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玉米地里那一幕/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生怕这个柳翠芬会把自己的耳朵捏坏,于是只得承认说:“翠芬婶,我就只偷看了一眼!”

“放了我吧!翠芬婶,我还有事呢!”赵铁柱不想跟柳翠芬纠缠,但是柳翠芬却怎么肯放过赵铁柱。

她看看四下无人,于是对着赵铁柱道:“铁柱,我说你是真木还是假木啊?”

赵铁柱没有说话,奶奶的,这个柳翠芬,明摆着在勾引自己。怎么办?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把两个人惊醒了。“妈妈!妈妈!我家的牛跑了!呜呜!呜呜呜!”

是柳翠芬的女儿小蕊在喊。

“铁柱,我女儿朝这边来了,可不能让我女儿看见,快从后面溜走!”柳翠芬连忙招呼赵铁柱,赵铁柱正好脱身,撒腿就往后面溜。

柳翠芬提着一个打猪草的篮子走出树林,对着朝自己走来的小蕊说:“你个死丫头,怎么不好好放牛?快说,牛往哪边跑了?”

“在那边!牛跑的快,我追不上!”柳翠芬在小蕊的指引下,终于发现一里路外,自家的公水牛发起疯来,追赶着邻村的一头母牛呢!

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多次了,可是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回来!”柳翠芬边追边喊,但是那公水牛就像没听见似的,朝着周家村外奔去。

这里的地势很危险,这发情的公牛行走在一条十分危险的独木桥上,独木桥下,是深涧,深涧下面,是乱石堆。一旦坠落,公水牛就会一命呜呼。

柳翠芬追不上,心想这一次完了。这一头公水牛,可相当于自己三年的收入,金贵的很。一旦牛失去,自家的许多玉米地都不能耕种了。

就在柳翠芬绝望的时候,突然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一条狗从一边蹿出来。在公水牛要迈上独木桥时,那狗“嗷”地一声,一跃而起,从当中横飞过来,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公水牛吓得掉头就跑。

后面的狗狂追不舍,从村外追到了村子中。

柳翠芬跟在后面跑得“啊呼”直喘气。

等到了自家屋前,意外看到了自家公水牛已经被拴在了屋前的大槐树下,这头牛浑身直冒汗,看样子是被狗吓的。

奇怪,是谁把牛栓到树上?在柳翠芬百思不得其解时,突然女儿的声音传来:“妈妈,铁柱哥哥走了,你得快追过去呀!他养的那条狗真好玩,竟然帮我们把牛追回来了!”

什么都明白了。

柳翠芬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现赵铁柱在自己心中,是一条真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如果没有他,自己这头牛就会被摔死,等于是挽救了自家。

柳翠芬没有追上赵铁柱,赵铁柱已经继续在苹果园里,给自己雪白的嫂子采摘苹果了。

赵铁柱回到了秦春桃的苹果园,将剩下的五个馒头扔了两个给黑豹吃,自己吃了三个,感觉到有力气了。

赵铁柱于是继续采摘苹果,这一次全神贯注,提高效率,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赵铁柱就将嫂子家所有成熟的苹果都采摘了。这个结果连自己也有些诧异。

怎么干活这么有精神?

赵铁柱用一辆板车将采摘的一筐筐新鲜苹果运回秦春桃嫂子家,秦春桃家的院子里,采摘的成熟苹果堆成了山。金灿灿的,红彤彤的,十分惹人眼球。

赵铁柱等待着嫂子回家,可是太阳下山了,嫂子也没有回来。

赵铁柱感觉到不对劲,不是说下午回来的么?怎么到现在不回来呢?

赵铁柱的眼睛感觉到在打架,听人们讲,眼睛跳一跳,说明有凶兆。

赵铁柱再也坐不住了,嫂子一个人去镇里,本来周家村交通很闭塞,路况很差,来回很费时费力。该不是嫂子在路上不好走吧!或者出意外了。

何况,这来回的路上,说不定还有野兽出没呢!比如野狼和野猪。

赵铁柱连忙从嫂子家找到一把旧柴刀,在狗蛋上磨了磨,然后带上黑豹,趁着朦胧的夜色,往村外走去。

赵铁柱刚走到了村外的一处野洼,那是一块玉米地,就听到了一个急促的声音“来人哪!救命啊!”

赵铁柱连忙一怔,竖起耳朵,听到这声音很熟悉,咦,是嫂子秦春桃的声音。连忙冲上去,闯进玉米地。

玉米地形成的青纱帐里,赵铁柱发现五十米外,一个猪头猪脸的男人骑在秦春桃的身上,开始扯着她的衣服。不好,是王泽民这个龟孙子。

“啊——”王泽民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原来是秦春桃狠咬了一下王泽民的咸猪手。

“你这个贱人,竟然咬老子!”王泽民边说边“啪”地一声狠扇了一下秦春桃。

秦春桃呜呜呜地哭了。

赵铁柱心里一阵揪心的疼,嫂子被王泽民这个龟孙子打,就像打在自己的脸上。听到嫂子的无助哀哭,赵铁柱义愤填膺。

一想到嫂子被打,嫂子要被王泽民那只脏手玷污,赵铁柱热血沸腾。

赵铁柱没有召唤黑豹,而是像一头野牛一般地冲过去。

但是突然嗖嗖两声,从玉米地里钻出两个人,一看正是王泽民雇请的两个帮凶,一个是狗蛋,一个是虎子。

这两个人在给王泽民把风,狗蛋拿着铁棍,虎子拿着大砍刀。两个人看到赵铁柱手无寸铁,不由得相互对视一眼,对着赵铁柱威吓:“你小子识相点,惹急了我们王少,吃不了兜着走!”

赵铁柱根本不把狗蛋和虎子放在眼里,对着他们道:“好狗不挡道!”

狗蛋和虎子反被赵铁柱骂成狗,连忙对视了一下,然后左右包抄,朝着赵铁柱进攻。

而此时,王泽民那个家伙已经撕开了秦春桃的外衣。

此时的秦春桃早就无反抗之力,她的嗓子喊哑了,她的眼神中满是绝望。

两滴清泪从脸颊溢出,但王泽民却丝毫不怜香惜玉,反倒更加激起了他的野性。

“哭什么哭,待会老子让你爽着哭!”正在王泽民占秦春桃便宜时,赵铁柱哪里能再看下去了,心里暗骂一句:龟孙子竟敢动我的嫂子?连忙喊了一声“黑豹,给我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