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温馨送别/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让王泽民知道自己是低价三毛收购,而又是五元一斤卖出去的话,王泽民这伙人不嫉妒的要死。所以王洁是极其精明的,哪怕她被直性子急性子的楚巧曼误会。

“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王洁说这句话时,用充满柔情的眼神看着赵铁柱。这柔情似水的眼神,让赵铁柱感觉到王洁外冷内热,外坚内柔,这种性格很让赵铁柱喜欢。

赵铁柱哪里知道,王洁在心里已经越来越对他产生好感了,王洁在心里已经越来越喜欢赵铁柱了,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喜欢赵铁柱。

“铁柱,快把钱收好!待会我要走了,不知道咱们啥时还能相见?”王洁说话的声音突然凄凄的,很失落的样子。

“洁,我送送你吧!这些苹果怎么运走呢!还是我替你想想办法吧!”赵铁柱关切道。

“不用了,我们公司会有专门的运输车队,现在已经到了神农镇。”王洁摆摆手道。

“洁,你走了,我也舍不得啊!如果不是你收购苹果,我们村的苹果都会——”赵铁柱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耳边响起了王洁的尖叫“啊——”

很快王洁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往墙上栽倒,赵铁柱突然发现是一只大老鼠从王洁的脚边擦过去。

这老鼠个子很大,样子十分丑陋,尖尖的牙齿,圆溜溜的眼珠子,很是恐怖,第一次看到大山鼠的王洁受惊。赵铁柱连忙冲上前,闪在了墙壁和王洁之间,本来想用身体挡住,不让王洁撞墙。

但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王洁这一次与赵铁柱直接面对面地接触。

赵铁柱见状扶了她一把,化险为夷。

“铁柱,我站稳了,你快松手。你听,我的手机响了!”王洁边说边去衣兜中掏手机。

赵铁柱只能恋恋不舍地松开了王洁,王洁接完廖老板的电话后,就真的要离去了。

“铁柱,我要走了!你保重!”王洁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要离开。

“别走,你一走,我怎么办?”赵铁柱情绪低落地问。

王洁看到赵铁柱脸蛋红红的,半开玩笑问道:“铁柱,你是不是病了?如果是这样,我给你打个电话看医生!”

但偏偏这个时候,该死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王洁接听后,就对着赵铁柱道:“铁柱,廖老板又打电话催我动身了,我这会儿必须得走了!”

王洁手中提着一个小包,打开门走出屋。

王洁走了,把赵铁柱刚才的快乐也一并带走。

赵铁柱决定送送王洁,上次王洁独自前来,脚崴的厉害,这一次必须送她到神农镇。

为了赶下午两点的班车,赵铁柱带着王洁抄近路。走的是羊肠小道,崎岖不平,曲曲折折。王洁穿着高跟鞋,走了没多远,脚就扭了一下。

赵铁柱见状,立即蹲到地上,说了一声“洁,让我来背你吧!”。王洁实在是没法走路,看看四下无人,也就羞红着脸伏在了赵铁柱的背上。

经过一座独木桥,下面河水滔滔,王洁有些害怕。她用玉手搂住赵铁柱的脖子,生怕自己脱开赵铁柱。

赵铁柱走路一个晃荡,险些要从独木桥上栽下去。

好在赵铁柱修炼神农玄功、内练一口气,在关键时刻能够调整自己身体平衡,化险为夷。即使这样,还是把背上的大美女给弄惊吓了。

王洁惊得“啊呼”直喘气。

在走过独木桥之后,进入一个无人的小树林。这里鸟声啾啾,树木葱茏,花儿盛开,芳草萋萋,阳光明媚。真是一个世外桃源,俏男靓女独处的好去处。

赵铁柱走近树林,把王洁放下。

“铁柱,你咋了?咋不带我走?再过一个小时班车就要开了!”王洁可急了,看了看表,催促赵铁柱道。

“洁,没事的!这是近路,来得及,去早了也没用!”赵铁柱边说边用异样眼神看着王洁。

王洁马上要离开自己了,很快要把快乐带走了,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再见到王洁。赵铁柱此时真想抓住王洁的手,把王洁留下来,但这是不可能的。

赵铁柱的背,给王洁安全、舒适、温馨,经过这些天和赵铁柱相处,王洁已经在内心里有些喜欢赵铁柱了。可头脑一清醒,又自嘲起来:“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他只不过是一个山村小子而已,值得我芳心驿动么?”

王洁不好意思一直让赵铁柱背着自己,她让赵铁柱放自己下来,然后自个走路。此时面前有个三岔口,王洁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这会儿赵铁柱当起了向导,用手指向三岔口说:“洁,往前走,有两条路通到神农镇,一条在左边,一条在右边。左边距离远,右边距离近,你想走哪条路?”

王洁抬头看到左右两条路,发现右边一条路是大路,上面有许多人在行路。而左边的路,人很少,走大路距离远,而走小路距离近。为了赶班车,当然是走小路。

王洁于是毫不犹豫地指着左边的那条小路说:“铁柱,带我走小路吧!”

赵铁柱点点头,在前面引路,王洁紧跟他脚步前行。

小路上,丛林密布,荆棘丛生,王洁穿着高跟鞋,哪里能够走路呢!何况小路两边的刺树时不时地探出来,王洁只顾走路,没有注意,她的腹部被一棵刺树枝扎伤了。王洁立时浑身一颤,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嘴唇直哆嗦。

这是一种有毒的刺树,毒刺在王洁的腹部,必须取出毒刺,否则两个小时后,毒性就蔓延全身。

“洁,我来给你取毒刺!”赵铁柱知道刻不容缓,曾经有村民抄近路去乡里,也被这种毒刺树扎了身体,差点丢命。村民找到自己看病,自己利用《神农百草经》医术配制成一种解毒丸治愈。

而赵铁柱身边没有解毒丸,今天也没有带医药箱,只能取出毒刺再说。

王洁认为这种毒刺不严重,所以炜疾忌医。

“洁,如果你不配合,我也不勉强,不过我提醒一句,这是一种很厉害的毒刺。如果你不让我取出毒刺的话,我可以断定,不出一会你就会中毒。到时候毒性发作,就是到大医院,这种毒也消除不了!”赵铁柱实话实说,坦坦荡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