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给邓总治肾虚/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天在批阅一大摞文件,抬起头一看,发现是赵铁柱,不由得又惊又喜,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你可来了。”

“宁叔,来看望您呢!身体还好吧?”赵铁柱笑着问。

赵铁柱的问候让宁天高兴不已,说:“铁柱,托你的福啊!你养殖的珍珠太好了,俏销的很,咱们宁天珠宝集团利润翻番,形势一片大好,你看看我手头上批阅的文件。”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是开珠宝分店的申请书。从申请书的厚度看,足足有一百多份,不由得一喜说:“建这么多分店,可谓遍地开花,大快人心。”

宁天听了,无比满足说:“铁柱,自从你当了副董事长,成为宁天珠宝集团第二大股东,源源不断提供高品质珍珠,咱们的宁天珠宝集团迎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这真是让我快慰啊!我代表宁天珠宝集团感谢你。”

宁天边说边主动握住赵铁柱的手,赵铁柱感到无比自豪。看来做大做强珍珠产业,势在必行。

这会儿,赵铁柱想起来这里是协助宁雅薇会见一个大客户,于是说:“宁叔,雅薇呢?”

宁天听了,连忙说:“铁柱,来了一个大客户,这会儿在贵宾室洽谈。”

赵铁柱一听,说:“宁叔,那我去看看。”

“铁柱,那个大客户不简单,是国内知名的腾飞珠宝集团,专门从事珠宝商贸。要是能够顺利合作,咱们的珍珠能够打开国内市场。国内市场打开了,开拓国际市场也为期不远了。”宁天不忘提醒着。

赵铁柱心里一惊,这腾飞珠宝集团可是大名鼎鼎,在国内享有极高声誉。一旦宁天珠宝集团和腾飞珠宝集团合作,那将是强强联合,前景无可限量。

想到合作至关重要,赵铁柱哪里能够再呆在董事长办公室。

离开时,赵铁柱将软布包中的一颗人参果递给宁天说:“宁叔,把这颗人参果吃了。刚才我看到您批阅文件口干舌燥,人也疲乏。吃下人参果,能够滋补身体,恢复体力,消除疲乏。”

宁天曾经吃过人参果,知道这人参果是滋补圣果,不由得感动说:“铁柱,让你破费了。”

“宁叔,有啥破费不破费的,这人参果是自种的。”赵铁柱强调是自种,让宁天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发现味道比上次的还要顺口,忍不住地夸赞:“铁柱,你可真能干,这味道又提升了不少呢!”

赵铁柱呵呵一笑:“我这是有风水宝地,种植出来的人参果味道不断提升。”

赵铁柱说完,就大步流星往贵宾接待室走去。

宁天吃在口里,甜在心里,美美地想:这个铁柱,真是比亲生女儿还要贴心。这要是做女婿,该多好啊!看来还得提醒宁雅薇,别只顾着工作,得抓紧时间和铁柱发展关系。

赵铁柱往贵宾接待室走来,恰好贵宾室的门打开,一个西装革履,身体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邓总,请等等,我这就给副董事长打个电话,让他给您谈谈河蚌快速繁殖的事儿。”是宁雅薇提议的声音。

邓腾飞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你太能吹了,一夜之间就繁殖出小河蚌,这种哄小孩的游戏我不感兴趣。”

邓腾飞说完,就走出了贵宾室外,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这一声重重的关门,让宁雅薇的心情郁闷到极点。自己将河蚌快速繁殖的事儿给邓腾飞说,可他一点都不相信。

宁雅薇伏在圆桌上,深感不能和邓腾飞合作而遗憾。

在宁雅薇心情低落,呆在贵宾室时,贵宾室外,邓腾飞往电梯口走去。

因为脚步匆匆,正好与迎面过来的赵铁柱撞了一个正着。邓腾飞一看,发现是一个小农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对着赵铁柱嚷着:“农民工,以后走路注意点,别挡着我的道。”

赵铁柱被邓腾飞误会是农民工,并不气恼,他对着邓腾飞扫了一眼。立时两眼微微一眯,一脸严肃地说:“这位先生,你有病。”

“你才有病!”邓腾飞狠狠回击一句,然后按了电梯。

赵铁柱并不恼火,对着邓腾飞继续说:“先生,别发怒,发怒伤肝,会引起肝火太旺,火气太盛,导致肾虚。敢问你最近是不是操劳过度,心力憔悴,尤其是房事时力不从心?”

邓腾飞一听,大吃一惊,瞪圆眼睛问:“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准确啊?”

赵铁柱呵呵一笑:“我这是看色听音,看你眉宇间有青色,说明你肝火旺。再听你声音有气无力,就知道你肾气虚脱。这肝火太旺引起的肾虚拖不得,必须根治才行。”

赵铁柱说得有理有据,让邓腾飞不服不行。真没想到一个农民工,竟然懂得医术,不由得问:“你究竟是谁?”

赵铁柱自信一笑:“我是医生,拥有祖传医术,治愈很多像你这样肾虚的病人。”

赵铁柱刚说完,电梯门开了。

赵铁柱故意说:“我走了,回村给人治病去。”

赵铁柱要进电梯,邓腾飞急了,连忙拉住赵铁柱的胳膊恳求着:“村医,你慢走,既然一眼就看到我有肾虚,那能否给我治一下再走啊?”

赵铁柱看到邓腾飞挽留自己,心头窃喜,说:“当然可以,不过我要诊金的。”

邓腾飞不差钱,连忙拍着胸脯说:“只要治好我的肾虚,你要多少,我给多少。”

“好!咱们选个没人的地方检查。那边有个洗手间,咱们去那里。”赵铁柱边说边走向附近的洗手间。

邓腾飞只想治好,于是跟着赵铁柱去了男洗手间。

这男洗手间没其他人,赵铁柱对着邓腾飞说:“把你的裤子脱下来,我要看看你下面。”

邓腾飞于是脱掉裤子,赵铁柱很快看到邓腾飞下面的东西仅有一个小拇指般粗,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真没想到,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却跟儿童的那样又小又短。

“太小太短,真是可怜,你看看我的。”赵铁柱边说边脱下裤子。

邓腾飞看过去,羡慕的不行。又粗又长,雄赳赳气昂昂。

邓腾飞虽然事业上红红火火,家大业大,可他也有自己的烦恼,那就是婚姻生活屡屡不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