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9章 圣手狂医/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大的团子!”赵铁柱差点惊出声来。

抑制住怦怦直跳的心,赵铁柱将文慧的上衣脱去,紧接着就脱她的裤子。脱着脱着,赵铁柱看到了那粉白的小内裤。这内裤就像布片似的,根本遮挡不住她的隐秘部位。

赵铁柱很清楚地看到了那一抹诱人的风景,不知怎的,喉咙口发起痒来,身体有些热热的,裤裆不知不觉撑起了帐篷。

不能分神,我这是给文慧治病。赵铁柱自我提醒,克制自己不去看文慧诱人的身子。

脱去了文慧的衣服后,让赵铁柱心疼的是,她身上到处是被飞蚁咬伤的痕迹,又红又肿,又青又紫,还有大面积溃烂化脓。

这个飞蚁病患真是大煞风景啊!必须治好。

不过赵铁柱这会儿是针灸阻断迷药之毒往脑部入侵,这是最为紧要的治疗任务,刻不容缓。一旦侵入脑部,就会脑瘫变成植物人。

赵铁柱不敢耽误,赶紧从衣兜中掏出针灸盒,取出银针。头脑中浮现《神农百草经》,里面有针灸的方法,赵铁柱心里有底了。

赵铁柱扎针轻快准稳,对着十八处穴位和经络扎针。赵铁柱扎针时,暗暗动用了神农玄功内力。

这内力顺着银针旋转进入穴位内,立时有一股股暖流涌入。这暖流阻挡了迷药入侵脑部,封住了经络和穴位,立时一幕让赵铁柱欣喜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这些迷药之毒不能再往脑部入侵一步,就像断流了似的,这让赵铁柱舒了口气。

不容易啊!只要阻挡了迷药之毒入侵,文慧就有救了。

在赵铁柱松一口气时,耳边传来了文花痛苦的闷哼声。他连忙看过去,发现文花脸部铁青,身体发抖,十分痛苦。

不好,自己光顾着救文慧,却忘了给文花内力针灸。

赵铁柱赶紧将注意力转向了文花,再一次用内力探脉,不由得脸色凝重起来。

因为刚才只顾给文慧动用针灸治疗,耽误了用针灸给文花治疗,这会儿迷药之毒已经往脑部入侵了。赵铁柱必须快速反应,二话不说,开始按住文花的头部进行内力按摩。

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有内力按摩的各种方法,尤其是穴位内力按摩。赵铁柱不能动用针灸,就采用内力穴位按摩。

赵铁柱按住了文花头部的几个关键性穴位,然后动用内力,采用内力按摩穴位的方法阻止迷药之毒入侵,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赵铁柱为了救文花,使出了相当多的内力,造成内力透支。赵铁柱头一昏,整个人就倒在了文花的身上。

感受到软绵绵的弹性,鼻子闻到了很好闻的清香味,赵铁柱过了一会儿,就醒了过来。

看着文花的身子非常苗条,赵铁柱忍不住地脱开文花的衣服。

自己脱衣服是想看一下文花的飞蚁之毒,脱衣服时,看到了文花那两团柔软。虽然没有文慧的大,但却饱满无比。

赵铁柱不敢多看,继续脱,发现文花那雪白修长的大腿,这腿真是好看啊!

看着看着,赵铁柱感到喉咙口发起痒来,我不能分神,这文慧、文花都危险。

现在只是暂时给两美女阻断了迷药之毒入侵,接下来最关键一步还是要治飞蚁之毒。

如何治疗,赵铁柱头脑中浮现《神农百草经》,里面有许多解毒药方,赵铁柱心有成竹。他当即用药盒中的黑木耳、美容茶、滋补茶这三样混合,然后捣烂成泥,用一个大碗稀释,成为一种特制的花露水。

值得一提的是,赵铁柱暗暗动用了神农甘露术,很快手掌心渗出了神农甘露水。这水与特制的花露水混合,成了一种疗伤解毒药水。

赵铁柱将疗伤解毒药水涂抹在文慧和文花的身上,将她们的身体涂抹了一遍。

感受到两美女雪白诱人的身子,弹性无比,柔软至极,赵铁柱的心又开始怦怦直跳。

不容易啊!给这对姊妹花治疗,不知道要多大的意志力才行。

赵铁柱终于将这对姊妹花涂抹完药水,才舒了口气。

因为自己为了救两个美女,精气神透支,头一昏,赵铁柱就倒在了床上。

说来也巧,赵铁柱晕过去时,文慧、文花缓缓地醒了过来。

当文慧、文花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时,又羞又臊,以为是被那个罗德明糟蹋了。看到一个人躺在床上,更以为是罗德明。两个人不由得一怒,用力地掐赵铁柱的胳膊和腰间嫩肉。

“啊——好痛——”赵铁柱突然疼得醒过来,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文慧、文花听到是一个久违的声音,不由得一愣,双双看向赵铁柱,立时喜极而泣。双双钻进赵铁柱的怀里,说:“相公,你来了。”

被文慧、文花喊相公,赵铁柱虽然刚才疼,可这会儿感到减轻了许多。

“文慧、文花,你们醒过来了,太好了。”赵铁柱高兴地说。

“咦!怎么我不晕了,我的红肿不见了。”文慧很是吃惊地说。

“我的溃烂化脓也没有了,太奇怪了。”文花也惊叹起来。

“相公,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患了飞蚁之毒么?”文慧很是不解地问。

“相公,还有我们被那个罗德明下了迷药,一直昏迷的,是怎么回事呢?”文花也很是诧异地问。

赵铁柱笑道:“那个罗德明,是个禽兽王八蛋,幸好你们的老公赶过来,遇到他要占便宜,我就出手暴揍。”

“是吗?你回来太好了!”文慧和文花喜不自胜。

“你听那是什么在嚎叫?是不是像杀猪啊?”赵铁柱提醒文慧、文花。

文慧、文花竖起耳朵听了听,发现果然有一个声音,这声音破锣般地猪叫,这不正是罗德明么?

“这是怎么回事?”文慧、文花继续追问。

“是你们的老公将他踹到大院外,然后派人将他捆绑起来,让飞蚁狠狠地咬,让他尝尝被飞蚁修理的滋味。”赵铁柱很开心地说。

“这个禽兽王八蛋,差点把我和我妹害了,这是活该。”文慧解气地骂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