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 威武制敌/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美玉伏在赵铁柱的背上,感到很舒适。

不知不觉,赵铁柱就将高美玉背到了潘二嫂家门前。高美玉下来了,赵铁柱要进去就诊,却被高美玉阻止住:“铁柱哥,这发烧的小病让我治吧!”

赵铁柱点点头,说:“那好!你治好了,就回村部歇息,要是遇到啥事儿,给我电话。”

“铁柱哥,知道啦!”高美玉美美地答应,给了赵铁柱一个妩媚的眼神,然后往潘二嫂家走去。

赵铁柱想到方红花家的苹果园不能没人看管,于是返回小木屋。黑豹跟着他,在小木屋外守夜。

黑豹饿了,就在附近捉山鼠,不一会儿就吃饱了。

第二天一大早,随着黑豹“汪汪汪”的声音响起,把睡梦中的赵铁柱吵醒了。

赵铁柱起床,走出屋外,发现黑豹被一只大黄狗欺负。而黄狗身后,是不可一世,飞扬跋扈的王泽民。王泽民身边,纠集了镇上游手好闲,无恶不作的八个混子,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赵铁柱,老子今天来,是给你提个醒,高美玉是老子的女人,如果以后你敢跟老子抢,嘿嘿!老子就让大黄咬死你!”王泽民果然是来找茬的,一上来就把自家喂养的一条十分凶残的黄狗叫出来。

这黄狗就像王泽民一样,狗仗人势,经常乱咬人,村人都很害怕。

那如狼似虎的黄狗咆哮一声,纵身一跃,朝着赵铁柱凶猛扑来。赵铁柱没有防备,躲也来不及了。眼看自己的喉咙会被黄狗咬住,哪知黑豹从一旁跃起,迎了上去。

黄狗咬住黑豹的尾巴,黑豹忍住疼,用爪子去剜黄狗的眼睛,黄狗疼得连忙松了口。

“大黄,快咬死它!我赏你一根骨头!”王泽民边说边从一个混子手中拿起一根猪排骨,扔到大黄面前。大黄立即精神大震,咆哮着向黑豹发动进攻。

黑豹没有防备,吃了亏。它的喉咙差点被大黄咬破,赵铁柱看着一阵揪心的疼,必须出手。

狗仗人势,他娘卖个西皮的,这个龟孙子王泽民真他妈的欺人太甚,必须出狠手!

赵铁柱眼疾手快,趁着王泽民和一帮混子大看好戏之时,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对着大黄的头部猛拍过去。

“汪汪”两声惨叫,那大黄的头部被赵铁柱的砖头拍得鲜血直流,咬住黑豹喉咙的牙齿也松开了,然后慌不择路地逃窜而去。

王泽民看得大跌眼镜,气得七窍生烟,他仗着人多势众,吩咐一帮混子:“你们一起上,废了他的鸡鸡,每人赏五百!”

这帮混子一想到有五百赏钱可拿,如打鸡血般地兴奋,朝着赵铁柱包抄而来。

虽是清早,但周家村有不少村民起床,要去野外庄稼地锄草捉虫。村民经过方红花家的苹果园小木屋,无不为赵铁柱担心起来。这下铁柱要吃亏了!

王泽民准备在一旁看好戏,心里骂着:这回老子让你死翘翘。

但出乎意料的是,赵铁柱在混子们冲来时,左右两手猛然从地上抄起一块板砖,暗暗运行神农玄功,对着冲在前面的两个混子狠狠砸来。

赵铁柱练功升级,浑身充满爆发力。神农玄功发挥到极致,自然这板砖的威力跟炮弹无异。

“啊——”狗仗人势的两个混子惨叫倒地,鲜血直流,满地打滚。原来,一个混子的脑袋被赵铁柱砸得狗血淋头,另一个混子的胸部有三根肋骨被板砖砸断。

吓得其余的混子倒抽一口凉气,哪里还敢再上前的,一个个成了缩头乌龟。

可王泽民亡赵铁柱之心不死,对着混子们说:“你们一起上!每人赏一千!”

“一千?!”其余六个混子一听这话,就像打鸡血般地兴奋,竟然忘了惧怕,朝着赵铁柱包抄而来,狂攻猛打。

狗日的!真是要钱不要命啊!这个龟孙子要置老子于死地,对付这帮牲口绝不能手软!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冲进小木屋,拿出开山刀。自从修炼神农玄功,赵铁柱谁也没有怕过。

这一次开山刀在手,如虎入狼群,威风凛凛。不出三五个回合,赵铁柱就把这帮害人的牲口给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

而在场的村民看到了,拍掌欢呼:“铁柱威武,铁柱无敌,铁柱神勇!”

王泽民傻眼了,怎么也想不到,赵铁柱变得如此厉害。一群混子在赵铁柱面前不堪一击,王泽民后背感觉到丝丝凉意,趁着人们不注意,赶快溜。

可赵铁柱哪里能放过王泽民,一想到王泽民所做的坏事,赵铁柱就嫉恶如仇。

自己这一次也没有招惹他,他却带着一帮牲口来找麻烦。狗日的,老子不狠狠出手,天理不容啊!

由于王泽民狼狈逃窜,赵铁柱追赶也来不及了,怎么办?赵铁柱抄起开山刀,暗暗运行神农玄功,然后一声怒吼,将开山刀给狠狠地投掷出去。

开山刀就像李寻欢的飞刀,朝着远处的王泽民飞过来。王泽民认为自己可以逃过去,可哪里料到赵铁柱的功夫十分厉害。

那开山刀从后面刺中了王泽民的屁股,刺出一个大血洞,鲜血如喷泉涌出,溅满一地。王泽民如杀猪般地嚎叫,打破了村外清晨的寂静。起早床在野外干活的村民们停止手中的活计,纷纷赶到事发地看热闹。

到场的村民看到赵铁柱痛削王泽民,齐声赞叹赵铁柱功夫威武,同时对着王泽民暗骂活该。

“赵铁柱,这仇老子记住了,你等着!”王泽民在心里暗放一句狠话后,就拖着伤累累累的身体,如落水狗般狼狈逃去。

赵铁柱痛削王泽民一伙后,发现黑豹瘫在地上,一动不动,连忙喊着:“黑豹,你醒醒啊!这里有骨头,你快吃!”

赵铁柱喊了半天,黑豹也没有醒来,用手凑到黑豹鼻息,气若游丝。原来黑豹的喉咙被王泽民的大黄狗差点咬破了。

“狗日的龟孙子王泽民,老子当时就该一刀劈死你!”赵铁柱义愤填膺地骂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