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 给方婶看痒病/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说。”赵铁柱说。

“我刚才在市局加班,头晕脑胀,到现在头脑还有些发沉,吃了点药也不见好,不知道咋办?”陈思琼犯愁地说出自己的烦恼。

赵铁柱听了,观察了一下陈思琼的气色,发现脸蛋儿泛白,缺少正常的血色,连忙说:“思琼,你最近是不是老加班?”

“是的,最近市局有许多案子要办理,我看案卷都好晚。”陈思琼大吐苦水。

赵铁柱听了,说:“思琼,这么加班不好。这样,我给你一颗药丸吧!你吃了能够提神醒脑。”

赵铁柱说完,就从衣兜中取出药盒,从药盒中拿出三颗草绿色的药丸,递给陈思琼说:“思琼,这三颗药丸,你每天服一颗,连服三天你的气色就变好。”

陈思琼感激地接过药丸,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服了一颗,立时一阵清香之气渗入口鼻,滑入食道,让她浑身舒畅。

“果然好!”陈思琼忍不住地赞叹起来。

这会儿,警车鸣笛,要开动了,陈思琼也要上车了。

陈思琼有些恋恋不舍,她对着赵铁柱说:“铁柱,我要走了。”

“思琼,我送你到村口。”赵铁柱说。

陈思琼点点头,她让警车先开到村口,而自己在赵铁柱的陪同下往村口走来。

周围没其他人,一轮皎洁的月光照耀,将陈思琼和赵铁柱的身影拉得很长。一阵风吹来,掀起陈思琼的秀发。赵铁柱闻到了头发香,不由得心神一漾。

“铁柱,我好多了,你这药丸太有效了,我这会儿头脑特别清醒,眼睛也特别明亮。整个手脚有力气,精神特别好。”陈思琼伸展了一下胳膊,浑身舒畅地说。

赵铁柱自豪一笑:“思琼,我这是采用人参、松露、灵芝三种名贵药材食材精制而成,当然效果出奇的好。”

“这么贵重的药材食材,我可不能让你破费。”陈思琼说。

“我这是自种自销,谈不上破费。”赵铁柱说。

陈思琼听了满心欢喜,在快到村口时,陈思琼说:“铁柱,我走了,你回去吧!”

陈思琼离开时,赵铁柱却一把从后面揽住她的腰肢,一双粗大有力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陈思琼立时身子软了起来。

陈思琼没想到赵铁柱会主动,她此时很温顺,任由赵铁柱在身上游走着。

赵铁柱凝视着陈思琼的秀眼,说:“思琼,我想吻你。”

陈思琼没有说话,闭上秀眼,期待着赵铁柱的热吻。

赵铁柱吻起她来,两个人很合拍,这离别之吻让两个人十分珍惜。

五分钟后,陈思琼想到必须离开了,不然警车会等自己,只得脱开赵铁柱说:“铁柱,下次让你多吻会儿,你有空去我家吧!我爸妈想见你呢!”

“呃!”赵铁柱点点头,但双手还是搂住陈思琼不放。她的身子十分诱人,手感特别好,赵铁柱不忍松开。

陈思琼温柔的很,凑到赵铁柱耳边呢喃:“铁柱,人家也不想这么离开的,但公务在身。以后有时间,我就多陪陪你。”

赵铁柱恋恋不舍地松开了陈思琼,对着她说:“思琼,你是个特别的女人,外表看起来冷酷,可内心火热温柔,我喜欢你这种个性。”

“你也特别吸引我呢!你的药丸太棒了,我都舍不得吃,想把剩下的两颗给我爸妈服用。”陈思琼说。

赵铁柱想到陈思琼看重自己的药丸,于是果断从衣兜中再次取出药盒,拿出了另外仅剩的两颗药丸,递给陈思琼说:“思琼,这两颗就给你爸妈吧!”

赵铁柱如此贴心,连自己爸妈也孝顺,这让陈思琼特别感动。她离开时,对着赵铁柱的左右脸颊香了一下,然后低着头快步往村口走去。

赵铁柱怔在原地不动,他感到两脸湿湿的,滑滑的。鼻子闻到了淡淡的唇香,不由得陶醉不已。

过了半天,赵铁柱才回过神来,记起该回周家村村部了。

赵铁柱回到村部,发现村部一间房亮着灯,窗户映出人的影儿来,一个声音在痛苦地叫着:“高护士,我好痒,痒死我了。”

赵铁柱听到这是一个女人难受的声音,连忙悄悄走上前,从虚掩的门缝往里瞅,很快看到一个上穿薄衬衫,下穿黑色短裤的女人躺在一个病人床上,浑身抓挠着。

不用问,这是一种痒病。

“方大婶,您忍一忍,我给您配点止痒药。”高美玉说完,就在房间的药柜中找出几种中草药粉,她将防风、薄荷、苦参混合,用一定的水和酒调匀,然后涂抹在方大婶的痒疙瘩上。

但意外的是,这药涂上去根本无济于事,反而方大婶更是难受地说:“高护士,你这是什么药啊!我怎么越来越痒了?”

高美玉有些傻眼了,这个药方可是何诗诗在市人民医院疑难杂症科教给自己的啊!对于一般的痒病还是很见效的,不想用在这个方大婶身上,却一点效果也没有。

怎么办呢?高美玉正在犯难时,赵铁柱看不下去了,连忙在屋外说:“美玉,别急,我有办法。”

高美玉听到是赵铁柱的声音,心头一喜,连忙快步上前,将门打开,说:“铁柱哥,你来的正好。”

赵铁柱走进医务室,看到了病床上的方红花,连忙说:“方婶,您这痒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方红花看到赵铁柱,轻叹口气说:“铁柱,不瞒你说,婶这痒病是从一个星期就发作了。一个星期前,婶去周家村五里外的野水潭割水草,用来喂猪。这水草上长有许多细毛刺,刺得我皮肤斑斑点点。

随后回家就起了痒疙瘩,我感到特别难受,就不停地抓挠,用了家里备用的皮炎平也无济于事。今晚实在痒得受不了,就来找高护士看看。不想配的药却不能止痒,哎哟喂,痒死我了。”

方红花边说边用力地抓挠起来,赵铁柱看到,她身上的红疙瘩溃烂了。这么挠下去,痒病越发严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