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发现牧靡草/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水仙这才记起自己是陪着赵铁柱进山采药的,眼下三黄鸡病重,这可是节骨眼了,连忙又担心起来:“铁柱,这可咋办呀?三黄鸡是咱们养殖场重点养殖项目,嫂子不想任何一只鸡出问题。”

赵铁柱说:“嫂子,别担心,咱们立即上山采药。”

赵铁柱说完,就背着沈水仙继续登山。

黑豹在前面引路,赵铁柱沿着黑豹的足迹,很快登上了仙女山。

登山后,视野开阔起来,这里芳草萋萋,花儿艳丽,树木葱茏,鸟声啾啾,蝴蝶飞舞,蜜蜂萦绕,虫儿鸣叫。还有几只野兔在前面草地上奔跑着,一条溪水如碧绿的玉带延伸到树林里,好一副大自然的美景。

不过赵铁柱和沈水仙可没有心情欣赏风景,想到三黄鸡病重危在旦夕,必须第一时间采集药草。

因为这里地势平坦,沈水仙从赵铁柱的后背滑下来,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咱们找药草,你也带上我啊!咱们分头找。”

赵铁柱点点头,说:“分头找就不必了,你要是出事儿了,可不好。”

沈水仙心头一暖,这个铁柱,还挺关心自己的。

赵铁柱多次来仙女山,对着山里的药草生长环境非常熟悉。他看了看四处,发现东边有个小山谷,心想一般山谷中最有可能长有各种药草,于是拉着沈水仙的手往那处山谷而来。

赵铁柱和沈水仙往山谷走来时,黑豹也紧紧跟着。不过黑豹还是冲在前头,充当起了赵铁柱的开路先锋。

突然黑豹奔跑起来,好像在追赶着什么。

赵铁柱和沈水仙看过去,发现黑豹在追赶一只野山鸡。这野山鸡扑腾翅膀要飞来,可能这只野山鸡身体太重,飞不高。黑豹跑得很快,一口就将野山鸡的尾巴咬住,野山鸡立时嘎嘎直叫。

很快黑豹咬死了野山鸡,叼到了赵铁柱和沈水仙的面前。

“黑豹,好样的,给我送食物来了。”赵铁柱拍了拍黑豹的头夸赞着。

黑豹被主人夸赞,摇头摆尾。

赵铁柱这会儿将野山鸡递给沈水仙,说:“嫂子,你最近身体虚,这野山鸡可以补气血,拿着回去熬鸡汤喝。”

沈水仙发现赵铁柱越来越会关心自己了,高兴地说:“铁柱,谢谢啦!这野山鸡回去加工,你也好好吃,咱们一起分享。”

“好啊!这会儿我发现那边有不少药草,咱们去那边。”赵铁柱边说边拉着沈水仙的手往前走。

到了山谷中,果然各种药草都有,这让沈水仙和赵铁柱高兴不已。

“嫂子,这是杜仲、百合、玄参……”赵铁柱对着沈水仙指着不少药草说开了。

沈水仙高兴地说:“这么多药草,这个小山谷就像药材库呢!”

“当然啦!咱们一起采药,争取早点回去。”赵铁柱说。

“嗯。”沈水仙点点头,和赵铁柱一起采起药来。

两个人齐心协力采集药草时,黑豹却忙碌开了,又在附近不停地捉野鸡、捉野兔。

赵铁柱在采药草时,意外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药草。这种药草长得非常灿烂,花儿开得芬芳,十分引人注目。

这是什么草呢?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立时里面各种药草图形和介绍历历在目。很快,赵铁柱发现有一种药草的图形和介绍与眼前的相符,他不由得高兴地打了一个响指,说:“这是牧靡草。”

沈水仙在采药,听到赵铁柱说牧靡草,也赶了过来,立时被这奇异的艳丽药草吸引住了。

“铁柱,这牧靡草有啥功效啊?”沈水仙忍不住地问。

赵铁柱说开了:“这药草功效多得很,能够解毒、退烧,医书上说许多禽兽误吃毒草而中毒。这些禽兽一旦中了毒,就紧急找这种牧靡草啄食,然后可以解毒退烧。”

“真没想到能遇到这么好的药草,铁柱,咱们多采些回去吧!”沈水仙说。

赵铁柱点点头,不停地采集。不过在采集之后,赵铁柱想到自己很少能够再来仙女山,不如将一些牧靡草连根挖起,带回去种植。于是挖起来。

赵铁柱和沈水仙采集了足够多的药草,这会儿已经有一座小山高了,这么多的药草如何运回去呢?

沈水仙犯起愁来,倒是赵铁柱有个常用的办法,那就是去了附近的柳树林做爬犁。

很快一副爬犁做好了,赵铁柱将这些草药打成捆,搬运到爬犁上,然后让沈水仙坐在爬犁上。另外黑豹也捕捉了十二只野鸡,八只野兔,赵铁柱也将这些猎物放在爬犁上。

所有东西装满了爬犁,然后赵铁柱用自己编织的麻绳当做爬犁的拉绳,稍稍用力,这爬犁就开始往前进。

沈水仙有些心疼赵铁柱,说:“铁柱,你累不?我要下来,和你一起拉爬犁。”

赵铁柱却嘿嘿一笑:“我的好嫂子,你就在爬犁上,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呢!”

“铁柱,你对嫂子太好了。”沈水仙感激说。

“我对你好,你咋报答我啊?”赵铁柱边拉爬犁边问。

“嫂子回去将这些野鸡、野兔加工,做一顿丰盛的大餐,养好你的喂。”沈水仙说。

“吃饱喝足了,晚上你给我揉腿捶背,怎么样?”赵铁柱说。

沈水仙听了脸微微一红,说:“嫂子可以,不过你要一整晚陪着嫂子。”

“好啊!一言为定。”赵铁柱高兴不已。

赵铁柱拉爬犁的劲儿更足了,就像一头野牛似的。

赵铁柱边拉爬犁边唱:“嫂子的地儿又肥又美,需要我这头野牛来耕耘……”

“铁柱,你要耕嫂子的地可以,回养殖场得将所有三黄病鸡治好。你要是治不好,晚上嫂子不让你耕。”沈水仙红着脸提醒。

赵铁柱胸有成竹地说:“没问题,我负责将三黄病鸡治好,而且一整晚把嫂子的地耕好。”

沈水仙听了脸再次红了,自己的身体有些时间没有被赵铁柱碰过了。回想以前和赵铁柱的朝朝暮暮,沈水仙有些浮想联翩,竟然期待能够晚上做赵铁柱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