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痛揍落水狗/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贝特朗害怕被赵铁柱追上,更是两腿跑得飞快。赵铁柱追赶贝特朗,惊动了清水河畔负责安保的刘勇平等兄弟,他们协助追赶。贝特朗看到一下子有这么多人追赶自己,更是不要命地奔跑。“站住。”刘勇平像头豹子似地大喝。贝特朗胆战心惊,抬头一看,发现一个壮汉堵住了去路。贝特朗赶紧往后退,却发现赵铁柱已经追过来了。贝特朗无路可走,他不想落入赵铁柱之手,情急之中往河边的一艘木船奔去。“兄弟们,快追!”赵铁柱下令刘勇平等兄弟,兄弟们听命,狂追不舍。此时贝特朗已经上了船,要划桨。刘勇平担心地说:“老大,那小子要逃掉了。”赵铁柱看到贝特朗上了船,开始划桨,驶离岸边,不由得嘴角往下一弯,吐出一口唾沫说:“他逃不了,看我的。”赵铁柱说完,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暗暗运足力气,锁定目标,然后狠狠投掷出去。让刘勇平惊叹的是,赵铁柱甩石头的功夫了得,这石头如一颗子弹一般呼啸而去。“嘣”地一声,石头重重地击在了贝特朗的后背。贝特朗惨叫一声,一阵剧痛传来,他一个趔趄,整个木船晃荡起来,贝特朗从船上翻倒水中。“老大威武。”刘勇平高声赞叹。“老大神勇。”众兄弟们竖起拇指夸赞。赵铁柱被兄弟们夸赞功夫好,有些自豪。自从修炼神农玄功,对付小人就有了足够的本钱。“咔咔咔”贝特朗在清水河里呛了几口水,浑身难受,剧烈地喘气着。赵铁柱并不放手,一想到刚才贝特朗就差点强占了戴丽娜,赵铁柱就义愤填膺,对着刘勇平等兄弟们说:“痛揍落水狗!”赵铁柱一下令,刘勇平和兄弟们纷纷行动。兄弟们仿效赵铁柱,纷纷从地上捡起石头,然后向河中呛水的贝特朗砸去。贝特朗的头部、脸部、肩膀、后背被石头砸中,伤痕累累,皮开肉绽,惨嚎不止。贝特朗这一次强占戴丽娜的如意算盘落空不说,还被赵铁柱和兄弟们狠狠收拾,像落水狗一般落魄。贝特朗差点被兄弟们砸了一个半死,清水河这会儿起了风,风大浪急,将贝特朗往下游冲去。贝特朗整个人挂在下游河边的一棵刺树上,扎得鲜血直流,浑身是血。贝特朗顺着刺树爬上岸,算是捡回一条命。“赵铁柱,你小子总是坏老子美事儿。你等着,老子还会来的。”贝特朗在心里放着狠话。赵铁柱带领兄弟们狠狠收拾了贝特朗后,就安排兄弟们继续搞好十二个钢构大棚的安保工作,而自己往人参果树林而来。赵铁柱担心戴丽娜的安全,他快步走进林中,发现戴丽娜躺在地上,不停地唔唔唔。原来戴丽娜的嘴被可恶的贝特朗用毛巾堵住,呼吸十分困难。赵铁柱快速取出毛巾,戴丽娜感到呼吸顺畅。“丽娜,我背你回村部。”赵铁柱边说边要扶戴丽娜起来。哪里知道戴丽娜的眼神中浮现出一丝野性,用渴求的声音说:“快给我!”戴丽娜说完,就主动搂住赵铁柱的脖子,将嘴唇贴过来。赵铁柱被戴丽娜反常的主动给惊了一跳,连忙说:“丽娜,你咋啦?”“我想……你快给我。”戴丽娜的勾魂声让赵铁柱有些不受控制。但赵铁柱很清醒,他仔细看着戴丽娜,发现她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就像一只母狼般的饥渴。这是贝特朗下了药么?赵铁柱猜测着。不等赵铁柱想个明白,戴丽娜更是迫不及待地发动攻势,让赵铁柱无法阻挡。可赵铁柱这个时候哪有心思这样,他仔细看着戴丽娜,发现她的鼻子流出黑血,嘴里吐出白沫,浑身青紫,眼圈儿红肿。赵铁柱暗叫不妙,这很有可能中毒。面对戴丽娜反常的攻势,赵铁柱哪能就范,赶紧点按了一下她的睡穴,让她晕过去。赵铁柱赶紧掐住戴丽娜的手腕,采用内力探脉,很快发现戴丽娜的体内中毒了。这种毒性非常强,严重阻碍了血液循环。这有毒血液如果流到心脏,会引起心脏中毒。如果流到脑部,会引起脑中毒。这心脑中毒,戴丽娜就会出生命危险。这一定是贝特朗干的,事实证明了赵铁柱的判断。赵铁柱发现戴丽娜的手腕上有个针眼儿,而旁边有个注射器。这贝特朗给戴丽娜打了毒针,这简直要戴丽娜的命。赵铁柱对贝特朗的恶毒行为十分痛恨,不过这个时候痛恨也不能解决问题。此时必须解毒,再不解毒,戴丽娜就会出大问题。如何解毒?赵铁柱情急之中,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很快有了一套治疗方法。赵铁柱为了保证最佳治疗效果,决定采取针灸和药物相结合的疗法。先用针灸封住通往心脏和脑部的经络穴位,阻止有毒血液流到那里。赵铁柱想到这里,赶紧从衣兜中掏出针灸盒,取出银针。用酒精棉消毒后,就对着相关穴位扎针。扎针时,赵铁柱动用了内力。这内力渗入穴位内,让穴位封死,阻止了有毒血液往脑部和心脏处流动。赵铁柱采用针灸内力封穴,无意中碰到了戴丽娜软绵绵的地方,弹性无比,舒爽十足,赵铁柱大呼要命。这个戴丽娜,纯粹的洋美女,简直是个超级大奶牛。那雪白的肌肤在月光的映照下特别扎眼,让赵铁柱不忍直视。“千万要镇定,我这封穴针不能马虎。一旦出错,这有毒血液就会侵入心脑,到时候戴丽娜就香消玉殒。”赵铁柱在心里提醒着。赵铁柱好不容易扎完了封穴针,舒了口气,额头上渗满豆大的汗珠。真是不容易,给这个活色生香的洋美女针灸封穴,得多大的意志力和克制力才行啊!稍稍歇会儿后,赵铁柱不敢怠慢,继续采用药物治疗。赵铁柱决定按照《神农百草经》中的方法,配制解毒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