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谜一样的男人/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水仙听到这话,半信半疑地说:“铁柱,别安慰嫂子了,刚才嫂子都看到你烧伤严重,还说没事啊?”

沈水仙这句话提醒了赵铁柱,是啊!刚才赴汤蹈火,浑身烧伤,灼痛不已,自己还晕了过去呢!这会儿怎么……

赵铁柱正想的时候,突然沈水仙惊奇的声音传来:“铁柱,好奇怪啊!刚才我看到你昏倒在地时,浑身伤痕累累的,怎么这会儿竟然没有伤痕呢!”

“是吗?”赵铁柱这会儿看向自己,发现自己的外衣都烧坏了。按理说自己的身体也烧成了重伤,可是看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没有一丝伤痕。

赵铁柱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太神奇了,他仔细地回想勇闯火海救火,自己是受过严重烧伤的。还看到自己的肌肤红肿淤黑,可这会儿肌肤光滑如初。

自己没有服用任何治疗烧伤的药,竟然能够自愈?难道是……

赵铁柱头脑浮现出《神农百草经》,意外发现自己修炼神农玄功,到了一定境界,身体的内力就能够起到自我疗伤的作用。

真想不到,通过今天烧伤,说明自己拥有的内力能够自我疗伤,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

看来修炼神农玄功就是好啊!

当赵铁柱得知伤口自我修复的秘密时,沈水仙迷惑不解的声音传来:“铁柱,你的烧伤为什么自愈了?”

赵铁柱哪里能够说出自己修炼神农玄功的秘密,连忙忽悠一句:“嫂子,我不是说过命大福大吗?”

这句话让沈水仙也不便再问下去了,的确是赵铁柱命大福大。

这会儿,起了一阵风,本来快熄灭的火势被风刮起,又熊熊燃烧起来。

不过这火势并不是刮向药草地,而是刮向附近的一处野树林。

这野树林一旦被烧,就会往仙女山蔓延,最后导致整个山林焚毁。烧山毁林,这可不是赵铁柱愿意看到的。更重要的是,这仙女山被市政府规划成资源特区,自己是合法的唯一开采人。如果这整个仙女山被焚毁,后果不堪设想。

“水仙嫂,快通知乡亲们来灭火,我们人力不够!”赵铁柱对着沈水仙说完,就像一只豹子朝着火势冲过去。

沈水仙也不想引起森林大火,她连忙往仙女村跑。到了村部,对着高音喇叭喊:“乡亲们,大家集体行动,仙女山山麓起火了,大家都拿着灭火工具来灭火,以免引起火灾。”

沈水仙一喊广播,立时村民纷纷响应。

村民们纷纷拿着洗脸盆、脚盆、木桶等等,纷纷出村,朝着仙女山南麓奔来。

好在赵铁柱花钱在药草地打了深水井,能够在仙女山南麓用潜水泵取水。村民们纷纷用洗脸盆、脚盆、木桶装水,然后纷纷往火势蔓延的地方奔去。

赵铁柱往最危险的地方奔去,他要将火势阻止在仙女山入口处。这当中是一片荆棘,这荆棘最容易着火,赵铁柱必须抢在火势扑过来时,将这荆棘铲除。

赵铁柱拿起开山刀,一路披荆斩棘。因为修炼神农玄功,他内力充盈,精气神旺盛,越干越有劲儿。

沈水仙则用镰刀帮忙砍一些杂草,砍杂草就够费力的,砍荆棘那将要消耗多大的体力啊!

沈水仙没砍几下杂草就累的香汗淋漓,她不由得朝赵铁柱看去,发现不一会儿功夫他就将这荆棘地给铲除了。而且赵铁柱脸不红气不喘,就像没干什么重活一样。

沈水仙不由得越发对赵铁柱好奇,这个铁柱,刚才烧伤不治自愈,这会儿披荆斩棘气都不喘。再看看旁边的乡亲们,一个个因为救火,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浑汗如雨。

这个铁柱,真是谜一样的男人。

大家群策群力,终于将火扑灭。

“乡亲们,都辛苦了!”赵铁柱看到火势已经扑灭了,对着乡亲们说。

乡亲们说:“铁柱,我们哪有你辛苦啊!如果没有你,这火势早就穿过荆棘地烧向仙女山了。”

火势扑灭后,乡亲们一一散去,整个仙女山南麓,就剩下了赵铁柱和沈水仙了。

这会儿赵铁柱看着这一次火灾有惊无险,幸亏自己冲向火海利用潜水泵抽水灭火,将雪顶红花全部保住。不过野草烧到树林,直接烧向仙女山。要不是及时发动了乡亲们灭火,自己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将整个火势扑灭。

这么大的火,绝不是天灾引起的。因为这火源是从药草地周边的野草而起,而这野草也不会轻易发火,这难道是有人纵火?

“水仙嫂,你是第一个发现起火的,能告诉我这是谁干的?”赵铁柱说这句话时,眼神中充满愤怒。

沈水仙摇摇头说:“铁柱,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我只是经过这里,对了,我发现这火是从最东边开始起的。”

沈水仙这无意中的一句话,引起了赵铁柱的注意。

赵铁柱快步走到最东边的野草地块,仔细观察情况,很快他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汽油味,这说明有人倒汽油纵火。

赵铁柱继续绕着野草地观察,在地上,他发现一个红色的高档打火机,这打火机很有可能是纵火者掉在这里了。

赵铁柱将这打火机放进衣兜,这会儿,沈水仙欣喜的声音传来:“铁柱,你看,好像有辆车往养殖场开去。”

赵铁柱视力极好,即使有些远,但他一眼就认出那辆车是拖拉机。不过开车的人戴着草帽,遮住了脸,赵铁柱看不出那人是谁。

为了搞个清楚,赵铁柱对着沈水仙说:“嫂子,我们去养殖场看看吧!”

沈水仙也想知道是什么人开车来到养殖场了,于是随着赵铁柱的脚步往养殖场走去。

到了养殖场,赵铁柱和沈水仙看到那戴草帽的不是别人,正是刘勇平。这拖拉机车厢还有六个兄弟,每个兄弟手中抱着一个钢罐儿。

“老大,知道这拖拉机是怎么弄到手的吗?”刘勇平将拖拉机停在赵铁柱面前,有些得瑟地说。

赵铁柱笑道:“是买的吗?可我只给你们发了工资,难道是你们集体出资购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