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给美少妇治顽疾/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村民们约定了租地价格,赵铁柱干脆利落地宣布:“父老乡亲们,我念一下名字,大家过来领款签字。”

赵铁柱这么一公布,在场的村民无不拍掌欢呼。

赵铁柱身上并没有多少现金,为了确保现金发放,赵铁柱给张雯雯打了电话,让张雯雯带着足量现金来到周家村。

张雯雯领命,立即照办。赵铁柱让刘勇平等兄弟负责张雯雯的安全,兄弟们护送张雯雯来到周家村。

张雯雯帮助发放现金,高美玉也过来帮忙。为了提高放款效率,赵铁柱和周润民各自喊着名字,然后让张雯雯和高美玉两个人放款。这样双管齐下,让放款效率提高了一倍。

一般家庭有十亩地,就能够领到二万元,这二万元对贫困的乡亲们来说,可是一个大数字。乡亲们激动不已,纷纷赞叹赵铁柱帮了他们大忙,增加了他们收入,改善了他们生活。

在款项快发放完时,赵铁柱念着最后一个人的名字:“秦春桃。”

但意外的是,没有人应声。

赵铁柱一连喊了三遍,也没有人应声。

“乡亲们,帮我喊下秦春桃。”赵铁柱提醒着现场的乡亲们。

周润民连忙说:“村长,春桃是我嫂子,我去喊。”

周润民说完,就撒开脚丫子往他嫂子家跑去。

但很快,周润民跑回来,哭丧着脸说:“村长,不好啦,我嫂子咳血,怕是不行了。”

赵铁柱一听,连忙对着在场的乡亲们说:“乡亲们,大家回去休息吧!我去春桃家看看。”

赵铁柱说完,就大踏步随着周润民往他嫂子家走去。高美玉是个护士,连忙跟过去。

赵铁柱和高美玉随着周润民来到了秦春桃家,她家是三间泥瓦房,破败不堪。还未进门,赵铁柱耳边就传来了“咳咳咳”的剧烈声。

赵铁柱只听声音,就发现病症严重,不由得脸色一沉,问着周润民:“润民,你嫂子得这种病多长时间了。”

周润民听了,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无可奈何地说:“自从我大哥去山西挖煤,煤窑垮塌被活埋。我嫂子闻讯咳血,足足有半年之久。这一次咳血最为严重,我刚才看到嫂子咳了一大碗黑血。”

赵铁柱听了,更是震惊,连忙提醒周润民快带自己进他嫂子的卧房。

周润民点点头,带着赵铁柱进了堂屋,然后站在秦春桃房门前喊着:“嫂子,我带村长过来看你了。”

“周有财,你个王八蛋,给我滚。”一个女人的呵斥声将赵铁柱吓了一跳,高美玉也受惊了,赶紧躲在赵铁柱身后。

周润民发现嫂子发火了,连忙说:“嫂子,不是周有财,是咱们的新村长赵铁柱。”

“我不认识新村长,润民,你带他过来干嘛,去叫医生啊!”秦春桃埋怨着。

周润民要说什么,赵铁柱主动说:“春桃嫂,我就是医生。”

秦春桃躺卧在床上,从卧房往外看,一眼就看到一个帅气的男人对着自己说话。

秦春桃发现这模样儿有些像逝去的男人周润华,不由得增加一丝好感。不过看到赵铁柱一身农民装扮,怎么也不可能和医生有什么关联,于是半信半疑地问:“你是医生吗?我看你是农民。”

赵铁柱充满底气地回答:“春桃嫂,我是仙女村的村医赵铁柱。”

秦春桃听了又惊又喜,这赵铁柱在附近一带,因为医术牛叉,治病许多病人,被人称为农民小神医。

秦春桃立时对赵铁柱尊重起来,连忙礼貌地说:“赵神医,辛苦你了,快进来吧!”

赵铁柱走进卧房,借着房内的灯光,看清了秦春桃的芳容。发现她斜躺在床上,上穿一身花格子衬衣,下穿一件白色凉裤。

赵铁柱目测秦春桃的身材足有一米六五,她这会儿双手捂住胸部,趴在床上咳血,床下是一大碗黑血。随着她剧烈的咳血,她胸前的饱满跟着垂落下来,真是波澜壮阔,美不胜收,赵铁柱忍不住地咽了一下口水。

这个秦春桃,即使病了,也有一种美感。尤其是她乌黑长发披散在肩上,遮住半边的容颜。可是那若隐若现的另外半张脸,却足以让人迷醉。

秦春桃这样的美妇,胸部丰满、身材高挑、体格妖娆,简直是人间尤物。

赵铁柱怜香惜玉,如果秦春桃是健康的,完全可以算是周家村第一美妇。

赵铁柱是个医生,医者父母心,哪里能够看着秦春桃这样一个绝色美少妇这么剧烈咳血。

这会儿,赵铁柱对着秦春桃说:“春桃嫂,让我给你检查一下。”

秦春桃点点头,赵铁柱扣住她的手腕,暗暗动用内力探脉。丝丝内力如游丝一般渗入秦春桃体内,很快探明了病症所在。

赵铁柱脸色越来越严肃,轻叹口气。

秦春桃小声地问:“赵医生,检查出什么了?”

赵铁柱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春桃嫂,我问你,你这病是什么时候发作的?”

“半年前我丈夫去世,我朝着山西煤窑的方向哭了三天三夜,眼睛红肿,不停咳嗦,随后就咳起血来。先咳得轻微,往后越来越剧烈,一直到现在咳出一大碗黑血。”秦春桃痛苦地说。

赵铁柱听了,说:“春桃嫂,我敢断定是你半年前悲痛过度导致脏腑劳损,气血两虚。因为一直拖着,所以越来越严重。你这种病必须治,再拖下去会有生命危险。”

秦春桃听了,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说:“那怎么治疗?”

赵铁柱说:“别担心,我先用止血药给你服下去,然后给你针灸按摩就能痊愈。”

“是吗?那快给我试试吧!”秦春桃满怀期待地说。

一旁的周润民替赵铁柱捏了一把汗,嫂子这种咳血症,其实半年前就请过附近的老郎中用中医治疗,但一直不见效。而赵铁柱刚才说只用止血药和针灸按摩就能治愈,这是不是夸大其词啊!

接下来,赵铁柱开始给秦春桃治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