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狂扁禽兽医生/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小军用的是高德地图,直接将目的地苗家寨输进去,立时从野味鱼庄到苗家寨的路线就出来了。

“铁柱,路上平安!”汪静说。

“放心吧!汪姐,野味鱼庄有啥困难,给我直接打电话。”赵铁柱提醒说。

“好的。”汪静点点头。

随后,丁小军开着路虎揽胜,载着醉酒的赵铁柱往苗家寨开去。

丁小军虽然是第一次去苗家寨,但因为有高德地图,因此开起来不会迷路。

这苗家寨在三百公里外的川江市,因为是晚上,丁小军按照高德地图的指引,走高速赶到川江市,之后按照地图指引往苗山乡开来。

从市区通往苗山乡,几乎是山路。丁小军开车有些摇摇晃晃,因为一边是峭壁,一边是万丈深渊,搞不好车就会跌落下去。

好在赵铁柱这会儿已经酒醒了,对着丁小军说:“小军,让我来开吧!”

“老大,你喝醉了,开车太危险。”丁小军说。

但赵铁柱却说:“我酒醒了,我来过苗家寨的,这条山路我还记得,让我来开,前面有许多拐弯抹角。”

丁小军这才放心地停下车,和赵铁柱互换位置。赵铁柱坐在了驾驶室,开动路虎揽胜。

赵铁柱开车,比丁小军要平稳许多,好像这路虎揽胜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赵铁柱和自己的座驾路虎揽胜,几乎是人车合一。哪怕这是山路,是夜晚,而且路况非常不好,但这根本难不到赵铁柱。

赵铁柱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治好文慧、文花。想着那种飞蚁祸害苗家寨,让村民苦不堪言,纷纷出外打工,不能安心在寨里脱贫致富,赵铁柱就觉得必须赶到苗家寨。

自从赵铁柱被寨民推选为寨主后,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是收购寨民的油茶,第二把火是给寨民分配土地,第三把火是修通从寨子到苗山乡的路。可是这一次过来,却发现这山路还是老样子,赵铁柱觉得自己没有当好寨主。

赵铁柱不知不觉,就将路虎揽胜开到了一条河前。让他惊喜的是,这河上已经修通了一座桥,这桥是新建不久的,上面平坦宽敞,让赵铁柱很舒适。

“老大,这桥修得不错啊!”丁小军赞叹着。

“小军,桥对面就是苗家寨,到了寨里,要尊重苗家人的风俗习惯。”赵铁柱说。

“是,老大。”丁小军点点头。

不知不觉,赵铁柱就将路虎揽胜开到了苗家寨,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钟了,夜深人静。路虎揽胜进入寨子,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因为寨民都睡了。

赵铁柱将路虎揽胜开往寨部,在前面一个宽敞的地方停下了。

赵铁柱和丁小军下了车,往寨部大院走来。还未进门,就听到了一个邪恶的声音:“你们两个已经喝了我的迷药,根本没力气,今晚就好好地侍候我!”

赵铁柱一愣,赶紧从大院门缝往里瞅,很快看到了一个背着医药箱的高瘦男子,一脸邪恶地看着两个女人说。

这两个女人,赵铁柱借着皎洁的月光,看清她们的脸,很是苍白。她们瘦了许多,浑身无力,目光呆滞。

这是文慧、文花么?怎么变得这么憔悴了?赵铁柱心里有些沉重,看来这飞蚁真是祸患。

“罗畜生,你卑鄙下流,会遭天谴。”文慧对着眼前的高瘦男子骂着。

“罗德明,你就是个衣冠禽兽,竟然治病给我和我姐下药。”文花也一脸痛恨。

罗德明毫不在意两个人鄙视自己,自己是苗山乡的乡医,最喜欢给美女治病。而苗家寨的文慧、文花可是苗山乡最美的姊妹花,罗德明一直垂涎欲滴,但一直没有机会接近。

这一次苗家寨飞蚁满天飞,许多寨民脱离苗家寨。而文慧、文花却坚守在寨部,而且被飞蚁侵害,导致上吐下泻,面容枯瘦,浑身无力,罗德明于是主动来给文慧、文花治病,说不收钱。

文慧、文花曾经请过医生给自己看过病,但不见效,还被骗了不少钱。这一次罗德明主动给自己看病,不收钱,这让文慧、文花放松了戒备。她们听从罗德明所说的神药,立即服下去。

可发现浑身无力,全身热热的,不但没治好,反而整个人瘫软像面团。

文慧、文花这才发现罗德明给自己治病是玩忽悠,其实就是想霸占自己的身子。

“由你们怎么骂,反正今晚你们俩就是老子的。”罗德明说完,就像一头牲口一般,伸出左右两手,各自摸向文慧、文花诱人的身子。

“不要!来人——”文慧、文花双双呼救时,罗德明却用左右两手堵住她们的嘴,然后像头饿狼一般扑向她们。

赵铁柱哪能再看下去了,这个禽兽王八蛋,真是嚣张啊!自己刚刚半夜回到苗家寨,就碰到这种败类医生要非礼文慧、文花。

想着文慧、文花事实上是自己的女人,赵铁柱怒从心上起,像头豹子似地冲进院子。他一把抓住罗德明的裤腰带,稍稍用力,就将罗德明三百斤重的身体提起来。

罗德明看到一个魁梧健壮的男人,吓得冷汗直冒。

“你欺负我的女人,老子揍你丫的。”赵铁柱怒吼一声,一拳头狠狠地砸向罗德明的左眼。嘣地一声,罗德明的左眼被砸中,立时眼睛珠子陷进去了,鲜血从眼睛像喷泉往下流。杀猪般的嚎叫传来,响彻整个苗家寨。

但苗家寨却没有村民赶来寨部看热闹,原来晚上飞蚁会越来越多,一旦人被飞蚁咬,就会中毒得病。

赵铁柱打了罗德明一拳头后,仍不解气,对着罗德明的小腹一个爆踹。因为赵铁柱动用了神农玄功内力,内力无比强劲,赵铁柱一脚将罗德明踹飞出去。嘣地一声,狠狠地砸在寨部大院外的一堆沙土上,罗德明的身子摩擦出了血。

一阵剧痛传来,罗德明再一次惨嚎起来。

罗德明从未被人这么打过,其实他有些身手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猖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