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 楚巧曼找麻烦/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是看神农种植法中的神农再生剂,这会儿是研习医术。

里面一条条金玉良方,赵铁柱每每读来,以致称颂。每一次诵读,都会有一次收获。什么病症用什么药,赵铁柱都熟记于心。还有如何配药,如何用药的问题,赵铁柱也做到胸有成竹。

学习完《神农百草经》之后,赵铁柱看到天没有亮,就在野外修炼神农玄功,不停地模仿虎,鹿,熊,猿,鹤五种动物的动作,不断保健强身。同时内练一口气,让自己的气功功法突飞猛进。

心中坚定一个信念:只要有机会,就会爆发。

赵铁柱练功不寂寞,有铁将军黑豹作陪。赵铁柱练神农玄功时,黑豹也跟着模仿起来,时而上蹿下跳,时而一跃而起,时而张牙舞爪,时而横冲直撞。

黑豹也跟着赵铁柱练功升级了,越来越威武了,能够在任何时候,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就可以执行各种特殊任务。

就这样,赵铁柱和黑豹一直练功到天亮,赵铁柱浑身就像从河里洗了澡一般。他身上的肌肉鼓鼓的,自己稍稍一舒展,身上就噼里啪啦地响,浑身充满着男人的力量。

而黑豹则生龙活虎,一只小老鼠从废墟经过,黑豹一个饿狼扑食。不等老鼠钻洞,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老鼠抓住。

“黑豹变得威武了!”赵铁柱在心里赞叹着。以后黑豹不用自己操心为他准备食物了,他完全有能力捉老鼠养活自己。

赵铁柱带着黑豹,往村部走去。

“王大伯,您知道谁是医生?”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从赵铁柱背后传来,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哦!你是……”王大伯用有些干涩的声音问。

“我是楚巧曼!我奶奶的病又犯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发作,一直到现在都在咳血!我不知道怎么办?”楚巧曼满脸愁容,焦头烂额。

“那还不快点追!哦!往村口去的那个就是!”王大伯用手指向村口。此时的赵铁柱和黑豹已经要过一座小木桥,只要过了这小木桥,就等于离开了周家村。

楚巧曼连忙飞一般地朝着赵铁柱追过来。

“医生,请留步!”楚巧曼在赵铁柱要迈上独木桥时,突然对着赵铁柱的背影喊。

赵铁柱回过头,突然发现是那天半路上遇到的野蛮小女子,立时大跌眼镜。奶奶的,竟然是她,自己手臂被咬的地方现在还没有完全好呢!这种咬人的小母狗,我躲!赵铁柱连忙往前大步走,装作没看见似的。

楚巧曼也大吃一惊,怎么医生竟然是半路上遇到的那个流氓、无赖、人渣呢!

难道自己找错人了?楚巧曼正在发怔的时候,王大伯脚步蹒跚地走了过来,对着楚巧曼说:“丫头,快把他留住吧!上次就是他治好你奶奶的偏瘫症呢!”

“啊?!”楚巧曼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怎么可能呢?明明是一个流氓无赖嘛!怎么是一个会治病的医生呢?自己左看右看,哪也看不出是医生。

“丫头啊!你再不留住他,你奶奶的病恐怕没得治了!”王大伯的话又在楚巧曼的耳边响起来。

王大伯的三次提醒,让楚巧曼突然想起了奶奶的病是多么严重。这一次一回来,看到了奶奶的偏瘫症痊愈了,别提有多高兴了。可偏偏不巧,从昨天晚上,奶奶又患上了哮喘。

可能是最近风寒感冒了,楚巧曼这一次从外面回来,带了一些治风寒感冒的西药。给奶奶服下,却一点好转都没有,反而咳血,这让楚巧曼慌了手脚。

好在楚巧曼听说村中有村医,于是一大早就寻找。

尽管楚巧曼对赵铁柱治病仍然半信半疑,但村中也没有第二个医生,加之把奶奶弄到镇卫生院诊治,也来不及了。此时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喂,给姑奶奶站住!”楚巧曼看到赵铁柱怎么一见到自己就要躲,越是赵铁柱躲自己,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楚巧曼突然记起半路上,这个家伙占自己便宜,还把自己的自行车给摔坏了,于是更加不会放过赵铁柱。

楚巧曼快步上前,一把将赵铁柱的去路堵住。

“喂,好狗不挡道!”赵铁柱出言不逊。

“你才是赖账狗!昨天我刚买的自行车被你撞坏了,至少赔我三百块!你不赔,姑奶奶不会让你过去!”楚巧曼一手叉腰,一手伸出白皙柔嫩的手掌,做了一个要钱的姿势。

“等我有钱了再还你,小气鬼!”赵铁柱反唇相讥。

“不行,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还我钱,一个是跟我回去,替我奶奶治病!”楚巧曼左右为难赵铁柱,很是得瑟地说。

而恰恰这个时候,王泽民和他的两个小弟虎子和狗蛋过来了,看到了刚刚回来的楚巧曼为难赵铁柱,脸上布满了不易觉察的阴笑。

本来王泽民看到赵铁柱被楚巧曼找麻烦,心情巨爽。只不想,刚刚回村的楚巧曼因奶奶突发咳血症来挽留赵铁柱,这让王泽民心情不爽。

王泽民于是上前,对着楚巧曼说:“楚巧曼,你奶奶的咳血症,其实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医生!这医生是邻村林家村的老郎中,原来在镇卫生院上班。不过退休了,他退休也在治病,不知道治愈了多少人的病呢!”

“王泽民,那你不赶紧给我找来!”楚巧曼催促着。

“虎子、狗蛋,你们丫的给我一起去请!就说我王泽民找他。”

“是,我们这就去!”虎子、狗蛋两个遵命,立即屁颠屁颠地去了。

“这里没我的事了,我可以走了!”赵铁柱看到王泽民为了讨好楚巧曼,去找邻村的老郎中,觉得自己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何况,眼前这个楚巧曼是一个难缠的女人,这种属狗的小野蛮女,最好的办法是躲。

赵铁柱于是准备离开,而这正是王泽民最愿意看到的,但赵铁柱前脚还没跨去一步,就被楚巧曼喊住了:“想走,得等我奶奶治好病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