走到急诊室门外,一眼就看到里面的情景。

但见一个病人躺在急诊床上奄奄一息,脸色苍白,他的身体连着仪器。何诗诗仔细观察着仪器上的各项数据变化,脸色凝重起来。

“何医生,我爸怎么啦?”一个担心的声音传来,赵铁柱在门外听得有些熟悉。

“你爸饮酒过度引起肝中毒。”何诗诗说开了。

“能救么?医生,想想办法啊?”那个声音恳求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