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你反映,我支持/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自从获得了《神农百草经》,就一门心思搞各种致富产业,很少有空放松。而现在,他斜靠在柔软的真皮沙发躺椅上,边看电视边喝茶,这日子过得真逍遥。

赵铁柱心里美滋滋时,肖梦茜已经洗完澡出来了。

让赵铁柱料不到的是,出浴后的肖梦茜,穿着一件浴袍,头发湿漉漉的。浑身的肌肤光亮胜雪,前凸后翘的身子越发诱人。赵铁柱只看一眼,就忍不住地想多看一眼。

尤其是肖梦茜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浑身散发着妩媚的气质。而且肖梦茜是一个城里人,皮肤又白又嫩,保养的又好。虽然肖梦茜二十六岁,其实看起来就二十出头,这种青春时尚的气息对赵铁柱有着不可抵御的诱惑力。

“梦茜姐,你长得比我药草地里的芍药花还好看!”赵铁柱多看了一眼肖梦茜后,情不自禁地表达着自己的赞美。

肖梦茜听到赵铁柱的赞美,心中美滋滋的,不过她对赵铁柱说:“铁柱,别油嘴滑舌的。对了,我叫你来我这里,可不是听你的赞美,咱们有正经事要谈的。”

“梦茜姐,那你先谈吧!”赵铁柱说。

肖梦茜是雷厉风行的人,说道:“铁柱,实话给你说,镇政府内部讨论研究,考虑到你种药草脱贫致富,起了模范带头作用,所以你担任周家村村长,重点也是种药草。”肖梦茜开门见山地说。

赵铁柱听了,积极响应说:“梦茜姐,我也想扩大规模种药草,镇政府的要求和我的愿望高度一致。”

“铁柱,你种药草有啥困难,可以给我反映,我会积极支持。”肖梦茜说。

但赵铁柱摇摇头说:“梦茜姐,暂时没啥困难,不过我有个重要事儿给你反映。”

“什么事儿,你尽管说。”肖梦茜说。

赵铁柱说开了:“梦茜姐,我打算在周家村建个药酒厂。”

肖梦茜一听,笑问:“是什么药酒呢?”

赵铁柱这会儿将随身携带的一瓶神农药酒拿出来,递给肖梦茜说:“梦茜姐,就是这样的药酒。”

肖梦茜看了看药酒,发现成色好,不由得两眼一亮,问着:“铁柱,这药酒有啥功效呢?”

赵铁柱说:“不瞒你说,刚才我和许富国斗酒,并不是我酒量大,而是喝了这药酒。”

“药酒能解酒么?”肖梦茜听了,很是好奇地问。

“只要加入白扁豆、苦参、葛根花三种药材进去,就可以。”赵铁柱说。

肖梦茜做梦也没有想到这药酒能够解酒,不由得眉开眼笑说:“铁柱,你这药酒很不错,解酒有奇效,不过不知道还有那些功效呢?有没有人试用?”

赵铁柱也不隐瞒,干脆将刚才在周家村急救秦志民被毒蛇咬伤,以及用药酒给村民治疗各种疾病的事儿一一说来。

肖梦茜听了连连点头称赞:“铁柱,这药酒这么神奇,的确值得建药酒厂。这样,你这会儿把建药酒厂的规划告诉我。”

随后,赵铁柱将建药酒厂的规划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肖梦茜认真地做笔记,还提出现代化的制药理念,赵铁柱赞成说:“我们的药酒厂,就是现代化的。”

肖梦茜记录完了,就给赵铁柱安排了一个房间休息。自己去了洗浴间洗了个澡,然后回自己房间去了。

肖梦茜洗完澡,赵铁柱该洗澡了。这会儿他独自享用一个大卫生间,在淋浴头下冲洗着。鼻子中闻到了肖梦茜残留的洗澡水的香味儿,好爽啊!自己的脑海还浮现出肖梦茜在这里洗浴的情景呢!

更让赵铁柱失神的是肖梦茜留在卫生间的一件内衣,这内衣散发着她身上的体香,更让赵铁柱浮想联翩。

洗完了澡,赵铁柱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睡柔软的沙发床,比睡木板床要舒服多了,赵铁柱一倒床就进入梦乡。

赵铁柱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的药酒厂在周家村建成了。周家村的村民纷纷从外地打工回来,就在药酒厂里就业。

而自己的药酒因为神奇功效,十分俏销,药酒厂赚得盆盈钵满,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同时带动整个神农镇经济发展。

赵铁柱做了这个梦后,不论怎么都睡不着觉。这会儿卧房里没有灯,可是赵铁柱并不感到漆黑,反倒还发现一丝亮光。

奇怪啊!这卧房的窗户窗帘都拉下了,卧房灯又没开,这亮光从哪里来?

赵铁柱顺着亮光看过去,立时发现是从墙壁一个小孔射进来的。

这一定是从肖梦茜的卧房射进来,这说明肖梦茜并没有休息。看看时间,是凌晨二点钟,这么晚了,肖梦茜在干什么呢?

赵铁柱为了搞清楚,于是拿起一个凳子,自己站上去,将眼睛朝着那个孔看过去,立时看到这样的情景。

但见肖梦茜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在办公桌前的电脑上忙碌着。遗憾的是,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并不能看到她的前面。

不过这背影也十分好看,那婀娜的身姿一览无余。天鹅般的脖颈、光滑的玉背、纤细的腰肢、圆圆的后臀构成了肖梦茜的魅力所在。

在赵铁柱欣赏肖梦茜诱人的背影时,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赵铁柱发现肖梦茜突然停住了电脑操作,双手捂住眼睛,痛苦地低吟起来。

赵铁柱从肖梦茜的低吟以及剧烈的身体起伏就可以判断出,这一定是眼睛又胀又痛。长时间地熬夜工作,对眼睛很不好,同时肖梦茜本来就身体虚脱。这长时间的工作,会透支她的气血,导致头昏眼花,浑身难受。

必须去治疗肖梦茜,这眼睛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会出问题。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二话不说,出了自己的卧房,来到了肖梦茜的卧房门口,大声说:“梦茜姐,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进来帮你看看。”

肖梦茜在痛苦绝望中听到了赵铁柱的声音,无奈地叹口气说:“铁柱,姐眼睛痛,就像刀子刺眼睛似的,我担心眼睛会瞎的。这种毛病从大学毕业就开始了,一熬夜眼睛就疼。对了,你快在客厅茶几抽屉里拿治眼痛的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