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狂扁偷盗贼/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洁走了之后,赵铁柱本来想回村的,但想到来神农镇也不容易,不如买点东西回去。

想到自己任命秦春桃为代理村长,帮自己打理村部事务。秦春桃平时工作繁忙,很少有时间来镇上购物,不如给她捎些粮油回去。

赵铁柱于是在神农镇粮油批发市场买了一袋米、一桶油、十包盐、十斤面条等等。赵铁柱拿着这些东西离开神农镇,快步往周家村走去。

到村里时,天色已经漆黑。经过村部时,也发现没有亮光。如果秦春桃在村部,办公室就会有灯光,还是直接去秦春桃家吧!赵铁柱于是提着东西往秦春桃家走去。

还未到嫂子家门口,赵铁柱就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在她家窗户前赖着不走,好像在透过窗户观察着什么。

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不过因为天色漆黑,嫂子家的灯光也熄灭了,赵铁柱一时看不出这人是谁。

为了搞清楚,赵铁柱于是藏身一棵老槐树后察看情况。

但见那人影儿从腰间拿出一把短刀,从窗户缝伸进去,开始拨动窗户栓。不一会儿窗户拨开了,那人影看看四下无人,胆大起来,于是翻窗户进去了。

狗日的,竟然直接翻窗户进嫂子的房间。赵铁柱哪能再看下去的,一个箭步上前,来到了窗户前。

透过半开的窗户,赵铁柱一眼就看到了那人影蹑手蹑脚地在嫂子房里的衣柜中翻着什么。很快那人影儿就翻到一个钱包,那人影看到钱包,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他拿起钱包,准备翻窗户离开。

翻窗户时,那人不小心将窗户边沿的一个小花盆碰了一下,那花瓶咚地一声摔在地上,发出响声。

这声音惊醒了因疲劳入睡的秦春桃,秦春桃睁开眼睛,发现了一道黑影要翻出窗户,还看到那人影拿着钱包,立时惊叫起来:“小偷,你偷我的钱包,不许逃。”

小偷被发现,更是慌乱不已,于是跳下窗户。

小偷满以为可以逃走,却没想到赵铁柱就在窗户边。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把将钱包夺过。小偷看到赵铁柱,吓得魂飞魄散。而赵铁柱也看到了小偷,不由得怒从心起。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龟孙子王泽民。

赵铁柱二话不说,抡起拳头,直接对着王泽民的鼻子猛击一拳。打得王泽民鼻梁塌了,鲜血如喷水一般地涌出来,溅满一地。

王泽民疼得捂住鼻子惨嚎起来,秦春桃听到这惨嚎声有些耳熟,立即下床,往窗户外看去。发现这个小偷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万恶的王泽民。

秦春桃想到王泽民偷自己的钱包,气愤不已,她抄起一根擀面杖,冲出屋子,对着王泽民暴打一棒。

这一棒,正好打在王泽民的屁股上,疼得王泽民站立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正好坐在地上一块玻璃碎片上,这玻璃整个地扎进屁股里,鲜血更是如放水似地流出来。

王泽民疼得像猪嚎,这声音惊天动地,惊醒了睡觉的村民,纷纷起来看热闹。村民看到是王泽民时,一个个拍掌称快。

村民得知王泽民是偷秦春桃的钱包时,一个个更是义愤填膺,纷纷吐着唾沫星子骂着“活该!”

“王泽民,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偷我嫂子的钱包?”赵铁柱当众厉声质问王泽民。

王泽民灰头灰脸,低垂着头说:“我最近在镇上赌博运气背,输了钱,想到秦春桃苹果卖了高价,赚了钱,就起了歹念。”

赵铁柱听了这话,毫不留情地抡起手掌。啪啪,当众暴打两耳光。这两耳光,打得王泽民两眼直冒金星,两耳嗡嗡作响,就差点晕倒过去。

“王泽民,你个龟孙子赌博输钱就来偷,真是可恶。我看你偷钱是个老手,我问你,干这种偷盗的事儿多少次了?”赵铁柱用犀利的眼神看着王泽民。

王泽民不敢直视,低垂着头看着地,不敢说话。

“说,再不说,老子抽你丫的。”赵铁柱如老虎发威,吓得王泽民赶紧捂住头部,生怕赵铁柱再暴打自己,只得胆战心惊地招认:“赵爷爷,我说了,这是第十二次了。”

王泽民话音刚落,在场的村民一个个气愤不已,纷纷骂着:“杀千刀的王泽民,真是祸害!”

“我家前段时间鸡舍的鸡不见了,是不是你偷的?”李婶上前质问。

“是,是的。”王泽民低垂着头承认。

“还我的鸡,你要是不还,老娘饶不了你。”李婶边说边要拿起一根木棍砸过来。

王泽民被赵铁柱收拾的很惨,哪还能被人打的,连忙哭着求饶:“李奶奶,别打我,我双倍还你家鸡。”

李婶听了,就克制住怒气,说:“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不兑现,老娘跟你没完。”

王泽民哪敢不同意,连忙说:“我到时候还就是了。”

赵铁柱这会儿继续质问王泽民:“王泽民,你犯了十二次偷盗,还偷了什么,快如实招来。你要是不招,我揍你丫的。”

赵铁柱边说边抡起斗大的拳头,在王泽民的眼前晃来晃去,吓得王泽民屁滚尿流,连忙说:“赵爷爷,高抬贵手,我全招了。”

紧接着,王泽民就主动说出自己犯下的各种偷盗罪。比如前段时间偷了小蕊家的玉米,偷了黄香香家的一头小猪仔,还偷了张老太婆家的一件银器……

王泽民如实招供时,在场的村民一个个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真是缺了良心,这种烂人,得抓起来坐牢。”

王泽民一听要坐牢,吓得面如土色,对着村民们求情:“大家饶了我,我赔你们钱。不过我赌博输光,没钱了,等我有钱就赔。”

不想村民们哪里同意,纷纷要求立即赔钱。

赵铁柱替村民主持公道,对着王泽民厉声一喝:“王泽民,你没钱赔,我问你,你怎么赔偿?你要是不赔偿,我就立即报警将你抓起来。”

王泽民哪敢不赔,连忙说:“赵爷爷,我实在没现钱,家里只有苹果园地块,我想用苹果园抵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